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1月17日 07:51

一篇序言:“历史没有什么可以反对的。”  

每个阶层的人们都有莫名的焦虑感和“受伤感”。物质充足与精神空虚、经济繁华与贫富悬殊、社会重建与利益博弈,这是一个充满了无限希望和矛盾重重的国家,你无法“离开”,你必须直面。 如果把当代放入两千余年的历史之中进行考察,你会惊讶地发现,正在发生的一切,竟似曾相遇,每一次经济变法,每一个繁华盛世,每一回改朝换代,都可以进行前后的印证和逻辑推导。我们正穿行在一条“历史的三峡”中,它漫长而曲折,沿途风景壮美,险滩时时出现,过往的经验及教训都投影在我们的行动和抉择之中。 本书试图从经济变革和企业变迁的角度对正在发生的历史给予......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4日 13:42

“两会之前谈改革”系列之一:《渐进改革的五个误区》

,以为下一轮变革一定还会“自下而上”,还会在绝境中柳暗花明,岂不知,现今的中国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每一次改革的失误或贻误,其代价将越来越重。未来的变革,必须是一次主动的变革,是自上而下的变革,是一次更大范围的变革――经济体制改革绝不可能在经济的范畴内真正、彻底的实现,至少在迄今的世界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早在1979年,中国刚刚拉开改革开放的序幕之际,中央政府曾经邀请了两位东欧的经济改革专家前来交流,其中一位是已加入英国国籍的波兰经济学家弗·布鲁斯,他曾任波兰计划委员会研究部主任、经济委员会副主席,参与起草了1956年波兰经济改革方案,是市场社会主义理论的代表人物。来中国之前的1972年,布......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4日 13:39

“两会之前谈改革”系列之三:《企业家的改革使命》

【】今天发在FT中文网的第三篇“两会之前谈改革”,主题是企业家的改革使命。 标题:企业家的改革使命 摘要: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有组织、不依附、结同盟,求独立――以此改变自己,进而改变中国。只有工商业者可以在中国这块大地上自由地捕抓老鼠,才可能制造出最精致而高效的捕鼠机。 广东TCL集团的董事长李东生是全国人大代表,在赴京参会之前,他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公开征集议案,同时提交了有关税制改革的议案,主要内容是建议取消教育附加费、堤围费等行政性收费和城乡建设税,他的微博“粉丝”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从零增加到58万。 可以预料的景象是,在即将召开的北京“两会”上,企业家代表问政会成为一道风景线。 1......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2日 09:20

改革共识的七个误区

那些假药会害死人吗?你还有点道德吗?”村长用手指着身后一排整齐而高耸的民房,中气十足地大声对我说,“我最大的道德就是让我的乡亲们富起来。”很显然,村长是一位能抓住老鼠的好猫,尽管他有点黑。三十多年以来,“猫论”彻底地激发了中国民间的致富热情,同时,它也对道德底线、法治底线、环境底线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它让一部分中国人和地区成为了功利主义的信徒和试验区。 共识之四:“摸着石头过河”; 已经退休的《金融时报》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曾经评论说,“三十年的中国改革,并没有超乎常人的计划,对经济成长目标的追求,本质上是实用主义性质的,而且采取的是试错法。”所谓的“试错法”,就是千军万马“摸着石头过河......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8日 22:06

商人见官,你坐得住吗?

发在《第一财经周刊》上的一篇专栏,说的是明朝的事,讲的是当今的理:当你是一个经商之人,当你面对官员的时候,千万要堂堂正正地站着和坐住,否则到某一天,就会“爬”到地上。

面对一个官员,你坐得住吗?

一个时代或国家,企业家的地位高低如何,只要看一个景象就可以了:当企业家与政府官员在一起的时候,是站着的,还是坐着的,或是“跪”着的。

说一个明朝的人物吧,沈万三和他的儿子。

“南京沈万三,北京枯柳树,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是一句流传于元末明初的民间谚语,见于《金瓶梅》,沈万三是当时的江南首富。

沈万三的致富故事至今流传于苏浙一带。他出生在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南浔镇的沈家漾......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9日 22:32

中国历史上有谁征收过资产税?

中国历史上有谁征收过资产税?

今年以来,关于要不要征收房产税,社会舆论已经争论得面红耳赤了,到我写这篇专栏的时候,还没有尘埃落定。中国的治国者是全世界最懂得运用税收工具的人,所以我们喜欢对着他们高呼“万岁(税)”。于是,有读者问,在中国历史上到底有没有人征过类似的税收?我说,有的,两回,结果好象都不太妙。

房产税是资产税的一种。第一个提出征收的,是伟大的汉武帝。

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与匈奴主力再次决战,与此同时,山东(太行山以东)发生重大水灾,七十余万饥民无以为生,到处流亡。在军费大增和紧急救灾在双重压力下,桑弘羊和张汤向武帝提议,向全国有产者征收资产税,是为“算缗”。根......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30日 14:08

中国为什么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

这篇文章的大意是:在独特的国家治理模式之下,中国从来没有独立的工商运行体制,所以,从来就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在这样的前提下,造成的另外一个结果是,企业家阶层对自身的身份认同感非常薄弱。

【中国为什么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

为什么在西方文明中,而且只有在西方文明中,出现了一个(我们认为)其发展具有世界意义和价值的文化现象,这究竟应归结于怎样一些环境呢?

1904年,四十岁的德国宗教社会学教授马克斯。韦伯提出了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也就是从这个设问开始,西方资本主义完成了一次自我的伦理轴心化。马克斯。韦伯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他将人类文明的新革命——资本主义运动进行了一次非......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3日 17:21

专营制度的后果

这篇专栏讲的是这个道理:在中国,以垄断专卖的方式实现的专营收入使政府变成了一个有赢利任务的“经济组织”,这种治理逻辑从来没有改变过。因此,历史上所谓的“轻赋薄徭”在大多数时候是一句谎话。最糟糕的政府是,一方面征收很高的税,另一方面还在靠垄断专卖获利。

专营制度的后果

在读中国史书的时候,当一个朝代被认为是盛世的时候,史家就会用这两句话来形容:“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利用不竭而民不知”,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天下的财富日渐增多,可是老百姓的税赋却没有增加,国库里的钱越来越多,可是老百姓却没有觉得自己被剥夺了。

这是多么好的情况呀。可是如果你要钻牛角尖的话,就会生出一个疑问:天下......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7日 11:42

企业史上的女富豪到底有哪些?

【】发在第一财经周刊上的专栏。好不容易从一堆史书中抓出了这些女富豪的名字,一个很奇怪的事是,她们大多数是寡妇。

企业史上的女富豪到底有哪些?

上月,胡润发布了一张全球百富榜,其中,中国女富豪的数量之多为全球之冠,在20位拥有10亿美元、白手起家的女富豪中,有11位来自中国。读到这条新闻突然想写这篇专栏:在中国的企业史上到底有哪些女富豪?

一部上下两千年的中国企业史,到处是面孔模糊的商人,而若以性别来论,女性则更寥若晨星。

在史书记载中,最早、最出名的女商人是四川地区的一个名字叫清的寡妇。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以寥寥七十六个字记录了她的事迹。寡妇清的家族从事的是"丹穴"业,......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1日 15:24

图书漂流

从11月起,蓝狮子、诺亚和新浪读书发起了一个“诺亚蓝狮子漂流图书馆”的活动,现在已征集图书1千多种,要漂100天,最终为一所民工学校建一个图书馆。欢迎大家参加,希望图书越漂越多。如果行得通,很想每年都搞一次,都建一个图书馆,也算是读书人为读书做点事。

“诺亚蓝狮子漂流图书馆”图书漂流规则与义务

http://book.sina.com.cn  2010年11月01日 17:19  新浪读书  恭喜您拿到此书!您已经幸运地成为诺亚蓝狮子漂流图书馆活动幸运读者-爱心图书的传漂人;我们由衷地欢迎您参照以下步骤参与图书漂流,并承担相应权利和义务;

1、爱护原则:此书需要您精心地爱护,她还有更具价值的使命;

2、 7 天原则:为......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8日 11:12

记者节:“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

今天是记者节。摘一篇李普曼在70岁的暖寿会上的演讲词。他说:“我们以由表及里、由近及远的探求为己任,我们去推敲、去归纳、去想象和推测内部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它昨天意味着什么,明天又可能意味着什么。”

他还说,“在这里,我们所做的只是每个主权公民应该做的事情,只不过其他人没有时间和兴趣来做罢了。这就是我们的职业,一个不简单的职业。我们有权为之感到自豪,我们有权为之感到高兴,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

他是个大家伙。

【李普曼70岁演讲词】

因为我们是具有美国自由传统的报人,我们阐述新闻的方法不是以事实去迁就教条。我们靠提出理论和假设,这些理论和假设然后要受到反复的检验。我们提出我们所......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8日 10:55

只有廖厂长例外

【】发在《巴莎男士》上的一篇专栏,“春思新人,秋念旧友”也。

只有廖厂长例外

吴晓波

据说男人到中年之后,会越来越怀旧,身上的所有器官都会变得越来越软,从手臂上的肌肉到内心。今年是我从事财经写作二十周年,到了这样的年纪和时刻,无法不怀旧。这二十年里,我行遍天下,几乎见过所有出了点名的企业家,他们有的让我敬佩,有的让我鄙视,更多的则如风过水面,迅而无痕。那天,有人问我,如此众多的企业家、有钱人,最让你印象深刻是哪一位呢?

我想了很久,然后说,是廖厂长。

真的抱歉,我连他的全名都记不得了,只记得他姓廖,是湖南娄底的一位厂长。

那是1989年的春天,我还在上海的一所大学里......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9日 10:36

秋日

最适合这个季节读的诗,里尔克的《秋日》,很多人翻译过,下面的译文是北岛的,当然也是最好的。由夏转入秋,是人的心情最为微妙的时刻,各人均当好好保重。

《秋日》

主啊,是时候了,

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几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

落叶纷飞。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10:08

中国人真的“轻商”吗?

由此类推,则全国收入总数亦不下于人头税的征收总额。表面上,国家并没征税,实际是“无不服籍者。” 因为实行了盐铁专营,齐国迅速成为当时最强的诸侯国,齐桓公因此成为春秋五霸之首,管仲也留下了“千古一相”的名号。从那时起,中国的历代统治者都把最能够产生利润的工商业收归为国家经营。这种统治艺术冠绝全球。与欧洲列国相比,那里的治国者从来只知道从税收中获得收入,在中世纪,一些国家真的穷到没有办法了,连一根烟囱也要征税,结果弄得天怒人怨,他们没有想到,其实只要把煤炭专营起来,每一斤煤多加一点钱,远远比征烟囱税更能增加收入。只有中国,想到了从国营工商业中直接取得利益。所以,一些有见识的史家便提出,中国的治国者......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3日 22:10

从“西汉富豪榜”里可读出什么?

【】发在第一财经周刊的专栏。喜欢司马迁的这句--“此皆诚壹之所致。”专心,成人成事的不朽之理。

间地带,四通八达,商风盛行,师史积累的财富达七千万之多。第三大致富产业是种殖业,司马迁例举了两个商人,分别是任氏和桥姚。 任氏的祖先曾做过看管粮仓的小官,秦朝败亡时,各路豪杰争着抢夺府库里的金玉,而任氏则独独挖窖储藏粮食。后来,楚汉两军对峙,老百姓无法耕种田地,米价涨到每石一万钱,于是,豪杰们抢去的金玉都归到任氏手上,他因此暴富。任氏致富后,并没有奢侈享受,他仍然从事于农业和畜养业,他还立下家规,“不是自家种的养的东西,不穿不吃;公事没有做完,不得饮酒吃肉。”因此,任氏富足了几代,被邻里视为表......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5日 22:53

当政府也是“经济组织”

以来,被相继收归国有专营的有:酒、漕运、矿山、铁路、外贸、银行以及土地等等,在这种体制内,政府其实变成了一个有赢利任务的“经济组织”。这种不同的经济理念,其实正是中国与西方诸国最大的差异所在。问题在于,当政府也是一种“经济组织”的时候,它在经济增长的长期表现中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与诺斯同为制度经济学派的张五常教授在他的新著《中国的经济制度》一书中给出了独特的描述。在这位从1979年起就专心关注中国的香港教授看来,最近这三十年的中国经济改革是最成功的改革,而其真正的秘密是“县际竞争”的成功。 “县际竞争”的原因是县的经济权力最大——“决定使用土地的权力落在县之手”。张五常用购物商场来比喻这个制度。“......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8日 12:57

中国人的买房情结

写道,无论中国还是伊斯兰教社会,政府的权力太大了,使富有的非统治者不能享有任何真正的安全。因而,最成功的商人面临的一个永恒的问题是――在哪里再投资他们的利润。他最后说,“中国商人对任意征收的恐惧始终挥之不去”。正因此,司马迁的第三段话就如幽灵般的出现了:大凡在工商业中赚了钱的,马上转身去购买土地,是为“以末致富,以本守之”。 言论至此,读者应该明白,在千年中国,土地其实不是由泥巴构成的,它是一种“类货币”,是资产阶层逃避政府力量的一个避险性工具。 回头说到今天,中国房价为什么日见日高?除了城市化运动、地方财政被土地绑架等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正是,近年以来,大量工商业资本汹汹涌进地产业,企......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1日 16:16

“满街都是剩人”

“满街都是剩人”

上,第一句就是,“于丹讲完,让我讲,不是害我嘛。”散场的车上和聚餐时,她一直耿耿于怀。我只好安慰她说,当今世上,于丹讲完,无论让谁接着上,都是害那个人。 --中国海外交通博物馆名气很大,采购了十来本书,都是很难买到的中古海运经济专业书。喜甚喜甚。 --宋元时期,泉州是亚洲第一大海港。元代的“帝国首富”是一个阿拉伯后裔,名字叫蒲寿庚,此次在海交馆找到一些他的材料,颇喜。 --最喜欢泉州之处,是那里对宗教的宽容,我曾经在石狮到过一个寺庙,佛祖、老 子、耶稣同处一院,各占一坛,行走中国,此处仅见。非常喜欢这种相安无事的宗教态度。 --参观开元寺,看到朱熹的名联“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弘一的字。当场篡......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2日 12:49

我的声明

说了一遍,甚至说得更加详尽,如果因此而涉及“剽窃”,我估计日后法院将门庭若市。 几个月来,我对柳红的种种指责(其中太多不确、不实之处)均不回应,是因为事涉同一传主,两个传记作者在媒体上公开开战,对一位受人尊重的80岁老人而言情何以堪。现在 ,柳红决定让事件再次升级,以法律的方式来解决,我将积极应对。 就此声明,不再就此事接受采访了,请媒体朋友见谅。 吴晓波 2010年5月12日

说了一遍,甚至说得更加详尽,如果因此而涉及“剽窃”,我估计日后法院将门庭若市。 几个月来,我对柳红的种种指责(其中太多不确、不实之处)均不回应,是因为事涉同一传主,两个传记作者在媒体上公开开战,对一位受人尊重的80岁老人而言情何以堪......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11日 10:11

“国进民退”的分界线

今天,在FTC的专栏上发了一篇关于国进民退的文章http:sinaurl.cnhlfOH。在两会上,有高级官员多次试图否认这一现象的存在。这当然是不可以的。因为否认了,就意味着不愿意去改变,不改变,中国到底要改革什么?。国进民退有三个特征:“资源垄断”,“楚河汉界”,“玻璃门现象” 标题:“国进民退”的分界线 正如事先所预料的,正在召开的北京两会上,“国进民退”成为热议话题。一直到我写作这个专栏为止,似乎没有一个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试图论证“国进民退”是一个值得鼓励的现象――这一事实本身倒似乎是一个好兆头。不过,倒是有高级官员出面澄清,认为不存在这一景象。 3月2日,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大会发言人赵启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