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11月14日 14:47

商人当国

商人当国
商人从来是政治的“黑天鹅”,它飞起来的时候,往往没有人猜得到结果。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商人当过“大大”,做过首相的,倒是有七八位。
 
最早的、也是最出名的是公元前七世纪的管仲。他年轻的时候,在现今河北省的蠡县一带贩卖皮毛,一直到今天,那里仍是北方最大的皮毛市场之一。在当上齐国首相后,他把国民分成士、农、工、商四个阶层,按各自专业聚居在固定的地区,是为“四民分业”,这使得中国的社会职能分工比欧洲早了至少一千年。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3日 10:02

为什么会出现OPPO式胜利?

为什么会出现OPPO式胜利?
OPPO完全地复制了过往二十多年来,在饮料、保健品、家电和服装市场上一再发生过的“营销奇迹”。那么,为什么仍然会出现OPPO式的胜利?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最近几年,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可谓“城头变幻大王旗”,从苹果到三星,从小米到华为,它们几乎都代表了当今商业模式迭代的一派潮流。然而,从来没有一个时刻像现在这样尴尬。
 
IDC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OPPO和vivo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分别达到了2010万部和1920万部,首度成为中国市场的冠亚军,华为、小米、苹果和三星分列第三到第六,其中,......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0日 09:31

把市长关进“螺蛳壳”

把市长关进“螺蛳壳”

要把房市治理好,限购限贷是凉快一时的狗皮膏药,土地财政改革遥遥无期,唯一可靠的是,全国的市长们把自己关进“螺蛳壳”里,在那里做好自己的道场。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刚刚过去的国庆黄金周,几乎成为全国各大城市的“限购周”,到昨天为止,起码有二十个城市推出了五花八门的调控政策,但是,效果会如何,却让人心有余悸。在这一点上,任大炮之前有一句话倒是说得实在:在老百姓心里,凡是限购的,都是紧俏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条常识,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限购限贷”这贴药膏,从来只让疼痛稍稍缓解片刻,却从来没有药到病除过。

在公共政策上,再粗的胳膊......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8日 09:37

方便面经济学

方便面经济学

方便面肯定是当今中国涨价幅度最小的食品,也是性价比最高的食品,可是为什么它会陷入空前的危机。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为了写这篇专栏,我专门跑到小区的便利店买回了一包康师傅“香爆脆”干脆面,袋包装,100克,零售价1.5元,它被老板堆放在后架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显然是一个早已被冷落的廉价食品。

如果时光倒流到1986年,在杭州的食品店里,方便面一定被摆放在最为显眼的前柜,它的标价是0.35元。

三十年以来,中国城市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加了41倍。在1986年,一位大学毕业生的月薪为76元,今天的平均月薪为3500元,而方便面的价格却只涨了四倍。也就是说,方便面肯定是当今中......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7日 09:20

亚当·斯密发现了“看不见的手”

亚当·斯密发现了“看不见的手”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亚当·斯密出生的那年,1723年,是大清雍正皇帝登基的元年,帝国在4月推行摊丁入亩政策,是华夏赋役制度的一次重要改革措施。到冬季,雍正帝下令把全国各地的传教士一律驱逐出国,大小教堂要么拆毁,要么改为病院,一个与世界潮流无关的、独断而农耕繁荣的时代开始了。

在欧洲,以“理性”为旗帜的启蒙运动正进入到如火如荼的时刻,人们开始追求各种形式的自由——免于专断权力的自由、言论的自由、贸易的自由以及审美反应的自由。用康德的话说,人类第一次宣称自己要成为一个独立的、负责任的存在。

亚当·斯密出生在苏格......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5日 14:15

对商业的反叛本身就是一门生意

对商业的反叛本身就是一门生意

一旦你停止欲求某个东西,你就会得到它。—— 安迪·沃霍尔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设计师深泽直人受无印良品的委托,设计一款CD机,他想起了小时候家里挂在墙上的排风扇,便决定做一款“挂在墙上的CD机”。

这台CD机的开关不是按钮,而是过去的那种拉绳,绳子一拉,代替清风翩然而至的却是音乐。在深泽直人的构想中,CD机在打开后会有一小段的停顿——就如同小时候的那个排风扇一样,然后音乐才会响起。

在深泽直人看来,“一小段的停顿”是对都市生活节奏的一个小小的反叛,它像一个恶作剧的玩笑,却表达了审美的立场。

<......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31日 09:26

现象级泡沫

现象级泡沫

现象级泡沫是互联网产业的独特话题。在今年,最有可能的现象级泡沫将出现在两个正炙手可热的领域,知识付费和直播。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现象级泡沫,是我新发明的一个名词,指的是那些在互联网上迅速引爆、引起公众和资本市场热切关注,构成现象级话题,但最终却莫名陨落的产品或人物。

互联网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悍的造星场。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管理学家就发现,互联网产品的应用具有环境通吃的特征,即物理意义上的区域,对产品的传播和使用限制几乎为零——“世界是平的”,因而,病毒式传播的能力使得企业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对原有的竞争格局造成毁灭性破坏......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3日 13:30

不爱接班的都是好孩子

不爱接班的都是好孩子

二代的人生必然完全地不同于他们的父辈,首先必须是决裂,然后才谈得上谅解和交融。“中国一半以上家族企业后继乏人”,在我看来,倒像是一个好消息。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我第一次意识到接班问题的尴尬,是四年前参加过的一场聚餐。

L先生是我多年的企业家朋友,在南方办有一家大型家电制造企业。有一次,我去他那里做调研,到了晚上,他很神秘地邀请我参加一个私人性质的晚宴:“你也帮我看一下,有没有靠谱的。”

这天,他的公司正巧从北京来了一个企业家二代的考察组,一行有八人。L先生动了心思,他的女儿待字闺中,在香港当公务员,他特意把她招了回来,看......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5日 14:31

北京第一 纽约第二

北京第一 纽约第二

北京与纽约非常的相似,它们所有的荣耀都与摩天大楼和金钱有关,而它们的忧伤,或许也就是权势和财富本身。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我跟刘强东站在“天眼”的边上,你瞧我一眼,我瞧你一眼。

“天眼”在“大裤衩”的第三十七层,往下一望是一百三十米的地面,胆大的人在上面蹦蹦跳跳,有恐高症的人靠近旁边便会双腿发软。那天,去CCTV二套录直播,时间还早,编导就领着我们四处乱逛。黄昏的天穹之下,北京的夜色被一层薄薄的雾霾遮掩,好像眼帘之前隔了一层不明真相的纱。

就在“大裤衩”的西南方向,一幢更高大的摩天大楼正拔地而起,......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1日 16:00

Mom is Never Wrong

Mom is Never Wrong

女儿闹着要在小蛮腰上刺个东西,妈咪当然不同意,狠狠地吵了一架。可是,小蛮腰长在女儿的身上,谁也拦不住,在今年暑假,她硬是任务达成。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大约是十来年前,有一次,去四川大学做演讲,现场QA环节,一位女生站起来问我,“吴老师,我应该怎样选择工作?”

她就坐第一排,穿着那时很流行的、领口绣蕾丝的小长裙,手上握着一个笔记簿。我问她,你读的是什么专业。

物理,物理系在读博士。

我非常吃惊,问她,你喜欢物理吗?

答,不知道。

那么,为什么会读物理系,而且读到了博士呢?

答:是我爸爸妈妈让我读的。

这......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1日 09:16

信用在中国为什么不值钱?

信用在中国为什么不值钱?

中国的信用环境还在崩坏的轨道上继续滑行,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人与企业之间的不信任,人与政府之间的不信任,仍然是一个严重的社会病。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去温州做调研。那时的温州因贩卖假冒伪劣产品而臭名昭著,杭州等城市公开焚烧温州皮鞋,北方的一些商店门口甚至贴出告示,“狗与温州货不得入内。”

然而,就在外界看来信用已经全面破产的温州,我却发现了一个十分让人意外的现象,温州民间借贷市场的信用居然非常之好,两个同村人借钱是不用打借条的,几万元的现金,有借有还,仅凭口据。

为什么温州人敢于欺骗天下消费者,却不敢欺......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4日 09:01

中国迎接“食利时代”的到来

中国迎接“食利时代”的到来

在经济转型和长波段的货币量化宽松时期,证券化投资将成为未来中国最重要的财富分配方式之一,贫富悬殊的拉大势在必然。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你是不是这家基金的LP?”

此刻,上海外滩27号,正在举办一场投资人酒会,杯盏交错间,人们在有礼貌地窃窃私语,这是最为自然的一个询问。

27号处于外滩的中央位置,从这里望出去,东方明珠塔、花旗大厦、上海中心一览无余,是观赏陆家嘴风景的最佳角度。此楼原本是怡和洋行总部,解放后归于外贸局,现在是上海滩最出名的时尚地标,内设亚洲最大的葡萄酒酒窖,六楼的罗斯福公馆常常举办各类发布会,其中,最为频繁的是投......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3日 09:09

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房价的涨跌不是道德问题,而是一场预期游戏和周期游戏。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在全国省会级城市里,重庆经济正在成为一个“神话”,它的各项增长指数居于第一,然而房价却一直比较稳健,在过去的五年里,只涨了12%。究其原因,是因为那里有一个神一样的操盘手。

从2008年开始,重庆市政府试行一种叫做地票制的改革,就是将闲置的各类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进行复垦,变成符合栽种农作物要求的耕地,然后腾出建设用地指标,由国土房管部门发给等量面积建设用地指标凭证。在八年间,重庆地票交易17万亩,交易总额340亿元。地......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7日 08:58

变还是没变

变还是没变

当今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不太可能发生急转弯式的变化。第一是没有这个条件,第二是没有这个必要。根本没有另外一条可供中国经济“急转弯”的新跑道。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最近这段时间,所有关注中国经济的人都好像跑进了扑朔迷离的大雾之中,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经济政策的走向是变了还是没有变。

4月中旬,战略新兴板的叫停,是第一个比较让人意外的信号,就在外界没有任何预期的情况下,新公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删除了设立战略新兴产业板的内容,这使得一批正手忙脚乱地拆VIE结构的中概股及互联网公司措手不及;

5月初,有媒体报道称,证监会正考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7日 09:18

去日本买家米其林

去日本买家米其林

任何一个细分行业里的“美好之物”,都有独到的专利技能和流程秘笈,通过常规化的外部性合作,根本不可能“登堂入室”,资本融合也许是最便捷的双赢路径。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Uncle吴在杭州开了一家新餐厅,名字叫“宴西湖”,惊蛰那天,请我和丁磊、曹国熊等朋友去试菜——也就是可以白吃白喝的意思。侍者端上来一碗鸡汤,丁磊是个吃货,一下子就吃出了门道。

一般喝到的鸡汤,无论你怎么熬制,都难免油腻混沌,如果清淡,则会寡味,其中拿捏,十分为难。可是,“宴西湖”的这碗鸡汤却非常的不同,鸡香飘溢,顺滑清爽,别有一番的味道。......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2日 08:56

EMBA死了

EMBA死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够弄出一张考卷,来评估全中国的企业家,哪几个能读EMBA而哪几个不够资格吗?我真的很好奇,这个老师长得有多帅。

文/吴晓波 (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阿泰是我二十多年的朋友,开着一家市值十多亿的公司,这些年,只托我办过一件事,就是读EMBA。

他十七岁就开始跑单帮,连高中都没有毕业,而根据有关规定,每个EMBA班只有5%的名额留给他这样的学生。我为他当推荐人,先后报名了三家商学院,最后才被录取。阿泰读书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吸吸氧,二是交朋友。

从明年开始,像阿泰这样的企业家基本上就与EMBA绝缘了。

本月,教育部下发文件,要求从2017年起,EMBA统一纳入全......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2日 11:36

我一点也不留恋这个时代

我一点也不留恋这个时代

这真是一个矛盾重重的年代,人们常常困顿于眼前,而对未来充满期望。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因为是一个商业史的观察者,所以我常常被人问及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过去20多年的中国变革的?”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用一个假设的情景来讲述。

假如,有一个叫“中国”的东方城镇。

20多年前,那里的房子都白墙黑瓦,家家门前有条小河,房子和房子之间有雨廊相通,镇上的人们都互相认识,生活单调而均贫。人人都有一份轻松而可有可无的工作,只要没有太大的天灾人祸,每个人都吃得上饭,但是却不会有太多的积蓄。大家都穿着俭朴而类似的衣裳,和气而单纯。</......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6日 11:37

60年踩三轮,35万善款,今天有人祭奠这个老人吗?

60年踩三轮,35万善款,今天有人祭奠这个老人吗?

在这部企业史上,白方礼大概是最不像企业家的企业家——之所以说他是“企业家”。因为他的确创办了一家公司。跟所有显赫的企业家相比。他肯定是最穷的一个,然而他为社会所创造的“财富”无人可比。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994年,白方礼81岁。他是一个靠蹬三轮车为生的老汉,不识字,为人古道热肠。从1986年起,他有感于贫困孩子没钱读书,就每年把蹬车所得全数捐给天津的学校。

这一年开春,他把整整一个寒冬挣来的3000元辛苦钱交给一所学校。校领导把全校教师和300名贫困生都召集到操场上,排成整齐的队形,一起朝他举手敬礼。

从学校回到家后......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9日 10:47

网红董明珠

网红董明珠

董明珠是一个另类意义上的网红。在可以想见的未来,一切的商品都将同时呈现“特定人格”和“工匠精神”两个特征。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第一次见董明珠,是2008年,那时格力的董事长还是朱江洪,我们在车间里对话,董小姐带着客户从远处经过,匆匆握了个手,彼此都没有什么印象。

后来,董明珠就突然红了。

红的原因很突然,制造业被互联网经济逼到了墙角,这时候便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提刀在手,替自己大声地喊几嗓子,制造业的人说话都很矜持,转承起合有逻辑,但在嘈杂的互联网环境中很吃亏,有势没有理,好比当众滚烂泥,有理没有势,大家当你如空气。

<......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2日 13:59

才华是上帝给人的礼物,却也同时是一个惩罚

才华是上帝给人的礼物,却也同时是一个惩罚

我的右掌关节处,有一块小硬茧,摸上去糙糙的,这是二十多年电脑写作的“记忆”,我把它看成是一块“光荣之茧”,我若有微许才华,它是唯一的证明。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很多年来,我对才华的敬畏,始于自卑,终于疑惑。

大约在二十岁的时候,我便确认自己不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那时在读大学,有两件事情让我非常沮丧。

每当到了熄灯之后,同学们除了讲笑话,就是猜谜和脑筋急转弯,而我几乎没有一次得过第一名,这太让人绝望了,我对自己智商的清醒认识就是在那些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形成的。

那时,我还在非常努力地练习写诗歌,我细读了能在图书馆找到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