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8月15日 14:31

北京第一 纽约第二

北京第一 纽约第二

北京与纽约非常的相似,它们所有的荣耀都与摩天大楼和金钱有关,而它们的忧伤,或许也就是权势和财富本身。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我跟刘强东站在“天眼”的边上,你瞧我一眼,我瞧你一眼。

“天眼”在“大裤衩”的第三十七层,往下一望是一百三十米的地面,胆大的人在上面蹦蹦跳跳,有恐高症的人靠近旁边便会双腿发软。那天,去CCTV二套录直播,时间还早,编导就领着我们四处乱逛。黄昏的天穹之下,...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1日 16:00

Mom is Never Wrong

Mom is Never Wrong

女儿闹着要在小蛮腰上刺个东西,妈咪当然不同意,狠狠地吵了一架。可是,小蛮腰长在女儿的身上,谁也拦不住,在今年暑假,她硬是任务达成。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大约是十来年前,有一次,去四川大学做演讲,现场QA环节,一位女生站起来问我,“吴老师,我应该怎样选择工作?”

她就坐第一排,穿着那时很流行的、领口绣蕾丝的小长裙,手上握着一个笔记簿。我问她,你读的是什么专业。

物理,物理系在...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1日 09:16

信用在中国为什么不值钱?

信用在中国为什么不值钱?

中国的信用环境还在崩坏的轨道上继续滑行,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人与企业之间的不信任,人与政府之间的不信任,仍然是一个严重的社会病。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去温州做调研。那时的温州因贩卖假冒伪劣产品而臭名昭著,杭州等城市公开焚烧温州皮鞋,北方的一些商店门口甚至贴出告示,“狗与温州货不得入内。”

然而,就在外界看来信用已经全面破产的温州,我却发现了一个十分让...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4日 09:01

中国迎接“食利时代”的到来

中国迎接“食利时代”的到来

在经济转型和长波段的货币量化宽松时期,证券化投资将成为未来中国最重要的财富分配方式之一,贫富悬殊的拉大势在必然。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你是不是这家基金的LP?”

此刻,上海外滩27号,正在举办一场投资人酒会,杯盏交错间,人们在有礼貌地窃窃私语,这是最为自然的一个询问。

27号处于外滩的中央位置,从这里望出去,东方明珠塔、花旗大厦、上海中心一览无余,是观赏陆家嘴风景的最佳角度...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3日 09:09

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房价的涨跌不是道德问题,而是一场预期游戏和周期游戏。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房价背后的操盘手。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在全国省会级城市里,重庆经济正在成为一个“神话”,它的各项增长指数居于第一,然而房价却一直比较稳健,在过去的五年里,只涨了12%。究其原因,是因为那里有一个神一样的操盘手。

从2008年开始,重庆市政府试行一种叫做地票制的改革,就是将闲置的各类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进行复...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7日 08:58

变还是没变

变还是没变

当今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不太可能发生急转弯式的变化。第一是没有这个条件,第二是没有这个必要。根本没有另外一条可供中国经济“急转弯”的新跑道。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最近这段时间,所有关注中国经济的人都好像跑进了扑朔迷离的大雾之中,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经济政策的走向是变了还是没有变。

4月中旬,战略新兴板的叫停,是第一个比较让人意外的信号,就在外界没有任何预期的情况下,新公...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7日 09:18

去日本买家米其林

去日本买家米其林

任何一个细分行业里的“美好之物”,都有独到的专利技能和流程秘笈,通过常规化的外部性合作,根本不可能“登堂入室”,资本融合也许是最便捷的双赢路径。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Uncle吴在杭州开了一家新餐厅,名字叫“宴西湖”,惊蛰那天,请我和丁磊、曹国熊等朋友去试菜——也就是可以白吃白喝的意思。侍者端上来一碗鸡汤,丁磊是个吃货,一下子就吃出了门道。

一般喝到的鸡汤,无论你怎么熬制,都难免...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2日 08:56

EMBA死了

EMBA死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够弄出一张考卷,来评估全中国的企业家,哪几个能读EMBA而哪几个不够资格吗?我真的很好奇,这个老师长得有多帅。

文/吴晓波 (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阿泰是我二十多年的朋友,开着一家市值十多亿的公司,这些年,只托我办过一件事,就是读EMBA。

他十七岁就开始跑单帮,连高中都没有毕业,而根据有关规定,每个EMBA班只有5%的名额留给他这样的学生。我为他当推荐人,先后报名了三家商学院,最后...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2日 11:36

我一点也不留恋这个时代

我一点也不留恋这个时代

这真是一个矛盾重重的年代,人们常常困顿于眼前,而对未来充满期望。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因为是一个商业史的观察者,所以我常常被人问及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过去20多年的中国变革的?”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用一个假设的情景来讲述。

假如,有一个叫“中国”的东方城镇。

20多年前,那里的房子都白墙黑瓦,家家门前有条小河,房子和房子之间有雨廊相通,镇上的人们都互相认识,生活单调而均...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6日 11:37

60年踩三轮,35万善款,今天有人祭奠这个老人吗?

60年踩三轮,35万善款,今天有人祭奠这个老人吗?

在这部企业史上,白方礼大概是最不像企业家的企业家——之所以说他是“企业家”。因为他的确创办了一家公司。跟所有显赫的企业家相比。他肯定是最穷的一个,然而他为社会所创造的“财富”无人可比。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994年,白方礼81岁。他是一个靠蹬三轮车为生的老汉,不识字,为人古道热肠。从1986年起,他有感于贫困孩子没钱读书,就每年把蹬车所得全数捐给天津的学校。

这一年开春,他把整整...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9日 10:47

网红董明珠

网红董明珠

董明珠是一个另类意义上的网红。在可以想见的未来,一切的商品都将同时呈现“特定人格”和“工匠精神”两个特征。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我第一次见董明珠,是2008年,那时格力的董事长还是朱江洪,我们在车间里对话,董小姐带着客户从远处经过,匆匆握了个手,彼此都没有什么印象。

后来,董明珠就突然红了。

红的原因很突然,制造业被互联网经济逼到了墙角,这时候便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提刀在手,替...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2日 13:59

才华是上帝给人的礼物,却也同时是一个惩罚

才华是上帝给人的礼物,却也同时是一个惩罚

我的右掌关节处,有一块小硬茧,摸上去糙糙的,这是二十多年电脑写作的“记忆”,我把它看成是一块“光荣之茧”,我若有微许才华,它是唯一的证明。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很多年来,我对才华的敬畏,始于自卑,终于疑惑。

大约在二十岁的时候,我便确认自己不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那时在读大学,有两件事情让我非常沮丧。

每当到了熄灯之后,同学们除了讲笑话,就是猜谜和脑筋急转弯,而我几乎没有一次...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1日 15:41

杨元庆:以本份之心做惊人之事

杨元庆:以本份之心做惊人之事

杨元庆属于沉静型领导人,此类领导者没有戏剧性人格,缺乏表演的欲望,却能够以最坚毅和冷静的风格带领公司走得更远,他们是现实主义者,不太相信所谓的奇迹。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在我所接触过的60后企业家中,杨元庆与马云是两种极致风格的代表。

杨、马同龄,都是1964年的“龙”。

龙生九子,各有所长,马云似“睚眦”,野生喜斗,恣意汪洋,元庆如“负屃[xì]”,雅好斯文,循序盘旋。

与马...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2日 11:34

淘汰人的从来是工具而不是年龄

淘汰人的从来是工具而不是年龄

现在想来,我们这一代人是怎样淘汰上一代人的?不是我们比他们更勤奋、更聪明,而是我们比他们更乐于接受新的工具。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我的第一台电脑是1995年添置的,当时花了将近半年的薪水,同事们都觉得我疯了。

我所服务的机构福利极好,从房子、煤气灶到过年的大米和东海带鱼,样样都有的分,写稿用的圆珠笔、笔记本和墨水更是随要随取,你这个臭小子居然会花钱去买一台“写作工具”,一位...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9日 16:25

你很难背叛自己的胃和审美

你很难背叛自己的胃和审美

就如同当年的我们一样,今日的年轻人从来无法被讨好。他甚至从来不需要得到上一代人的理解。我们只是各自担当、互相谅解,不必且无法混同。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前两天,我的手机里多了一款应用,叫哔哩哔哩。

他们都管它叫B站,据说是弹幕之王,有同学很认真地对我说,一个人有没有out,就看他念弹(dan)幕,还是弹(tan)幕。

管他念弹(dan)幕还是弹(tan)幕,我玩了十分钟哔哩哔哩就退出了...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3日 09:07

谁愿意看到房价暴涨

谁愿意看到房价暴涨

超大城市的领涨风可能极大地干扰产业结构和资本流动的优化,甚至把经济复苏引到另外一条泡沫化、资产错配的道路上去。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08年,加多宝集团进驻北京亦庄,在那里建了生产基地,很多干部由粤进京,公司给予了一笔补贴。当时,亦庄的房价在8000元左右,一个叫林肯公园的小复式,最高售价约一万元,这个价格在广州市中心已经可以买到不错的楼盘,所以,绝大多数的粤籍干部都没有用这笔补贴...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6日 09:13

我所理解的社群经济

我所理解的社群经济

在社群的意义上,我们可以将马化腾的公式优化为:互联网=连接+价值观+内容。构筑自己的核心内容,尽量让连接的成本趋近于零,同时建设属于自己的社群——这便是社群经济的战略诉求。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什么是互联网?马化腾说,互联网就是连接+内容。

深以为然。

互联网之前,内容互为孤岛,有了Web和浏览器,全世界的内容突然被打通,局势为之大变。二十年前Internet进入中国,一开始被翻译为...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5日 11:29

打扫“庭院”

打扫“庭院”

旧年既去,新岁已达,我们各自打扫庭院,清是非,“断舍离”,以待院中桃花盛开。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过年的时候,会专门腾出一个时间,把一年买下的书清理一次,这已是多年的习惯。

买书、读书是极随性和私人的事,毛姆说过:“你正在阅读的书,对于你的意义,只有你自己才是最好的裁判。”我的阅读习惯很好,但胃口很杂,一年购书近200种,细读的也不过两三成,很多书只是简单的翻阅,很多书读在路上...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1日 09:09

“老板”袁庚

“老板”袁庚

炮兵团长出身的袁庚决非不懂政治的“一介武夫”,他应该是80年代初期中国共产党内制度变革派的标志人物,从创建蛇口工业区的第一天起,他就将之当成了经济和社会改革的试验场。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昨天(1月31日)凌晨,袁庚去世,享年九十九岁。老人久与尘世无关,2008年,我创作电视纪录片《激荡》,联系到他的家人,回复道,袁老身体不佳,探望可以安排,访谈似已不宜。因此错过了唯一的见面机会。

袁...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7日 09:07

卢作孚:从“愤青”到企业家

卢作孚:从“愤青”到企业家

他们拒绝偏激,专业理性,以量化管理的手段和极大的耐心改造身边的人和事,他们对这个国家充满了热忱和忠贞,有着东方式的、未必切合实际的济世情结。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卢作孚(1893-1952)是民国一代的船王,他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关于“炸弹”和“微生物”的比喻。

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标准版的愤青,崇尚革命,时刻准备做一颗唤醒民众的“炸弹”,而成为企业家后,却心境大改,愿意像“微生物”那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