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3月05日 10:55

今天发在FT中文网的专栏

“以一敌十万”的国有企业应当如何存在?

每年3月的全国两会,总有若干个经济话题如天安门广场上的那几柱华表,怎么也绕不开去,国有企业改革便是其中极醒目的一个。

当今中国的国有企业集团,到底强大到了怎样的地步?给大家看一组来自全国工商联和国资委的数据-----

截至2012年底,全国私营企业数量为1085.72万户, 注册资本31.1万亿元,实现营业收入20·1万亿,而归属于国资委的中央企业数量为120家,资产总额31.2万亿元,实现营业收入22·5万亿。“中央队”呈现出“以一敌十万”的强悍......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0日 14:01

一百年来的三次日货抵制运动  

国货维持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它发表宣言,印发传单,指挥各地学生遍查当地商店,寻找日本商品,如有发现,当场没收或砸毁。 正是在这次风潮中,中国的民族工业第一次打出了“中国人用中国货”的口号,数以百计的工厂涌现出来,生产中国货以替代流行的日货,例如肥皂、火柴、毛巾以及雨伞等等。此后每年的5月9日“国耻日”都成为了抵制日货的动员运动。抵制日货成为中国社会的常态,中国将日本牢牢地定位为头号政治、军事和经济敌人。 对日货的第二次抵制风潮发生在日本入侵东三省的1931年。据《时代》周刊的报道,此次日货抵制运动的激烈化和全面化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期......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8日 07:44

抵制洋货运动的起源  

【本周发在第一财经周刊上的专栏】抵制洋货运动的起源

一个叫F·W·福斯特的观察者在当年的报纸上评论说,“中国人抵制美货,是老大帝国反对外国的不公正和入侵的愤恨情绪在觉醒的显著证据。”国内外专家普遍认为,1905年的这场抵制运动是“第一次跨越了各种社会团队的大众抗议。”在抵制中,第一次出现了团体化和制度化的特征,在上海,创建了20多个专门用以提倡抵制运动的组织,并且有76个行业商会参与了活动。 第二次全国性的抵制运动发生在1908年,对象是日本货。这年开春,广州官员以走私武器为理由查封一艘日本轮船“辰丸二号”,日本政府强势干预,中......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2日 15:56

我们都是泡沫的制造者,我们也是泡沫的获益者,同时,我们也可能是泡沫要毁灭的那个人生  

“泡沫” 今天的专栏,说说泡沫。 什么是泡沫?在日常生活中,你很容易回答。可是在商业界,这却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比如,当今中国的经济,有没有泡沫?房价有泡沫吗?股市有泡沫吗?人民币有泡沫吗?高铁建设有泡沫吗?互联网有泡沫吗? 你可以说,莫非中国的经济学家们都是一群“白痴”,连泡沫也整不清楚?他们真是整不清楚,这不怪他们,因为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整不清楚。 比如当过美联储总裁的格林斯潘,各位听说过吧?他够老奸巨滑的了,可是,连他不知道什么是泡沫。他说,泡沫不破灭就没法知道那是泡沫。 比如上海的房......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7日 13:53

我为什么愿意穿越回宋朝

我为什么愿意穿越回宋朝
“王安石是个多大的奸臣?”司马光说,“他写的文章还是挺牛的。”那时的文人还特别有钱,苏东坡和欧阳修老是被流放,到了一个地方,看着风景不错,就买块地,盖个亭子。 宋代对商人很宽松,在汉朝的时候,商人要穿特别颜色的衣服,不能坐有盖子的马车,到了唐朝,《唐律》仍然规定“工商杂类不预士伍”、“禁工商不得乘马”,而且商品交易只准在政府规定的“官市”中进行。到了宋朝,这些规定都不见了,商人子弟可以考科举当官,文人们都不太在意自己的商人家庭背景,朱熹就很得意地回忆说,他的外祖父是一个开酒店、做零售......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1日 01:38

历史是荆轲手上捧着的那卷江山,展开来,展开来,才露出了闪着寒光的真相。  

 

发在《巴莎男士》上的一篇专栏。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29日 04:01

历史是荆轲手上捧着的那卷江山,展开来,展开来,才露出了闪着寒光的真相。  

发在《巴莎男士》上的一篇专栏。

历史是荆轲手上捧着的那卷江山

――漫说《浩荡两千年》的由来

自于现今中国的困顿。因为我发现,中国的经济制度变革,若因循守旧,当然不行,而如果全盘照搬欧美,恐怕也难以成全,中国改革的全部难处,即在于此。所以,与历史修好,在过往的经验中寻找脉络,或许是解读和展望今日及未来中国的一条路径。能否在传统国情与普世规律之中探寻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之路,实在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你能告诉我们,什么是历史吗?”在一次演讲中,一位青葱的大学生问我。 我其实没有能力回答这个问......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7日 02:14

李途纯:被剥夺与被释放  

2月14日,中国的民营企业界收到了一份“情人节礼物”:湖南太子奶集团的创始人李途纯被宣布无罪释放。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8日 08:40

是谁要吴英死  

 

1986年,《人民日报》记者孟晓云到浙江温州采访,在一个长篇报道中,她用了这样的一个开篇:“傍晚,过了六点,国营商店关了门,个体户便活跃起来。”

这是一个充满了寓意性的情景:阳光下的市场是属于国营企业的,黑夜则属于个体户。

在孟晓云那篇充满了正面报道气质的通讯中,她并没有涉及这样的内容――就在当时,一群属于黑夜的“金融鼹鼠”正让温州陷入空前的混乱。

随着乡镇企业的迅猛发展――在那时已有“半壁江山”之称,民间对资本的需求空前高涨......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31日 06:02

《经济观察报》的一个访谈--吴晓波:政商博弈两千年  

经济制度,历代经济变法均因此而生,可惜始终不可得,在王安石变法之后,明清两代不得不“闭关锁国”,把民间力量打成一盘散沙,以五百年的停滞来维持帝国的稳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中国式的悲剧。中国本轮改革开放,是一次激活地方和民间的伟大试验,然而,随着活力复苏、财富倍增,集权的需求再次旺盛,近年出现的国进民退现象宛若历史的重演。面向未来的中国经济,必须直面这一古老的“桑弘羊之问”。 经济观察报:你自己说,写《浩荡两千年》只是用比较通俗的方式来描述中国工商业的历史,只是一个完成,不像写《激荡三十年》和《跌荡一百年》那样兴奋,是不是因为觉得......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0日 07:16

民间金融业沦陷小史:纪念即将死去的吴英  

; 2012年1月,东阳吴英非法集资诈骗案,死刑,待处决; ······ 加贴几篇我在FT专栏上的文章: (1)“千开放,万开放,不如让我办银行”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9543 (2)非法的吴英与“合法”的贪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0413 (3)或可不杀“小姑娘”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18145

最后一个工作日。简单梳理了一个“民间金融业沦陷小史”,以此纪念早已死去的中国民间金融业和即将死去的28岁的吴英。

”,民间金融业全面消亡; 1984年,温州苍南出现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家民间钱庄,一日而亡; 1986年,温州“抬会”事件,郑乐......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7日 07:51

一篇序言:“历史没有什么可以反对的。”  

每个阶层的人们都有莫名的焦虑感和“受伤感”。物质充足与精神空虚、经济繁华与贫富悬殊、社会重建与利益博弈,这是一个充满了无限希望和矛盾重重的国家,你无法“离开”,你必须直面。 如果把当代放入两千余年的历史之中进行考察,你会惊讶地发现,正在发生的一切,竟似曾相遇,每一次经济变法,每一个繁华盛世,每一回改朝换代,都可以进行前后的印证和逻辑推导。我们正穿行在一条“历史的三峡”中,它漫长而曲折,沿途风景壮美,险滩时时出现,过往的经验及教训都投影在我们的行动和抉择之中。 本书试图从经济变革和企业变迁的角度对正在发生的历史给予......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4日 13:42

“两会之前谈改革”系列之一:《渐进改革的五个误区》

,以为下一轮变革一定还会“自下而上”,还会在绝境中柳暗花明,岂不知,现今的中国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每一次改革的失误或贻误,其代价将越来越重。未来的变革,必须是一次主动的变革,是自上而下的变革,是一次更大范围的变革――经济体制改革绝不可能在经济的范畴内真正、彻底的实现,至少在迄今的世界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早在1979年,中国刚刚拉开改革开放的序幕之际,中央政府曾经邀请了两位东欧的经济改革专家前来交流,其中一位是已加入英国国籍的波兰经济学家弗·布鲁斯,他曾任波兰计划委员会研究部主任、经济委员会副主席,参与起草了1956年波兰经济改革方案,是市场社会主义理论的代表人物。来中国之前的1972年,布......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4日 13:39

“两会之前谈改革”系列之三:《企业家的改革使命》

【】今天发在FT中文网的第三篇“两会之前谈改革”,主题是企业家的改革使命。 标题:企业家的改革使命 摘要: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有组织、不依附、结同盟,求独立――以此改变自己,进而改变中国。只有工商业者可以在中国这块大地上自由地捕抓老鼠,才可能制造出最精致而高效的捕鼠机。 广东TCL集团的董事长李东生是全国人大代表,在赴京参会之前,他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公开征集议案,同时提交了有关税制改革的议案,主要内容是建议取消教育附加费、堤围费等行政性收费和城乡建设税,他的微博“粉丝”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从零增加到58万。 可以预料的景象是,在即将召开的北京“两会”上,企业家代表问政会成为一道风景线。 1......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2日 09:20

改革共识的七个误区

那些假药会害死人吗?你还有点道德吗?”村长用手指着身后一排整齐而高耸的民房,中气十足地大声对我说,“我最大的道德就是让我的乡亲们富起来。”很显然,村长是一位能抓住老鼠的好猫,尽管他有点黑。三十多年以来,“猫论”彻底地激发了中国民间的致富热情,同时,它也对道德底线、法治底线、环境底线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它让一部分中国人和地区成为了功利主义的信徒和试验区。 共识之四:“摸着石头过河”; 已经退休的《金融时报》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曾经评论说,“三十年的中国改革,并没有超乎常人的计划,对经济成长目标的追求,本质上是实用主义性质的,而且采取的是试错法。”所谓的“试错法”,就是千军万马“摸着石头过河......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8日 22:06

商人见官,你坐得住吗?

发在《第一财经周刊》上的一篇专栏,说的是明朝的事,讲的是当今的理:当你是一个经商之人,当你面对官员的时候,千万要堂堂正正地站着和坐住,否则到某一天,就会“爬”到地上。

面对一个官员,你坐得住吗?

一个时代或国家,企业家的地位高低如何,只要看一个景象就可以了:当企业家与政府官员在一起的时候,是站着的,还是坐着的,或是“跪”着的。

说一个明朝的人物吧,沈万三和他的儿子。

“南京沈万三,北京枯柳树,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是一句流传于元末明初的民间谚语,见于《金瓶梅》,沈万三是当时的江南首富。

沈万三的致富故事至今流传于苏浙一带。他出生在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南浔镇的沈家漾......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9日 22:32

中国历史上有谁征收过资产税?

中国历史上有谁征收过资产税?

今年以来,关于要不要征收房产税,社会舆论已经争论得面红耳赤了,到我写这篇专栏的时候,还没有尘埃落定。中国的治国者是全世界最懂得运用税收工具的人,所以我们喜欢对着他们高呼“万岁(税)”。于是,有读者问,在中国历史上到底有没有人征过类似的税收?我说,有的,两回,结果好象都不太妙。

房产税是资产税的一种。第一个提出征收的,是伟大的汉武帝。

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与匈奴主力再次决战,与此同时,山东(太行山以东)发生重大水灾,七十余万饥民无以为生,到处流亡。在军费大增和紧急救灾在双重压力下,桑弘羊和张汤向武帝提议,向全国有产者征收资产税,是为“算缗”。根......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30日 14:08

中国为什么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

这篇文章的大意是:在独特的国家治理模式之下,中国从来没有独立的工商运行体制,所以,从来就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在这样的前提下,造成的另外一个结果是,企业家阶层对自身的身份认同感非常薄弱。

【中国为什么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

为什么在西方文明中,而且只有在西方文明中,出现了一个(我们认为)其发展具有世界意义和价值的文化现象,这究竟应归结于怎样一些环境呢?

1904年,四十岁的德国宗教社会学教授马克斯。韦伯提出了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也就是从这个设问开始,西方资本主义完成了一次自我的伦理轴心化。马克斯。韦伯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他将人类文明的新革命——资本主义运动进行了一次非......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3日 17:21

专营制度的后果

这篇专栏讲的是这个道理:在中国,以垄断专卖的方式实现的专营收入使政府变成了一个有赢利任务的“经济组织”,这种治理逻辑从来没有改变过。因此,历史上所谓的“轻赋薄徭”在大多数时候是一句谎话。最糟糕的政府是,一方面征收很高的税,另一方面还在靠垄断专卖获利。

专营制度的后果

在读中国史书的时候,当一个朝代被认为是盛世的时候,史家就会用这两句话来形容:“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利用不竭而民不知”,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天下的财富日渐增多,可是老百姓的税赋却没有增加,国库里的钱越来越多,可是老百姓却没有觉得自己被剥夺了。

这是多么好的情况呀。可是如果你要钻牛角尖的话,就会生出一个疑问:天下......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7日 11:42

企业史上的女富豪到底有哪些?

【】发在第一财经周刊上的专栏。好不容易从一堆史书中抓出了这些女富豪的名字,一个很奇怪的事是,她们大多数是寡妇。

企业史上的女富豪到底有哪些?

上月,胡润发布了一张全球百富榜,其中,中国女富豪的数量之多为全球之冠,在20位拥有10亿美元、白手起家的女富豪中,有11位来自中国。读到这条新闻突然想写这篇专栏:在中国的企业史上到底有哪些女富豪?

一部上下两千年的中国企业史,到处是面孔模糊的商人,而若以性别来论,女性则更寥若晨星。

在史书记载中,最早、最出名的女商人是四川地区的一个名字叫清的寡妇。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以寥寥七十六个字记录了她的事迹。寡妇清的家族从事的是"丹穴"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