财新传媒
2015年12月09日 18:15

重磅:看李峰吴晓波秦朔三男神如何全球化配置“二十万亿只鸡蛋”


古有煮酒论英雄,今有煮蛋论财富。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2日 10:48

我开始怀疑那些“互联网铁律”

我开始怀疑那些“互联网铁律”

“平台为王,流量分发”“生态链战略”“免费第一”“得屌丝者得天下”“互联网是轻公司”,这些铁律,在今天也许需要被价值重估。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30日 16:51

六月股灾已成历史

六月股灾已成历史

迄至于今日,深沪两市基本企稳,暴涨不在预期,暴跌亦无可能,场外资金的活跃也有目共睹,六月股灾确已成为历史。这一出乎很多人预料的景象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1

“问题出在庙堂,答案却在江湖。”飘渺青峰之上,琅琊阁阁主悠悠地说。

“敢死队总舵主”徐翔,戴着手铐出现在高速公路的收费亭里,他穿着2015年春夏版的阿玛尼西装,看上去却像一个沮丧的乡镇卫生所大夫。

这张照片在11月1日凌晨传遍整个微信江湖。令人好奇的是,“是谁拍下了这张照片,又是谁下令将它扩散发布?”是哪位大胆的“朝阳区群众”,或某个神秘的庙堂之士?


<......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7日 13:42

不用加税赋就肥了国库,古代人怎么做到的?

不用加税赋就肥了国库,古代人怎么做到的?

在中国,以垄断专卖的方式实现的专营收入使政府变成了一个有赢利任务的“经济组织”,这种治理逻辑从来没有改变过。因此,历史上所谓的“轻赋薄徭”在大多数时候是一句谎话。最糟糕的政府是,一方面征收很高的税,另一方面还在靠垄断专卖获利。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在读中国史书的时候,当一个朝代被认为是盛世的时候,史家就会用这两句话来形容:“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利用不竭而民不知”。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天下的财富日渐增多,可是老百姓的税赋却没有增加,国库里的钱越来越多,可是老百姓却没有觉得自己被剥夺了。

这是多么好的情况呀。可......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0日 15:46

我们真的还需要“双十一”吗?

我们真的还需要“双十一”吗?

我猜想,11月11日仍记录迭出,烟花满天,但也可能是“双十一”的最后一战了。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这些天在日本旅行,从京都到奈良,关西平原的晴空清澈深远,枫叶将红未红,正是旺季前的一个小间暇。因为有伟大的手机在握,国内商业圈的硝烟仍然远远地不断袭来,为了即将到来的“双十一”,阿里系与京东把架都打到了法庭上,各路商家摩拳擦掌,消费者的眼睛更是被刺激得充满了血丝,一个让世界“瞠目结舌”的网购记录也将不出任何意外地呼之欲出。

可是,我们今天,真的还需要“双十一”吗?

“双十一&rdq......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03日 16:55

自媒体的18条军规

自媒体的18条军规

11月 1日,大象融媒邀请吴老师在郑州举办名家公开课,分享关于 “自媒体与社群经济”的实战经验。虽然小巴没能亲临现场,但是第二天早上打开朋友圈发现果然已经被现场演讲实录刷屏了。小巴细细一看,发现吴老师掏出的干货,与频道里110万读者中的每一个参与者都休戚相关,所以小巴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

1.全球没有对标经验,一切立足独立创新:自媒体是一个中国概念。如果你现在到美国到日本,会发现他们基本上还处于博客时代,自媒体是中国媒体和中国商业生态所形成的一种新景象。

2.熟人环境与社交分享,决定自媒体的创作特质:最近一两年,垂直的门户能力慢慢下降,人们开始把信息交流和传播的方式嵌入社......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28日 08:49

谁在驱动今天的“潮流”

谁在驱动今天的“潮流”

潮流是一种集体无意识,驱动它迭代前行的,要么是新的制度,要么是新的技术,要么是新的审美。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上周一的秋夜,杭州木马剧场,第一届文创新势力颁奖礼正在举办。我和城里的几位“文化名人”给十位获奖者颁奖,我们大抵都是一些60、70年代的人,而获奖者均为85后的创业者。

于是,颁奖礼成为了一个“行为艺术”:几乎所有的颁奖者在此之前几乎都没有听说过获奖公司的产品——in、KK唱吧、JUJU二次元······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即便知道了,也不是这些产品的使用者。

在这......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27日 16:41

百年中国最著名的“社会企业家”是谁?

百年中国最著名的“社会企业家”是谁?

昨天(10月26日)是一位先贤的125岁冥诞,他在80多年前的中国乡村发起了平民教育和社会改造运动并投入了毕生精力,是中国平民教育的先驱,他还将中国的平民教育经验,推广于50多个第三世界国家,令小巴十分敬佩。他就是晏阳初,中国近百年历史上最著名的“社会企业家”。

今天大家就跟小巴一起,通过吴老师这篇文章来了解他、纪念他吧。
 
相对于“商业企业家”,“社会企业家”是那些为理想驱动、有创造力的个体,他们质疑现状、开拓新机遇、拒绝放弃,最后要重建一个更好的世界。
——吴晓波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13日 08:52

互联网对中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互联网对中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美国人总在想如何改变世界,那么中国人想的更多的是,如何适应正在改变中的世界,他们更乐意改变自己的生活,这是商业价值观——广而言之,更是人生观的区别。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如果把互联网看成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那么,他的灵魂萌芽于何处?关于这个问题,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解释,而其答案的迥异,便构成不同的互联网世界。

在美国,《时代》周刊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认为:今天的个人计算机革命和互联网之所以成为这样,乃是继承了60年代嬉皮士精神。在1968年前后,二战之后出生的一代美国青年占领了所有的大学,对富足而平庸的市民社会的厌倦让他们起......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12日 16:42

马化腾的“邮件癖”

马化腾的“邮件癖”

乔布斯能在1秒之内让自己变成“白痴”,马化腾的速度大概是3秒,我问张小龙,你是几秒,他笑着说,我大概是5秒吧。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马化腾自称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他用以推动迭代进化的办法,就是亲自参与几乎所有的产品研发,然后用发邮件的方式下“指导棋”,他可以算得上是中国首屈一指的“邮件狂人”。

所有接受我访谈的腾讯员工,都对马化腾的“发邮神功”表示惊奇,觉得不可思议。腾讯以产品线超长著称,但是马化腾几乎能关注到所有迭代的细节。曾主持QQ空间开发的一位腾讯高管告诉我,马化腾与他的团队的邮件往来起码超过......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08日 16:52

从“西汉富豪榜”里可读出什么?

从“西汉富豪榜”里可读出什么?

西汉富豪们致富的秘诀是什么呢?司马迁一言以蔽之曰,“此皆诚壹之所致。”就是专心一事,专业经营所带来的。这是商业成功的不朽之理。
——吴晓波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在司马迁的《史记》里有一章叫《货殖列传》,专门记载了西汉初期的富豪――他称之为“贤人所以富者”。前日,闲来无事,算了一下,有二十一个名字,把这些人所从事的产业一一排列出来,突然发现,两千多年前的财富积累好像与当今并无太大区别。

在司马迁的这张“西汉富豪榜”上,排在前四的竟都是冶铁业者。

第一位是四川地区的卓氏。他原本是赵国人,世代靠冶铁致富......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08日 16:47

商之大者范旭东 | 十月纪念

商之大者范旭东 | 十月纪念

“中国如果没有一班人,肯沉下心来:不趁热,不惮烦,不为当世功名富贵所惑,至心皈命为中国创造新的学术技艺,中国决产不出新的生命来。”
       ——范旭东

范旭东以书生意气投身商业,日思夜想,全为报国,数十年间惨淡经营,无中有生,独力催孕出中国的化工产业。“商之大者,为国为民”,说的正是像他这样的人。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有一年去塘沽——也就是今年发生了大爆炸的天津港,当地人带我去看大沽口炮台,1858年,英法联军就是从这里撕开了帝国的北方口子,华夏历史从此改写。眺望海滩,我随口一问......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9日 09:10

中国为什么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

中国为什么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对这个社会意味着什么”,这些与商业伦理有关的核心困惑,在当今的中国是一些没有被解答的课题,甚至对它们的直面拷问,仍然是危险的。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为什么在西方文明中,而且只有在西方文明中,出现了一个(我们认为)其发展具有世界意义和价值的文化现象,这究竟应归结于怎样一些环境呢?”

1904年,四十岁的德国宗教社会学教授马克斯·韦伯提出了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也就是从这个设问开始,西方资本主义完成了一次自我的伦理轴心化。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这本小册子中,马克......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8日 09:45

为什么村上春树每年写一本书

为什么村上春树每年写一本书

在今天这个快速淘汰的年代里,人们更容易迷信奇迹,更乐于追求速胜的快感,更愿意当一位日日冲刺的短跑选手,可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人,不应该是这样的。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喜欢的的作家名单中,有一个是日本的村上春树。

村上年轻的时候开了一间爵士乐酒吧,闲暇时偷偷写小说。1979年,29岁的村上春树写出《且听风吟》一举成名。

20多岁写出一部青春畅销小说,并不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了不起的是,从那时开始,村上每年都能写出一本书,到现在,他出版了超过40本的作品。

每年写出一本书,当然......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1日 15:50

李嘉诚是一个怎样的陷阱?

李嘉诚是一个怎样的陷阱?

对李嘉诚的争议陷入了泛道德化与唯契约论的陷阱。无论执著于哪一方面,都可能遭到另外一个方面的反驳与证伪,而这一纠结竟可能发生在同一价值观阵营,甚至同一个人的理性判断中。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的一位极有才华的朋友曾受邀为李嘉诚写传记,那是十来年前的事情了。李先生在一张洁白的信笺上,用铅笔细致地写下了两排名字,然后推到年轻的传记作者面前,细声言道:“这些人是你可以采访的。”

很多年后,我的这位朋友笑着对我说,“我真的希望他写下我不能采访的那些人的名字。”这本原计划在李先生80大寿时推出的传记因种种......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5日 09:06

庄吉之死

庄吉之死

写郑元忠的故事,我的眼前始终飘浮的是1992年那个雨夜中的五马街,对于温州人,对于郑元忠而言,走到那里不容易,走出那里也不容易。有的时候,一个人终生无法走出自己的少年。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第一次去温州,是1992年盛夏,从杭州坐大客车颠簸11个小时,其间要翻越一座黄泥岭,那里的土鸡煲远近闻名。到了鹿城区,第一个被带去的地方就是五马街,那时,这里是中国时尚服装的“圣地”。

五马街的名字听上去很气派,其实跑不了五匹马,连两匹马并行都困难,它只有四五米宽,铺着崎岖不平的青石板路,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小街两边密密麻麻地开着上百间服装铺,前店......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1日 09:13

论屌丝

论屌丝


        我们要反抗的是屌丝心态,我们要设法抑制它。向外,我们呼唤并努力参与建立良好的社会制度,向内,我们则要有界限感,是为清洁的精神。
—— 吴晓波

恐慌一旦意识到自身,便成为焦虑。
——海德格尔

自有语言诞生之后,哲学家们就发现,一个词汇及其所代指的意义之间,存在某种错位或互文关系。

巴赫金发现,“话语离不开语言法则,可它更依赖超语言学因素,诸如话语行为、对象与语境。”维特根斯坦更是用毕生的精力研究词汇与语义之间的关系,比如&ldq......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4日 15:56

其乐融融的背后是万丈深渊

其乐融融的背后是万丈深渊

聪明人的特点就是承认人性的贪婪,互相不信任,认为无论是天王老子还是圣贤达人,“绝对的权力必产生绝对的腐败”。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独立战争打完后,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就试图建立一家中央银行,可是遭到各州的强烈抵制,理由是,如果中央政府掌握了货币权,很可能将影响到各州的自治。美国从建国的第一天起就是联邦政体,一个州基本宛如一个政府。

但是在联邦党人看来,一个没有中央银行的国家是难以想象的,在汉密尔顿的坚持下,1791年,国会批准在费城成立美国第一银行,但只给了二十年的经营......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9日 09:05

国有经济的故乡

国有经济的故乡

在我们这个国家,国有经济的改革从来不是“要与不要”的问题,而是如何更有效和公平的问题,从来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更是一个政治课题。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作为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国家,中国是国有经济的故乡。千百年来,治国者从来没有放弃在这一主题上的持续变革。一个不太为人注意到的事实是,历代的国有经济模式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各找关键,新意迭出。

最早的试验发生在2700年前的春秋齐国。管仲提出盐铁专营,从而使国家成为营利性组织,在税赋收入之外,另有专营收入。不过管仲的办法并非设立国营盐场和......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1日 13:16

从汴梁到比萨有多远?

从汴梁到比萨有多远?

从汴梁城到比萨城,到底有多远?我们已经走到了吗?

2011年深秋,到意大利北部旅行,那里的人说你必须抽出一点时间去一趟比萨城。那是一座非常优雅宁静的小城,距离佛罗伦萨1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到了那里,便跟所有的游客一样,直奔比萨大教堂,排队去仰望那个非常著名的比萨斜塔——它已经被维修了整整10年,到了快收尾的阶段。我跟一群五颜六色的人站在下面,想象一下500多年前伽利略在塔顶上往下扔两个铁球的情景,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车子离开的时候,我想起比萨城的另外一则往事。

1085年,就在这个当时只有1万多人的小城里,出现了中世纪之后的第一次自由选举,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