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吴晓波:当海尔开始做烤鸭

吴晓波:当海尔开始做烤鸭

十六年来,张瑞敏的试验,看上去有点寂寞,但是在我看来,它也许会越来越重要。
 
文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烤鸭,很多人喜欢吃,不过要自己在家里做,不容易。从制鸭胚到烤制完成端上餐桌共有40道工序。
 
如果做成配送到家的半成品,会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速冻后的鸭胚,解冻就要一个多小时,一般的烤箱温度不匹配,肉质的口感无法与堂食相比。
 
去年四月份,张伟利、丁宜帮和张瑜决定挑战一下这个难题。
 
张伟利是地道的北京人,干了35年厨师,是知名的国宴大厨,他独创的“一口酥”北京烤鸭,飘香京城。丁宜帮在京郊的雁栖湖办了一家养鸭场,老丁家养北京填鸭三十年,是很多烤鸭店的原料供应商。张瑜的身份就有点奇怪,他是海尔智家厨电部门的一位创客。
三人的这个局是张瑜攒起来的。他找到老张和老丁,说疫情来了,店堂生意断了,我们要不开发一款好吃方便的北京烤鸭,通过海尔的冰箱和烤箱渠道销售出去?
 
就这样,三个老男人远程合作,在6个多月的时间里,做了一遍遍的实验,最终找到了几个关键性的数据:鸭胚在零下18℃的环境下配送,不需要解冻,可以直接送入烤箱;烤箱的温度要维持在200℃,能够智能设定;整个烤制过程,要保持70%的湿度……
 
去年11月,这只“海尔造”的北京烤鸭,通过海尔的订单系统预售,两天时间就订出一万只。
 
我算了一下,海尔每年销售1200万台厨电商品,如果一年能卖出100万只北京烤鸭,铁定是全国排名前三的“烤鸭大王”了。
 
2
 
如果仅仅是烤鸭,似乎无法满足海尔的“胃口”。
 
去年12月16日,海尔在青岛举办了一场智慧美食的开发者大会,从全国23省赶来了100多位大厨,他们都想成为下一个张伟利。
 
来自山东的中国烹饪大师王永贵的香烤乳鸽闻名厨界,它以21种调味料和秘制香料腌制入味,工艺极其复杂,以前要吃到一只,非得飞到金陵不可。现在,通过海尔的食联网平台,可以把王大师的烤乳鸽配送到家,放入烤箱,一键可得。
 
今年1月中旬,我去海尔调研,张瑜告诉我,目前已经有9位中国烹饪大师开发出了自己的菜品,除了张伟利的北京烤鸭和王永贵的烤乳鸽,还有徐溶的剁椒鱼头、胡满荣的焗鲍鱼、罗永存的手抓脆皮香鸡、陈斌的西北烤羊排等等,八大菜系,无一遗漏。
在这个平台上,大厨开发“数字菜谱”,食材企业精选优质的食材,食品加工企业对菜品进行工厂量化落地,包装企业以严密的包装保障食品质量,用户一键下单购买食材,物流企业将食材送入用户家中。而用户只需通过手机扫码,就可查看食材的产地、来源以及物流配送等信息。
 
最要紧的是,海尔智家的卡萨帝烤箱已实现智能化,后台有一个“智家大脑”,为这些食物都设置了专门的烤制程序,用户只需一键操作,美味即唾手可得。
 
春节期间,海尔以16道全国名厨的拿手菜组成一份“年夜饭”,售价从666元到1888元,通过食联网平台卖出了12万份。
 
3
 
如果仅仅是年夜饭,还是无法满足海尔的“胃口”。
 
海尔的洗衣机销量已经连续十一年排名全球第一,占国内市场份额的四成,全年要卖出近3000万台。围绕着洗衣场景,海尔推出了衣联网。
 
它融合了服装、家纺、家电、物联网技术等13个行业,打破行业的边界,打造了集干洗店、服装店、洗护管家功能于一身的衣物全周期管理的智慧零售与服务,实现洗、护、存、搭、购等全场景覆盖。
 
我在现场看到一项“一天换一个阳台”的服务:用户根据自己的需求,对阳台的功能进行自我定义,海尔衣联网可以提供包含家装设计、水电改造,以及阳台柜、洗衣机、干衣机、晾衣机、收纳柜等软硬件在内的一站式服务。
在这个衣联网平台的背后,承载了5300家专业公司的制造和服务能力。
 
海尔的空调产品在全国也名列前三强,它的自清洁空调更是连续三年排名全球第一,占到40%的市场份额。全球唯一的空调“灯塔工厂”就在海尔的黄岛智能工业区。
 
围绕着全屋空气场景,海尔智家推出了智慧卧室、儿童房等21类细分场景的解决方案。
 
2020年9月,海尔智家发布全球首个场景品牌“三翼鸟”。以“云体验”、全链路服务、个性化智慧终端,为用户提供衣、食、住、娱的全场景解决方案。除了食联网、衣联网和空气网,还有水联网、视听网和娱联网等等。
 
4
 
“网器”这个新名词,是张瑞敏在2013年发明出来的,那个时候还没有互联网+的提法。在他看来,任何一台冰冷的电器,都可能成为满足用户需求的一个入口,把电器变成网站,不仅仅连上网,关键是要用户提出要求共同打造一个智慧家庭,把用户都聚集在平台上,进行交互和交流。
 
自2015年之后,我每年会赴青岛海尔调研一次,长时间的不间断观察,可以让变革的细节和架构更容易被捕捉到。
有一次,张瑞敏问我:“什么是冰箱?”
 
这么一个问题,从一位做了近四十年冰箱的企业家口里蹦出来,还是有一种很陌生的震撼感。
 
如果在冰箱里装一个传感器,它就可以知道你一周吃几个鸡蛋;如果把它与食品公司链接在一起,就可以提供食品配送到家的即时性服务。这个原理并不太复杂,核心的要点还是组织能力的重构。
 
卡奥斯COSMOPlat是海尔正在推动的一个超级工业互联网平台,它以用户体验为中心,实现大规模制造向大规模定制的转型,提供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目前,已经有2万多家企业入驻平台,涉及十多个行业,除了家电,还包括机械、农业、医疗,乃至户外露营房车等细分门类。
 
在去年12月30日的吴晓波年终秀上,我讲述了一则案例:
 
在新冠疫情暴发时期,各类医疗防护物资严重短缺。卡奥斯率先搭建了国家级的防疫物资供需匹配平台。在卡奥斯的系统支撑下,山西省在48小时内,完成核心产线、设备、原材料等资源配置,建成首条日产10万只医用口罩的全自动生产线。
 
5
 
海尔正在变得越来越陌生,也越来越让人着迷。
 
中国的商业界,很多年来,人们都热衷于讨论模式、渠道或资本,而对管理变革则兴趣寥寥。张瑞敏的试验,看上去有点寂寞,但是在我看来,它也许会越来越重要。
 
从2005年尝试“人单合一”,到2013年提出“网器”、2017年推出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2020年9月发布场景品牌“三翼鸟”,海尔的生态化战略正成为值得中国乃至全球管理学界认真研究的重大变革案例。
 
“张瑞敏变革”的核心要旨是紧紧围绕“人的价值”这一指标展开。在他看来,美国式管理哲学中的“为股东创造价值”的治理目标,有重大的缺陷,因为“股东只分享价值,而并不直接创造价值”。
“创造价值的人”又分为两类:一是公司内部的员工;二是因购买而发生链接关系的用户。十多年来,张瑞敏先是通过“人单合一”和“平台主—小微主—创客”的两次重大组织变革,打破科层式管理,释放了人的生产积极性和创新力;继而在互联网的能力支持下,让电器变成“网器”;从而通过新的场景化构建,实现整个供应链的智能互动和利益增值。
 
张伟利的北京烤鸭和山西的医用口罩,是两个非常生动的试验案例。
 
“张瑞敏变革”给全体商业界带来了三个启迪:
 
其一,行业的边界越来越模糊,跨界和降维打击将成为未来市场竞争的主流模式。当生产冰箱和烤箱的海尔开始做烤鸭和剁椒鱼头的时候,生产资料和用户将在新的供应链系统内重新配置。
 
其二,从科层型组织向生态型组织的迭代,是所有大中型公司必须面对的组织变革课题。高高在上的决策层不可能比一线的战斗人员更聪明和敏感,所以,唯有通过组织再造、文化认同和技术及资本赋能,才足以应对所有不确定性的挑战。
 
其三,在产业互联网的大浪潮中,制造企业的核心技术能力和“Know-How”能力将进一步被放大和巩固。由“被革命者”向“主动革命者”的姿态转变,是2021年以后的重要方向,它同时将是一场“刀刃向内”的艰难长征。
张瑞敏的办公室有一百来平米,分成两部分,一块是办公区,一块是书房区。那里有二十多个书柜,每一个格子上都写着几个作家的名字,有新书,有老书,绝大多数翻开来,都有他划写过的痕迹。
 
从1984年“砸冰箱”,到最近十年的“砸组织”,再到现在的“砸边界”“砸品牌”,我很好奇,在某一天,张瑞敏肯定会“砸”了他的那个安静的书房。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