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人生·工作的结果=思维方式×热情×能力

——稻盛和夫

 

 文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01

 

在亚洲各种族中,以“蕞尔小岛”立国的日本,具有最极端的民族个性。

 

因资源匮乏,他们崇尚极简主义,但凡有缝隙般的机会,便倾身而上,绝不惜力。同时,因地震海啸频发,他们对人生充满了幻灭感,如樱花骤开旋谢,所有的意义都在瞬间而已。

 

这种精神气质投入到商业文明的烈焰中,便是极致和偏执的双重绽放。明治维新开始后,受了大唐上千年“文化恩赐”的日本人“脱亚入欧”绝不犹豫,而二战溃败后,又迅速低头咬牙拼命,仅二十余年后,便卷土重来。

 

从1964年东京奥运会到1990年,是当代日本的黄金二十年。日本经济总量超过德国,跃居世界第二。在电子制造业,日本公司对美国公司发动了全方位的致命挑战,宛如一场新的太平洋战争。

本书所推荐的安迪·格鲁夫和郭士纳的书作,都是美日对决的真实记录。与此同时,一代具有鲜明风格的日本企业家集体出现,他们在企业文化、治理制度和竞争策略上都独步天下,构成了一道极具东方特质的风景线。

 

有好事者,把这一代企业家中最杰出的四位,合称为“经营四圣”,他们是松下公司的松下幸之助、索尼公司的盛田昭夫、本田公司的本田宗一郎和京瓷公司的稻盛和夫。其中,稻盛和夫(1932-)年纪最轻,迄今仍活跃于商界。

 

与松下等其他三位不同的是,稻盛和夫白手起家,独立创建过两家进入了世界500强的公司,更在暮年把第三家世界500强企业——日本航空拉出了巨亏的泥潭,这个记录举世四望,恐怕无人可破。

 

02

 

稻盛和夫自称是一个乡巴佬。他出生在海岛,毕业于一所乡村大学,讲话有着浓重的地方口音,在注重门阀出身的日本,是一个很容易被边缘化的“凤凰男”。

 

1959年,27岁的稻盛和夫以借来的500万日元创建京瓷,28位员工中有20位是初中毕业生。便是带着这群极为平凡的普通人,京瓷成长为一家以精密陶瓷技术为核心的高科技材料公司。

 

在经营管理上,稻盛和夫崇尚“天人合一”的企业哲学,他常常自问,“作为人,何谓正确”,通过对这一审问的反省,以利他之心,由己推人。

 

与强调科层管理的西方管理思想不同,稻盛和夫认为“现场有神灵”“答案永远在现场”,所以,只有把决策权交予“现场”的每一个员工,才可能激发生产的积极性。

 

京瓷以三个人为最小的作业单元,让其自行制定各自的计划,并依靠全体成员的智慧和努力来完成目标。

 

通过这一做法,让第一线的每一位员工都能成为主角,主动参与经营,进而实现“全员参与经营”。

 

稻盛和夫称之为“阿米巴工作法”。

 

阿米巴(Amoeba)在拉丁语中是单个原生体的意思,是地球上最古老、最具生命力和延续性的生物体,它能够随外界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不断地进行自我调整来适应所面临的生存环境。

 

阿米巴模式是日本式精益管理的一种极致状态,是价值观一致前提下的充分授权。最近十余年,因信息管理工具的普及,任何一个微小的管理颗粒度都能够被即时的量化考核,因此这一模式在制造业和服务业突然爆红。

 

此外,阿米巴模式还被互联网公司广泛采用,以柔软容错的去中心化组织形态,应对不确定性的随时挑战。

 

1984年,日本进行通信改革,允许民营企业参与通信产业。当时,国营企业NTT垄断这一产业已一百余年,日本的大企业都按兵不动,不敢举手响应。作为门外汉的稻盛和夫起而行之,以“动机至善,私心了无”为哲学,创办DDI公司。后来,这家公司合并了丰田旗下的两家通信公司,组成KDDI,仅以十年时间,便成为日本第二大电信企业,闯入了世界500强。

 

 

2010年,国营企业日本航空陷入巨亏困境,在日本政府的征召下,78岁的稻盛和夫披挂上阵,出任日航新会长。通过充分授权、降本增效和大规模的资产剥离,日航竟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便扭亏为盈,创下令人瞠目的奇迹。

 

03

 

稻盛和夫自认是一个愚钝之人,读中学、大学的时候,考试常常不及格,进入职场,也没有在大公司历练熏陶。他的成功仅凭两点——无比的勤勉和“敬天爱人”的信念。

 

早在1983年,稻盛和夫就创办了公益性质的“盛和塾”,以布道之心传播自己的企业哲学,他曾在15年内创下演讲400场次的记录。“盛和墅”极盛时,有1.4万名企业家学员,在全球十多个国家有58个分塾,其中,中国部是最大的海外分塾。

 

《活法》一书出版于2004年。在那个时间点,日本陷入“失去的年代”,公司缺乏活力,社会罹患少子病,一种压抑的空气弥漫于整个国家。在稻盛和夫看来,这仍然是一个“只要肯努力,什么都能得到,什么都能做成”的时代,但是,人们却消极悲观。因此,首要解决的问题,正是要回答:“人为什么要活着。”

 

彼时,稻盛和夫已皈依佛门,并把自己在京瓷和KDDI的股份俱转赠予员工。他的这本书几乎没有管理学的名词或公式,也没有引用或自创管理理论、战略模型,倒像是一部悟道者自言自语的随想文字,其中充满了励志的文字和故事,读来毫不费力。

 

活法二字,可以分开来解读:什么是活着,到底有没有现世法。

 

他在书中讲了一则故事。 

修行僧问长老:“天堂与地狱,有什么区别?”

 

长老答:“其实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区别,从外观看可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一点不同的,就是住在那里的人的心。”

 

这个对话中,蕴含了稻盛和夫全部的哲学起点:要经营好企业,我们内心一定要具备“为世人为社会”尽力的美好的意识。

 

2019年底,87岁的稻盛和夫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决定,他宣布解散正红红火火的“盛和塾”。他不愿意在自己的身后让这个机构成为贩卖成功学的“容器”。

 

斯人从贫贱中走来,得无穷荣耀与功业,生前即被封圣,最终散尽钱财,亲拆“神坛”。他的书算不得深奥,却如清风过竹林,在不着痕迹间,拂人面、磬人心。

 

话题:



0

推荐

吴晓波

吴晓波

474篇文章 33分钟前更新

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