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6月14日 09:01

中国迎接“食利时代”的到来

中国迎接“食利时代”的到来

在经济转型和长波段的货币量化宽松时期,证券化投资将成为未来中国最重要的财富分配方式之一,贫富悬殊的拉大势在必然。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你是不是这家基金的LP?”

此刻,上海外滩27号,正在举办一场投资人酒会,杯盏交错间,人们在有礼貌地窃窃私语,这是最为自然的一个询问。

27号处于外滩的中央位置,从这里望出去,东方明珠塔、花旗大厦、上海中心一览无余,是观赏陆家嘴风景的最佳角度。此楼原本是怡和洋行总部,解放后归于外贸局,现在是上海滩最出名的时尚地标,内设亚洲最大的葡萄酒酒窖,六楼的罗斯福公馆常常举办各类发布会,其中,最为频繁的是投......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3日 09:09

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房价的涨跌不是道德问题,而是一场预期游戏和周期游戏。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在全国省会级城市里,重庆经济正在成为一个“神话”,它的各项增长指数居于第一,然而房价却一直比较稳健,在过去的五年里,只涨了12%。究其原因,是因为那里有一个神一样的操盘手。

从2008年开始,重庆市政府试行一种叫做地票制的改革,就是将闲置的各类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进行复垦,变成符合栽种农作物要求的耕地,然后腾出建设用地指标,由国土房管部门发给等量面积建设用地指标凭证。在八年间,重庆地票交易17万亩,交易总额340亿元。地......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7日 08:58

变还是没变

变还是没变

当今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不太可能发生急转弯式的变化。第一是没有这个条件,第二是没有这个必要。根本没有另外一条可供中国经济“急转弯”的新跑道。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最近这段时间,所有关注中国经济的人都好像跑进了扑朔迷离的大雾之中,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经济政策的走向是变了还是没有变。

4月中旬,战略新兴板的叫停,是第一个比较让人意外的信号,就在外界没有任何预期的情况下,新公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删除了设立战略新兴产业板的内容,这使得一批正手忙脚乱地拆VIE结构的中概股及互联网公司措手不及;

5月初,有媒体报道称,证监会正考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7日 09:18

去日本买家米其林

去日本买家米其林

任何一个细分行业里的“美好之物”,都有独到的专利技能和流程秘笈,通过常规化的外部性合作,根本不可能“登堂入室”,资本融合也许是最便捷的双赢路径。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Uncle吴在杭州开了一家新餐厅,名字叫“宴西湖”,惊蛰那天,请我和丁磊、曹国熊等朋友去试菜——也就是可以白吃白喝的意思。侍者端上来一碗鸡汤,丁磊是个吃货,一下子就吃出了门道。

一般喝到的鸡汤,无论你怎么熬制,都难免油腻混沌,如果清淡,则会寡味,其中拿捏,十分为难。可是,“宴西湖”的这碗鸡汤却非常的不同,鸡香飘溢,顺滑清爽,别有一番的味道。......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2日 08:56

EMBA死了

EMBA死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够弄出一张考卷,来评估全中国的企业家,哪几个能读EMBA而哪几个不够资格吗?我真的很好奇,这个老师长得有多帅。

文/吴晓波 (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阿泰是我二十多年的朋友,开着一家市值十多亿的公司,这些年,只托我办过一件事,就是读EMBA。

他十七岁就开始跑单帮,连高中都没有毕业,而根据有关规定,每个EMBA班只有5%的名额留给他这样的学生。我为他当推荐人,先后报名了三家商学院,最后才被录取。阿泰读书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吸吸氧,二是交朋友。

从明年开始,像阿泰这样的企业家基本上就与EMBA绝缘了。

本月,教育部下发文件,要求从2017年起,EMBA统一纳入全......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2日 11:36

我一点也不留恋这个时代

我一点也不留恋这个时代

这真是一个矛盾重重的年代,人们常常困顿于眼前,而对未来充满期望。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因为是一个商业史的观察者,所以我常常被人问及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过去20多年的中国变革的?”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用一个假设的情景来讲述。

假如,有一个叫“中国”的东方城镇。

20多年前,那里的房子都白墙黑瓦,家家门前有条小河,房子和房子之间有雨廊相通,镇上的人们都互相认识,生活单调而均贫。人人都有一份轻松而可有可无的工作,只要没有太大的天灾人祸,每个人都吃得上饭,但是却不会有太多的积蓄。大家都穿着俭朴而类似的衣裳,和气而单纯。</......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6日 11:37

60年踩三轮,35万善款,今天有人祭奠这个老人吗?

60年踩三轮,35万善款,今天有人祭奠这个老人吗?

在这部企业史上,白方礼大概是最不像企业家的企业家——之所以说他是“企业家”。因为他的确创办了一家公司。跟所有显赫的企业家相比。他肯定是最穷的一个,然而他为社会所创造的“财富”无人可比。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994年,白方礼81岁。他是一个靠蹬三轮车为生的老汉,不识字,为人古道热肠。从1986年起,他有感于贫困孩子没钱读书,就每年把蹬车所得全数捐给天津的学校。

这一年开春,他把整整一个寒冬挣来的3000元辛苦钱交给一所学校。校领导把全校教师和300名贫困生都召集到操场上,排成整齐的队形,一起朝他举手敬礼。

从学校回到家后......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9日 10:47

网红董明珠

网红董明珠

董明珠是一个另类意义上的网红。在可以想见的未来,一切的商品都将同时呈现“特定人格”和“工匠精神”两个特征。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第一次见董明珠,是2008年,那时格力的董事长还是朱江洪,我们在车间里对话,董小姐带着客户从远处经过,匆匆握了个手,彼此都没有什么印象。

后来,董明珠就突然红了。

红的原因很突然,制造业被互联网经济逼到了墙角,这时候便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提刀在手,替自己大声地喊几嗓子,制造业的人说话都很矜持,转承起合有逻辑,但在嘈杂的互联网环境中很吃亏,有势没有理,好比当众滚烂泥,有理没有势,大家当你如空气。

<......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2日 13:59

才华是上帝给人的礼物,却也同时是一个惩罚

才华是上帝给人的礼物,却也同时是一个惩罚

我的右掌关节处,有一块小硬茧,摸上去糙糙的,这是二十多年电脑写作的“记忆”,我把它看成是一块“光荣之茧”,我若有微许才华,它是唯一的证明。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很多年来,我对才华的敬畏,始于自卑,终于疑惑。

大约在二十岁的时候,我便确认自己不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那时在读大学,有两件事情让我非常沮丧。

每当到了熄灯之后,同学们除了讲笑话,就是猜谜和脑筋急转弯,而我几乎没有一次得过第一名,这太让人绝望了,我对自己智商的清醒认识就是在那些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形成的。

那时,我还在非常努力地练习写诗歌,我细读了能在图书馆找到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1日 15:41

杨元庆:以本份之心做惊人之事

杨元庆:以本份之心做惊人之事

杨元庆属于沉静型领导人,此类领导者没有戏剧性人格,缺乏表演的欲望,却能够以最坚毅和冷静的风格带领公司走得更远,他们是现实主义者,不太相信所谓的奇迹。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在我所接触过的60后企业家中,杨元庆与马云是两种极致风格的代表。

杨、马同龄,都是1964年的“龙”。

龙生九子,各有所长,马云似“睚眦”,野生喜斗,恣意汪洋,元庆如“负屃[xì]”,雅好斯文,循序盘旋。

与马云的“屌丝逆袭”不同,杨元庆出生名门,本科就读上海交大,硕士毕业于中国科大,之后入职联想,在柳传志的旗下少年成名,当......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2日 11:34

淘汰人的从来是工具而不是年龄

淘汰人的从来是工具而不是年龄

现在想来,我们这一代人是怎样淘汰上一代人的?不是我们比他们更勤奋、更聪明,而是我们比他们更乐于接受新的工具。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我的第一台电脑是1995年添置的,当时花了将近半年的薪水,同事们都觉得我疯了。

我所服务的机构福利极好,从房子、煤气灶到过年的大米和东海带鱼,样样都有的分,写稿用的圆珠笔、笔记本和墨水更是随要随取,你这个臭小子居然会花钱去买一台“写作工具”,一位老先生很认真地对我说,“你是在为国家写稿子呀,为什么用自己的钱买电脑?”

他们没有料到的事情是,有了电脑之后,我写字的速度大大加快,原本笨拙的剪报......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9日 16:25

你很难背叛自己的胃和审美

你很难背叛自己的胃和审美

就如同当年的我们一样,今日的年轻人从来无法被讨好。他甚至从来不需要得到上一代人的理解。我们只是各自担当、互相谅解,不必且无法混同。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前两天,我的手机里多了一款应用,叫哔哩哔哩。

他们都管它叫B站,据说是弹幕之王,有同学很认真地对我说,一个人有没有out,就看他念弹(dan)幕,还是弹(tan)幕。

管他念弹(dan)幕还是弹(tan)幕,我玩了十分钟哔哩哔哩就退出了,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拖进一个叫“二次元”的文件包里。

这个文件包在我的苹果手机桌面上,里面熙熙攘攘,还躺着快看、in、空格、脸脸、饭局、溜达等等,总之新......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3日 09:07

谁愿意看到房价暴涨

谁愿意看到房价暴涨

超大城市的领涨风可能极大地干扰产业结构和资本流动的优化,甚至把经济复苏引到另外一条泡沫化、资产错配的道路上去。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08年,加多宝集团进驻北京亦庄,在那里建了生产基地,很多干部由粤进京,公司给予了一笔补贴。当时,亦庄的房价在8000元左右,一个叫林肯公园的小复式,最高售价约一万元,这个价格在广州市中心已经可以买到不错的楼盘,所以,绝大多数的粤籍干部都没有用这笔补贴购房。2016年的今天,亦庄房价已经陡升到2.8万元的均价,我碰到的加多宝人,都在跌足懊悔。

在亦庄,我还听到一位开发商讲亲身经历的事:去年亦庄有一块土地拍卖,他打听到开拍价接近他正......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6日 09:13

我所理解的社群经济

我所理解的社群经济

在社群的意义上,我们可以将马化腾的公式优化为:互联网=连接+价值观+内容。构筑自己的核心内容,尽量让连接的成本趋近于零,同时建设属于自己的社群——这便是社群经济的战略诉求。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什么是互联网?马化腾说,互联网就是连接+内容。

深以为然。

互联网之前,内容互为孤岛,有了Web和浏览器,全世界的内容突然被打通,局势为之大变。二十年前Internet进入中国,一开始被翻译为信息高速公路,算是十分实在的直译。

“高速公路”所达之处,所有的内容供应者的利基模式被全面颠覆,连接者控制了信息的分发权,从而夺取了利益重新分......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5日 11:29

打扫“庭院”

打扫“庭院”

旧年既去,新岁已达,我们各自打扫庭院,清是非,“断舍离”,以待院中桃花盛开。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过年的时候,会专门腾出一个时间,把一年买下的书清理一次,这已是多年的习惯。

买书、读书是极随性和私人的事,毛姆说过:“你正在阅读的书,对于你的意义,只有你自己才是最好的裁判。”我的阅读习惯很好,但胃口很杂,一年购书近200种,细读的也不过两三成,很多书只是简单的翻阅,很多书读在路上。

一本书有没有读过,对我而言,很好判断,那就是书上有没有被“侵略”过,一般来说,会把中意的内容划出来,然后在扉页处做备注,日后将那些内容再......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1日 09:09

“老板”袁庚

“老板”袁庚

炮兵团长出身的袁庚决非不懂政治的“一介武夫”,他应该是80年代初期中国共产党内制度变革派的标志人物,从创建蛇口工业区的第一天起,他就将之当成了经济和社会改革的试验场。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昨天(1月31日)凌晨,袁庚去世,享年九十九岁。老人久与尘世无关,2008年,我创作电视纪录片《激荡》,联系到他的家人,回复道,袁老身体不佳,探望可以安排,访谈似已不宜。因此错过了唯一的见面机会。

袁庚的所有功绩与蛇口有关。

1978年10月9日,交通部将一份题为《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上报中共中央、国务院,报告第一次提出了“适应国际市场的特点,走出门去......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7日 09:07

卢作孚:从“愤青”到企业家

卢作孚:从“愤青”到企业家

他们拒绝偏激,专业理性,以量化管理的手段和极大的耐心改造身边的人和事,他们对这个国家充满了热忱和忠贞,有着东方式的、未必切合实际的济世情结。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卢作孚(1893-1952)是民国一代的船王,他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关于“炸弹”和“微生物”的比喻。

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标准版的愤青,崇尚革命,时刻准备做一颗唤醒民众的“炸弹”,而成为企业家后,却心境大改,愿意像“微生物”那样,以更为建设性的方式来实现改善社会的理想。他说:“炸弹力量小,不足以完全毁灭对方,你应当是微生物,微生物的力量才特别大,才使人无法抵......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0日 09:15

本命年

本命年

即将到来的猴年,是我的本命年。从此往后,每天清晨面对镜子,我所要抵抗的衰老,不仅仅是松弛的容颜,更是日渐麻木的灵魂。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1990年,由三毛编剧的《滚滚红尘》公映,主角是一水的港台明星,林青霞、秦汉和张曼玉,影片口碑不错,一举斩获金马奖八项大奖,创最高得奖纪录,但票房一般,大概是情节太过清淡含蓄之故。

第二年的1月4日,48岁的三毛在台湾荣民总医院病房内用丝袜自缢,告别滚滚红尘。在最后一封信中,她对年轻的情人说,“在敦煌飞天的时候,我要想你。这次我带了白色的那只小熊去,为了亲它,我已经许久不肯擦上一点点口红,可是它还是被......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3日 09:24

直觉与反智

直觉与反智

直觉主义也许是商业游戏中最迷人的那一部分,但它很容易走向反智。一个人的成就,在早期有可能来自于直觉,长期则必来自于敬畏。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一群人走进沙漠找水。

有的人忙着不断打井,错了一个再打一个,锲而不舍。

有的人不忙着干活,他先看风貌、找资料、访土著,试图摸清了规律一举而胜。

也有的人晃晃悠悠直接走到一块地前,直指下面说,这里有水,往下一打,果然有水。

第一类是经验主义者,第二类是科学主义者,第三类便是直觉主义者。
2

在商业的世界里,的确存在着很多直觉超好的企业家,他们能从一个很不起眼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8日 09:16

天真与感伤

天真与感伤

天真的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甚至就像自然一样——平静、无情而又睿智。感伤的人则一边努力工作,一边质疑自己感知到的一切事物,甚至质疑自己的感觉本身。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据哲学家费尔巴哈的说法,这个世界是由“二分法”所统治的。比如,所有的人都可以被分为两种:好人和坏人、活人和死人、男人和女人、爱喝咖啡的人和不爱喝咖啡的人、读吴晓波频道的人和不读吴晓波频道的人。

这种切分办法貌似有点粗暴,还被黑格尔和马克思同志批判和嘲笑过,但却一直流行了N多年。

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人帕慕克受邀到哈佛大学做了六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