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5月17日 07:49

书籍让我的居室和生活拥挤不堪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7日 07:21

2014年05月17日  

2014年05月17日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3日 11:11

宋林的悲剧

宋林的悲剧
 
 
 

我之哀宋林,其......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1日 20:10

江南踏春遇布雷  

江南踏春遇布雷  

江南五月,是踏春的好时节。前日,行走到杭州九溪十八涧,此地非旅游热点,是极僻静悠远的地方,清代学者俞樾——也就是红学家俞平伯的曾祖父,曾赋诗赞曰:“重重叠叠山,曲曲弯弯路,丁丁东东泉,高高下下树。”在这里,遇到一座小墓,在青山之一角,百般寂寥,碑上写着“陈布雷先生之墓”几字。

突然想为这位先生写几个字。

陈布雷是民国最著名的师爷,也可能是最后一位传统意义上的师爷。他出生浙江慈溪耕读世家,那里地属宁绍,自古人文渊薮,明清期间,绍兴师爷行遍天下,便有“无绍不成衙,无宁不成市”的谚语。陈布雷6岁入私塾,熟诵《毛诗》、《礼记》、《春秋》、《左传》,......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2日 10:29

今天的FT专栏:北京没有“纸牌屋”  

”上,其实有很多政策的安排和讨论,涉及到一千万家私营企业,比如互联网金融与国有银行的对峙应如何在法律层面上界定,比如政府提出的“负面清单”是否合理合法,比如税收制度的改革,比如国有企业的混合制改革应建立怎样的法规依据,比如私人资本国际化投资的监管规则及改革,等等等等,这些立法问题关乎到无数私人企业的利益及前途,那么,他们在重要的全国“两会”上,是否有自己的代言人?是否可以有自己的“院外游说集团”?企业家集团如何在全国“两会”-------中国最大的政治秀场上清晰地表达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它可能是个人意见,也可能是一个集体共识,这是一个可......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11日 11:26

九本商业图书:今日泡沫所在,乃未来荣耀所在  

新年到了,新事旧事一一烟散,新书旧书一一归架,盘点一下读过的几本商业类图书,推荐给大家。

2013年的商业阅读市场,比天气好,比房价差。如果说有热点的话,主要跟当今世界两个最大的“泡沫”有关:一个是“中国泡沫”-----对中国改革前途的关注与讨论,一个是“移动互联网泡沫”------由此带来的观念冲击。在宏观经济层面,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开始讨论效率与公平的关系,而在产业层面,随着诺基亚、索尼等大公司的衰落,经典意义上的管理学家彻底噤声------迈克尔·波特连自己的咨询公司都倒闭了,其讲台被趋势论者和预言家们所占领。这是一个让人兴奋的景象,商业世界在被激烈地重构,一切......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3日 10:45

答李翔:我的悲观与保守(上)  

年初,在“时尚先生”当主编的李翔来看我-----他果然变得越来越时尚了,有了一场对话。当时,我正在对[历代经济变革得失]一书做最后的修改,一些想法已经成熟,碰到一个知心的对话者,自然更滔滔不绝。尽管说的有点凌乱,却已是我全部的观点。对话刊出时,有点删节,全文贴在这里。

DP的比重,大概是17%到18%。然后不断的自我增加,到了2012年,刚刚公布的是23%。就是说,政府从经济发展获得的收益越来越大。 2004年以后这个十年是一个更加集聚化的过程。2004年以前还不是很看得出来,那个十年还是一个不断的博弈啊、调整啊的过程。这个十年是在大发展中,增速还是很快,是整......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3日 15:06

从李经纬获刑看健力宝产权改革败局   

茨威格在《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一书中曾写到约翰·萨特的故事。

约翰·萨特,这个美国西进运动中的英雄,曾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却因为黄金的发现而被贪婪的人们褫夺了全部财富,最后穷困潦倒,孤寂落寞而死。他临死前,一度在美国联邦法院门前申诉,要求归还属于他的公平和正义,却无人理睬。

当听到健力宝前董事长李经纬最新的消息时,我不禁想起了约翰·萨特。我很想知道,这样的故事是不是要在中国重演?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6日 09:02

中国国企应如何存在?  

每年3月中国的全国“两会”,总有若干个经济话题如天安门广场上的那几柱华表一样,怎么也绕不开去,国有企业改革便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5日 10:55

今天发在FT中文网的专栏

“以一敌十万”的国有企业应当如何存在?

每年3月的全国两会,总有若干个经济话题如天安门广场上的那几柱华表,怎么也绕不开去,国有企业改革便是其中极醒目的一个。

当今中国的国有企业集团,到底强大到了怎样的地步?给大家看一组来自全国工商联和国资委的数据-----

截至2012年底,全国私营企业数量为1085.72万户, 注册资本31.1万亿元,实现营业收入20·1万亿,而归属于国资委的中央企业数量为120家,资产总额31.2万亿元,实现营业收入22·5万亿。“中央队”呈现出“以一敌十万”的强悍......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0日 14:01

一百年来的三次日货抵制运动  

国货维持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它发表宣言,印发传单,指挥各地学生遍查当地商店,寻找日本商品,如有发现,当场没收或砸毁。 正是在这次风潮中,中国的民族工业第一次打出了“中国人用中国货”的口号,数以百计的工厂涌现出来,生产中国货以替代流行的日货,例如肥皂、火柴、毛巾以及雨伞等等。此后每年的5月9日“国耻日”都成为了抵制日货的动员运动。抵制日货成为中国社会的常态,中国将日本牢牢地定位为头号政治、军事和经济敌人。 对日货的第二次抵制风潮发生在日本入侵东三省的1931年。据《时代》周刊的报道,此次日货抵制运动的激烈化和全面化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期......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8日 07:44

抵制洋货运动的起源  

【本周发在第一财经周刊上的专栏】抵制洋货运动的起源

一个叫F·W·福斯特的观察者在当年的报纸上评论说,“中国人抵制美货,是老大帝国反对外国的不公正和入侵的愤恨情绪在觉醒的显著证据。”国内外专家普遍认为,1905年的这场抵制运动是“第一次跨越了各种社会团队的大众抗议。”在抵制中,第一次出现了团体化和制度化的特征,在上海,创建了20多个专门用以提倡抵制运动的组织,并且有76个行业商会参与了活动。 第二次全国性的抵制运动发生在1908年,对象是日本货。这年开春,广州官员以走私武器为理由查封一艘日本轮船“辰丸二号”,日本政府强势干预,中......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2日 15:56

我们都是泡沫的制造者,我们也是泡沫的获益者,同时,我们也可能是泡沫要毁灭的那个人生  

“泡沫” 今天的专栏,说说泡沫。 什么是泡沫?在日常生活中,你很容易回答。可是在商业界,这却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比如,当今中国的经济,有没有泡沫?房价有泡沫吗?股市有泡沫吗?人民币有泡沫吗?高铁建设有泡沫吗?互联网有泡沫吗? 你可以说,莫非中国的经济学家们都是一群“白痴”,连泡沫也整不清楚?他们真是整不清楚,这不怪他们,因为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整不清楚。 比如当过美联储总裁的格林斯潘,各位听说过吧?他够老奸巨滑的了,可是,连他不知道什么是泡沫。他说,泡沫不破灭就没法知道那是泡沫。 比如上海的房......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7日 13:53

我为什么愿意穿越回宋朝

我为什么愿意穿越回宋朝
“王安石是个多大的奸臣?”司马光说,“他写的文章还是挺牛的。”那时的文人还特别有钱,苏东坡和欧阳修老是被流放,到了一个地方,看着风景不错,就买块地,盖个亭子。 宋代对商人很宽松,在汉朝的时候,商人要穿特别颜色的衣服,不能坐有盖子的马车,到了唐朝,《唐律》仍然规定“工商杂类不预士伍”、“禁工商不得乘马”,而且商品交易只准在政府规定的“官市”中进行。到了宋朝,这些规定都不见了,商人子弟可以考科举当官,文人们都不太在意自己的商人家庭背景,朱熹就很得意地回忆说,他的外祖父是一个开酒店、做零售......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1日 01:38

历史是荆轲手上捧着的那卷江山,展开来,展开来,才露出了闪着寒光的真相。  

 

发在《巴莎男士》上的一篇专栏。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29日 04:01

历史是荆轲手上捧着的那卷江山,展开来,展开来,才露出了闪着寒光的真相。  

发在《巴莎男士》上的一篇专栏。

历史是荆轲手上捧着的那卷江山

――漫说《浩荡两千年》的由来

自于现今中国的困顿。因为我发现,中国的经济制度变革,若因循守旧,当然不行,而如果全盘照搬欧美,恐怕也难以成全,中国改革的全部难处,即在于此。所以,与历史修好,在过往的经验中寻找脉络,或许是解读和展望今日及未来中国的一条路径。能否在传统国情与普世规律之中探寻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之路,实在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你能告诉我们,什么是历史吗?”在一次演讲中,一位青葱的大学生问我。 我其实没有能力回答这个问......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7日 02:14

李途纯:被剥夺与被释放  

2月14日,中国的民营企业界收到了一份“情人节礼物”:湖南太子奶集团的创始人李途纯被宣布无罪释放。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8日 08:40

是谁要吴英死  

 

1986年,《人民日报》记者孟晓云到浙江温州采访,在一个长篇报道中,她用了这样的一个开篇:“傍晚,过了六点,国营商店关了门,个体户便活跃起来。”

这是一个充满了寓意性的情景:阳光下的市场是属于国营企业的,黑夜则属于个体户。

在孟晓云那篇充满了正面报道气质的通讯中,她并没有涉及这样的内容――就在当时,一群属于黑夜的“金融鼹鼠”正让温州陷入空前的混乱。

随着乡镇企业的迅猛发展――在那时已有“半壁江山”之称,民间对资本的需求空前高涨......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31日 06:02

《经济观察报》的一个访谈--吴晓波:政商博弈两千年  

经济制度,历代经济变法均因此而生,可惜始终不可得,在王安石变法之后,明清两代不得不“闭关锁国”,把民间力量打成一盘散沙,以五百年的停滞来维持帝国的稳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中国式的悲剧。中国本轮改革开放,是一次激活地方和民间的伟大试验,然而,随着活力复苏、财富倍增,集权的需求再次旺盛,近年出现的国进民退现象宛若历史的重演。面向未来的中国经济,必须直面这一古老的“桑弘羊之问”。 经济观察报:你自己说,写《浩荡两千年》只是用比较通俗的方式来描述中国工商业的历史,只是一个完成,不像写《激荡三十年》和《跌荡一百年》那样兴奋,是不是因为觉得......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0日 07:16

民间金融业沦陷小史:纪念即将死去的吴英  

; 2012年1月,东阳吴英非法集资诈骗案,死刑,待处决; ······ 加贴几篇我在FT专栏上的文章: (1)“千开放,万开放,不如让我办银行”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9543 (2)非法的吴英与“合法”的贪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0413 (3)或可不杀“小姑娘”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18145

最后一个工作日。简单梳理了一个“民间金融业沦陷小史”,以此纪念早已死去的中国民间金融业和即将死去的28岁的吴英。

”,民间金融业全面消亡; 1984年,温州苍南出现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家民间钱庄,一日而亡; 1986年,温州“抬会”事件,郑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