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文章归档 > 2020年11月
2020年11月24日 16:21

吴晓波: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吴晓波:愿中国再没有褚健式的“悲喜剧” 今天,褚老师的公司上市了,人们开始津津乐道地议论一位科学家的“财富神话”。而这似乎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少的快乐。   文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01   最近一次见到褚健老师,是在11月初的一次婚礼上。他和他的太太都来了,主人把我们安排在一桌。同桌的还有浙江大学的几位现任和前任领导。大家举杯欢谈,亲密无间。不过在话题上,每个人似乎都小心翼翼地在绕开一个“暗礁”。   此时,距离褚健出...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22日 11:52

吴晓波:企业该不该赚穷人的钱

吴晓波:企业该不该赚穷人的钱

在今天的中国,不是赚穷人钱的企业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只有你想到要赚穷人的钱了,你才会去研究穷人、关注穷人,为穷人提供服务。

文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穆罕曼德·尤努斯是孟加拉国的一位大学经济学教授,在这个亚洲最穷的国家教经济学,他悲哀地发现,无法在课堂上向学生们真正地解释什么是贫穷。于是,在1983年,他创办了一家叫格莱珉的乡村银行。

格莱珉银行只对穷人贷款。但是,穷人最大的...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21日 22:18

吴晓波:划重点!“十四五”规划建议的3大信号

吴晓波:划重点!“十四五”规划建议的3大信号

  在未来5年内,规划中出现的这些新名词,背后意味着很多产业的拐点即将到来,很多制度创新的窗口也会打开。

 

  口述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在中国的宏观经济治理中有一个五年规划,就是每隔一个五年的周期,我们都要对未来五年的经济发展走向进行预设,制定政策,这非常有社会主义特色。

  从“一五”计划开始到今天,我们已经实施了十三个五年规划,2020年是十三五规划的最后一年。虽然这...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6日 14:38

吴晓波:一个很伟大的失败的英雄——张謇

吴晓波:一个很伟大的失败的英雄——张謇 张謇一生可用“壮悲”来形容。他以状元下海开启士商时代,在激烈的政治和经济动荡中,竭力务实,终而没能全身而退。   文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1894年7月,中日爆发甲午海战。慈禧太后从颐和园移驾紫禁城,满朝官员都出城迎驾。当日,恰逢暴雨,路面积水颇深,文武百官个个匍匐路旁,衣帽尽湿,两膝泡在水里,顶戴上的红缨流下鲜红的水,其中有一位官员是张之洞的堂兄张之万,年过八十,久跪不...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5日 10:37

吴晓波: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是在这个国家当总统

吴晓波: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是在这个国家当总统 在韩国特殊的政治经济体制下,处在权力分配中心的总统,一方面拥有超级权力,另一方面又会陷入政商关系的泥潭。   口述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经过近半个月的闹腾,美国总统大选基本上尘埃落定了。   11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在记者会上“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   另一边,特朗普还在为控诉拜登团队选票造假而奔波。   既然木已成舟,现在人们普遍在猜测:特朗普有没有可能...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0日 09:45

吴晓波:为什么中国企业界没有诞生出一家米思米?

吴晓波:为什么中国企业界没有诞生出一家米思米?

过米思米这个案例,我们可以对日本和中国制造企业做一个简单的对比:中国企业求做大,日本企业求做精。

 文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01

 

走在米思米南通工厂的车间里,迎面扑来淡淡的切削液的气味,我突然有一种特别的熟悉感。

 

在全世界的工厂里,与美国、欧洲乃至中国相比,日本车间是最具识别性的。它的色彩都比较克制,没有大幅醒目的标语,生产线和临转仓的空间相对较局促,不过却非常经济。一...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6日 08:49

吴晓波:创业是一场可以量化的行为艺术

吴晓波:创业是一场可以量化的行为艺术

人生要思考的问题,不是我们应该离金钱有多远,而是我们离金钱有多近。

 文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T同学:

 

见信如晤。接到你的来信是荷花开的时节,现在坐下来回复,窗外的江南红枫已开始飘落。2020年的下半年特别忙碌,仿佛一个欠债的人,趁年关将近的时候必须匆匆地把钱还掉。

 

从来信知道,你是一个学艺术的,前几年搞自媒体,弄了一家公司,现在“创业失败了”。从字里行间看得出来,今天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