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美国自割一刀,牌局坐庄!谁又是牺牲者?

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美国自割一刀,牌局坐庄!谁又是牺牲者?

避税天堂和发展中国家将会是所谓的“全球规则”下的牺牲者。
 
口述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15年10月9日,美国大选第二场电视辩论的现场,唐纳德·特朗普正和希拉里唇枪舌剑。
 
当谈及避税问题的时候,18年没纳税的特朗普展现出了没有人比他更懂的特质,称巴菲特和自己是一路人,皆有“巨额的避税行为”。
 
结果第二天,巴菲特就隔空回击,表示2015财年缴纳了185万美元的联邦所得税,而且已经纳税27年了。
 
话音未落,《福布斯》就按好计算器:2015年巴菲特拥有653亿美元财富,即使保守假设当年的财富回报率是5%,也意味着股神的税前收入达到32亿美元,即当年他的有效所得税是0.05%。
 
“我缴纳的税率比我的秘书还低。”巴菲特曾在2007年的一次采访中自省道。
巴菲特在采访中提及税率不公平的问题
 
据统计,美国前25位富豪在2014年到2018年的“真实税率”仅为3.4%。他们避税方式总是千变万化,而最为人熟知的一个名词就是——“避税天堂”。
 
1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全球掀起民族独立浪潮。一些英属、法属殖民地,尤其是远离大陆、人口稀少、资源匮乏的小岛获得了独立权。但是小岛一穷二白,除了旅游资源,似乎没有发展经济的办法。
 
美国总统拜登的老家——特拉华州的政策给予了它们灵感。1898年,特拉华州为解决财政困难,颁布法令规定降低在本州注册的公司的所得税和经营税。20年后,在特拉华州注册的公司数翻了四倍,资本流入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挖一个足够大的坑,水自然会流进来。
 
在这些避税小岛中,属加勒比海地区的开曼群岛名气最大。开曼总人口约6万,却有12万家注册公司藏在一栋栋不起眼的低层建筑里。阿里、统一、bilibili、联想、苹果、甲骨文、微软……几乎挂在嘴边的大型企业都在开曼群岛进行了离岸注册。
 
岛上没有人过问资金的来源去向,注册公司仅花费500美元,加上牌照费、手续费、年度维护费等等,总费用不超过5000美元,还可以向当地政府申请有效期20年的免税证书,上面清楚地写道:
 
企业所得税0,资本利得税0,不动产税0,遗产税0,个人所得税0……
 
跨国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称为离岸公司,它们通常没有在当地实体经营,但可以充当部分交易的主体。
 
比如离岸公司和客户签订200万美元的合同,可以先打160万美元货款给国内公司,国内公司再直接发货给客户。这样,40万美元的利润留在开曼,一分税款都没有。
 
再比如,微软离岸公司拥有专利权,因此占利润大头的专利授权费就流到了避税天堂里,这部分利润同样不需要纳税。
 
这就是纵横了半个多世纪的“避税天堂”——开曼群岛、维京群岛、百慕大群岛、瑙鲁、塞舌尔……它们的存在让经济大国们无比头疼。据联合国统计,跨国公司通过避税天堂转移利润,使各国政府每年少收5000亿至6000亿美元的税收。
 
贝拉克·奥巴马曾发出如此无奈的指责:“开曼的一幢楼里有12000家公司,它要么是全世界最高的办公楼,要么就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避税大本营。”
 
但是,今年7月2日的一纸协议,让避税天堂们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
 
2
 
倒回到6月初的七国集团峰会。
 
当时全球最富的七个国家主要在讨论两件事:一是如何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二是打算让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定在至少15%。
 
结果一个多月后,包括中国在内的130个国家签署了这份全球最低税率协议,目前只适用于全球最大和收入最高的100家跨国公司,而这130个国家的GDP加在一起,占到全球GDP总额的90%。
开曼群岛并未拒绝签署协议
 
这份协议被认为是近一个世纪以来,在全球企业税制方面最大的一次调整,它将为全球带来1500亿美元的额外税收。
 
那么,15%的最低税率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假如一家跨国公司总部设在美国,用于经营业务,在实行零税率制度的开曼群岛注册了一家离岸公司,用于收货款。那么除了在开曼群岛缴纳企业税(忽略不计),还要根据两国税率差向美国补交税款。
 
换言之,按照15%的全球最低税率,美国政府可以向跨国公司补征本该逃掉的15%-0%=15%的税款。所以只要在协议国里,跨国公司的税负都将恢复到15%。
 
这自然引发低税率国家的不满,爱尔兰就拒绝了此项协议。
 
因为在过去十多年里,爱尔兰高举12.5%的企业税率,吸引全球的跨国公司,从而扩大了本地企业规模和就业。
 
最鼎盛的时候,在爱尔兰注册的跨国公司高达1000多家,包括苹果、微软、戴尔、脸书、辉瑞、葛兰素史克……
 
凭借跨国巨头资本的流入,爱尔兰成为了欧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1990年到2008年金融危机前,爱尔兰GDP每年增长6%至9%,2015年其GDP居然同比增长26.3%,摇身一变成为“凯尔特猛虎”。
 
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还把这种经济模式称为“妖精经济学”。
穿绿色服饰的爱尔兰妖精Leipreachán
 
如果爱尔兰实行全球统一税率,经济必将首当其冲,而匈牙利、爱沙尼亚、韩国等9个低税率国家也最终拒绝了这份协议。
 
当然,弱国无外交,开曼群岛、塞舌尔、卢森堡等几个著名的避税天堂还是按下了手印。
 
这份协定还有另外一个意义,就是在全球经济下行的环境下,避免各国进行“逐底竞争”,即各国为拉动经济和增加国际投资,竞相降低自己的税收,你低我比你更低,更低还有更更低,永远没有最低。
 
据统计,在过去的30多年里,全球平均企业税率已经从约40%降到了2020年的20%左右。
 
重点来了,美国割自己一刀,真的是在普惠全球吗?这项协议对中国又产生了哪些影响?
 
3
 
从表面来看,协议对中国的影响似乎不大。
 
目前中国内地的实际企业所得税率为23.47%,即便在税收政策最为优惠的海南自贸港,税率和15%基本持平,但有两个方面却值得我们警惕。
 
第一,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通过二十多年的“低税收红利”高速发展,垄断了全球市场,然而正当中国互联网和高科技公司出海事业起步并小有成绩的时候,却不得不面临高税收,被死死地摁在国内市场。
 
一旦失去在海外的增量,科技巨头很容易通过多元化战略延伸到国内其它行业,由此形成了产业的内卷化。
 
就好比发达国家享受完百年工业化红利,污染都排放得差不多了,便打着“环保”的名义,呼吁控制碳排放,框死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速度和路径。
 
第二,全球最低税率是美国财政部长最早提出的,私心肯定是有的,毕竟拜登的1.8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蠢蠢欲动,通过税收的方式弥补财政赤字势在必行,同时还能促使跨国巨头回流美国。
 
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最低税率也是和欧盟的一次“利益置换”——欧盟部分国家签署协定后,就宣布延迟推出针对美国科技巨头的“数字税”。
 
但不管美国政府有意还是无意,显然统一税率使得部分发展中国家失去了资本洼地,国外先进产业和技术则难以进入。
 
而中国正向中高端产业冲击,必然离不开全球资本和高端技术的参与。所以表面上中国有着高于15%的所得税率,实际上通过政策减免和统一的市场,还是有能力让一些国外高科技公司在中国安家落户的。
 
但是,当统一的税收联盟建立,尤其是在美国主导的情况下,意味着税收的规则和主动权容易受到美国意志的影响,比如联盟就可以规定“政策减免”同样属于不公平行为,从而让一国提高税率作为惩罚。
 
避税天堂和发展中国家,说到底都是所谓“国际规则”下的牺牲品;美国自割一刀,却又重新主导牌桌。
事实上,对中国而言,最令西方恐惧的还是我们在国际规则下的破局能力。当初指责我们碳排放总量过大,我们积极投入以新能源车为代表的“低碳革命”。
 
而如今,新的规则和新的挑战又来了,中国又将掀起怎样的“革命”?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