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文章归档 > 2015年九月
2015年09月29日 09:10

中国为什么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

中国为什么没有独立的商业伦理?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对这个社会意味着什么”,这些与商业伦理有关的核心困惑,在当今的中国是一些没有被解答的课题,甚至对它们的直面拷问,仍然是危险的。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为什么在西方文明中,而且只有在西方文明中,出现了一个(我们认为)其发展具有世界意义和价值的文化现象,这究竟应归结于怎样一些环境呢?”

1904年,四十岁的德国宗教社会学教授马克斯·韦伯提出了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也就是从这个设问开始,西方资本主义完成了一次自我的伦理轴心化。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这本小册子中,马克......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8日 09:45

为什么村上春树每年写一本书

为什么村上春树每年写一本书

在今天这个快速淘汰的年代里,人们更容易迷信奇迹,更乐于追求速胜的快感,更愿意当一位日日冲刺的短跑选手,可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人,不应该是这样的。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喜欢的的作家名单中,有一个是日本的村上春树。

村上年轻的时候开了一间爵士乐酒吧,闲暇时偷偷写小说。1979年,29岁的村上春树写出《且听风吟》一举成名。

20多岁写出一部青春畅销小说,并不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了不起的是,从那时开始,村上每年都能写出一本书,到现在,他出版了超过40本的作品。

每年写出一本书,当然......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1日 15:50

李嘉诚是一个怎样的陷阱?

李嘉诚是一个怎样的陷阱?

对李嘉诚的争议陷入了泛道德化与唯契约论的陷阱。无论执著于哪一方面,都可能遭到另外一个方面的反驳与证伪,而这一纠结竟可能发生在同一价值观阵营,甚至同一个人的理性判断中。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的一位极有才华的朋友曾受邀为李嘉诚写传记,那是十来年前的事情了。李先生在一张洁白的信笺上,用铅笔细致地写下了两排名字,然后推到年轻的传记作者面前,细声言道:“这些人是你可以采访的。”

很多年后,我的这位朋友笑着对我说,“我真的希望他写下我不能采访的那些人的名字。”这本原计划在李先生80大寿时推出的传记因种种......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5日 09:06

庄吉之死

庄吉之死

写郑元忠的故事,我的眼前始终飘浮的是1992年那个雨夜中的五马街,对于温州人,对于郑元忠而言,走到那里不容易,走出那里也不容易。有的时候,一个人终生无法走出自己的少年。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第一次去温州,是1992年盛夏,从杭州坐大客车颠簸11个小时,其间要翻越一座黄泥岭,那里的土鸡煲远近闻名。到了鹿城区,第一个被带去的地方就是五马街,那时,这里是中国时尚服装的“圣地”。

五马街的名字听上去很气派,其实跑不了五匹马,连两匹马并行都困难,它只有四五米宽,铺着崎岖不平的青石板路,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小街两边密密麻麻地开着上百间服装铺,前店......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1日 09:13

论屌丝

论屌丝


        我们要反抗的是屌丝心态,我们要设法抑制它。向外,我们呼唤并努力参与建立良好的社会制度,向内,我们则要有界限感,是为清洁的精神。
—— 吴晓波

恐慌一旦意识到自身,便成为焦虑。
——海德格尔

自有语言诞生之后,哲学家们就发现,一个词汇及其所代指的意义之间,存在某种错位或互文关系。

巴赫金发现,“话语离不开语言法则,可它更依赖超语言学因素,诸如话语行为、对象与语境。”维特根斯坦更是用毕生的精力研究词汇与语义之间的关系,比如&ldq......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