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一年一度,对财富野心的记录。

 

文 / 巴九灵

 

2005年,《中国企业家》发布创刊20周年特刊,记录了20个他们认为足以“改变中国商业史”的关键时刻。
 

 

里面都是些耳熟能详的经典故事——“张瑞敏砸冰箱”“国美连锁出世”“联想交接班”等等。

 

在一众中国人的商海沉浮里,一个顶着中文名字的外国人混入其中,成了另类的存在:

 

胡润首创富豪榜。

 

不知不觉中,从1999年第一次帮中国富人数钱(吴老师语)开始,胡润已经数到了第24年。

 

今天(11月8日),吴晓波频道与胡润研究院同步首发《2022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

 

说是百富榜,其实发展到现在,上榜人数早已上千。比如今年就有1305位企业家登上榜单。

 

不过为了呼应“百”这个数字,小巴先揭秘今年的前100名企业家供大家先睹为快。

 

 

接下来,小巴重点提炼下本次榜单中的三个关键词:

 

1、从白手起家到“继承”

 

1999年,当胡润向中国扔出第一张富豪榜单时,掀起的波澜是巨大的。

 

在一个对财富认知还严重不足、甚至将财富视作原罪的年代,这份榜单一开始没能传递多少正能量。

 

体感到身边的人先富起来是一回事,被直接赤裸裸地同财富金字塔塔尖的人比,则是另外一回事。

 

于是,激烈地发问直指上榜企业家:“他们的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有钱人都是靠关系致富的吧!”

 

就连企业家本人都不愿意被胡润记录在册。

 

丁磊就曾直言说不喜欢被冠名“首富”,他是在2003年被胡润放到了“榜一大哥”的位置。

 

(尽管如此,如今已经51岁的丁磊依然是百富榜的常客,今年排名提升8位重回前十)

 

但很快,胡润就迎来了观念的转折点——富豪榜上这批民营企业家白手起家拼搏创富的故事,改变了许多中国人对富人的看法。

 

1990年,胡润和中国同学们开玩笑说“你们以后都计划开奔驰吧”,同学们纷纷表示诧异,甚至觉得这是一件“侮辱性极强”的玩笑,这令胡润大感意外。

 

而到了他称为“关键时刻”的2005年,校园里已经随处可见“对财富的野心”——“我们就想开奔驰”。能进入胡润的榜单,也成了许多年轻人的未来梦想。

 

更何况,数据一直以来也都是励志的。

 

2016年的榜单里,68位80后企业家上榜,21位白手起家(当时还没有90后上榜),占比30%;

 

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里显示,中国白手起家的富豪占比达65%,无父母任何经济支持的创富人数更是高达74%。

 

在2022年的榜单中,40岁以下(包含40岁)企业家有94位,仍有36位是白手起家的,以张一鸣为首。

 

但形势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17位90后出现在2022年的榜单中,但白手起家的就只剩下3位,占比仅为17%。他们分别是31岁的聂云宸(喜茶)、29岁的陆剑霞(Manner咖啡)以及32岁出生北京、在美国创立了人力资源服务公司Deel的王硕。

 

靠继承财富上榜的比例也有所增加,今年上榜者中7%是继承财富的,去年为6%。

 

据胡润推算,中国未来20年将有51万亿财富传给下一代,相当于今年110个钟睒睒的财富。

 

与之相对应的是,人们对榜单也变得意兴阑珊。

 

每年解读榜单,经常会在评论区看到这样的小幽默:看完了,我的位置没啥变化,谢谢小巴。

 

单说这十年,首富从宗庆后换成王健林,从王健林到马云,从马云到许家印,从许家印又到马云,随后直到2021年钟睒睒成为新首富打破循环,又到今年蝉联中国首富。

 

人们见证着财富的变迁,也见证着自己的不怎么变。

 

2、寒气入侵胡润榜

 

寒气确实也入侵了榜单,造富能力的减弱在2022年尤为明显。

 

2022年的榜单里,共有1305位个人财富5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企业家上榜,比去年减少11%(共计160人);上榜企业家总财富比去年下降18%。

 

 

其中,只有411位企业家财富比去年增长,1187位企业家财富比去年缩水或保持不变,293位今年落榜。

 

今年财富数额增长最多的前十名企业家一共增长了3000多亿,仅为去年的26%。

 

企业家们的财富变化与股市的起伏高度相关。

 

首富钟睒睒财富比去年增长了17%,对应的是农夫山泉股价较去年同期增长20%。

 

第三富的曾毓群财富比去年下降28%,对应的是宁德时代过去一年股价下跌超过20%。

 

马化腾财富比去年下降32%,被李嘉诚超过位列第五,获得十年来最差排名,这一年腾讯的股价较去年同期跌幅超过30%。

 

值得一提的是,胡润本次的股价计算截止时间为2022年9月15日,小巴算了下9月15日到现在的腾讯股价,又跌了18%。

 

80岁的何享健及其家族财富下降11%位列第七,美的市值较去年同期下跌15%。

 

马云财富下降29%位列第九,比去年下降4位,阿里巴巴股价较去年同期跌幅接近50%。

 

不过胡润也不希望大家越看越emo,他特意提醒大家,眼光要放远一些:

 

今年上榜的企业家中,有70%是十年前没上榜的,只有30%是十年前上榜的;二十年前的前十名今年一个都没在前十,十年前的前十名只有马化腾一人今年还在前十,五年前的前十名有马化腾、马云、何享健和丁磊4人今年还在前十。

 

这意味着,财富结构并未固化,动荡也就意味着机会仍然存在。

 

总量上看,尽管今年50亿元人民币级企业家人数虽然减少了很多,但还是比五年前增长了近50%,是十年前的4倍,二十年前的400多倍。

 

3、保守的趋势

 

从一开始,胡润的打算其实不是数钱。他想研究一些成功的中国人,50个或100个,财富不过是衡量商业成就的便利指标。

 

正如他曾对《中国企业家》说的那样:

 

大家关注的重点并不仅仅在数据。我感觉更重要的是趋势,不同行业获得财富的可能,一个人相对与其他人的不同。如果单谈数字可能关注的人群就不会那么多。

 

于是,从企业家财富的变化中,洞察行业趋势,成了胡润百富榜的重要命题,也可能是近年来唯一让人觉得有价值的部分。

 

在2022年的榜单中,行业的造富强弱,浓缩在这样几张表格中:

 

工业产品为榜单新贡献了12.9%的企业家人数,比去年增加1.8%。

 

相较而言,位列第二的房地产行业贡献的企业家人数占比继续缩小。

 

受益于能源危机和大宗商品涨价,能源和有色金属与矿产行业的上榜企业家占比变高,还有2022年难得保持增长的新能源车行业,让汽车及汽车零配件行业的比重也得到了提高。

 

再去看财富缩水的企业家的行业背景,答案并不出人意料:今年财富下降最多的企业家主要来自房地产和互联网平台。

 

 

令人唏嘘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首富在“许马马”“马许马”“马马许”中来回切换,不变的是房地产和互联网的霸榜地位。

 

但从去年到今年,已经没有纯粹的房地产企业家能进入前十。房地产行业整体的上榜人数占比从二十年前的50%减少到十年前的20%,五年前的15%,今年的10%。

 

相对而言,互联网的气势虽然大不如前,但在2022年的前十中依然占据5个席位,毕竟我们还在用手机看这篇文章,但未必真的有打算去买一套房了。

 

不止如此,去年大放异彩的新能源行业今年表现也较为一般,整个榜单弥漫着保守的气息。

 

最典型的就是,中国是互联网实验最为激进的国家,但她的首富却是卖水的。

 

今年确实是传统赢了。

 

钟睒睒的财富差不多是张一鸣和曾毓群的财富总和,而李嘉诚五年来第一次超过马化腾,养猪的秦英林首次超过马云。400多位获得财富增长的企业家,也主要来自于工业产品、食品饮料和能源这几个传统行业。

 

胡润还提到了一些特别的行业趋势:今年榜单上58%企业家是做幕后英雄的,即B2B企业。如服务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宁德时代、服务于医疗行业的迈瑞、服务于基础建设行业的太平洋建设等,余下42%直接面向消费者,比如农夫山泉、腾讯。

 

从市场属性而言,榜单“内循环”痕迹明显:上榜企业家中只有不到2%是主要通过出口或海外市场来创造财富的,如大疆的汪滔、希音的许仰天、传音的竺兆江等。

 

4、老问题新情况

 

在《改变中国商业史的20个关键时刻之胡润首创百富榜》中,作者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件事是一个外国人来做的呢?”

 

答案已经在前面有所明示——在一个财富观尚不成熟的年代,或许只有外国人才会觉得给富人列榜单、展现钞能力是一件“没有问题”的事。

 

更何况,他也时不时在迎合国人的一些癖好,比如每年都会被拿出来一乐的“东方玄学”排行榜——属相首富。

 

但随着当下人们对富人的看法再度发生改变,这个问题似乎又有了新的讨论意义。

 

2005年胡润发榜时,建设“和谐社会”刚刚被提出,现如今,“共同富裕”“企业社会责任”等是所有企业家都需要面临的重大课题。

 

在一份与“富裕”高度密接的榜单上,“中国通”胡润又该如何处理这个老朋友呢?

 

话题:



0

推荐

吴晓波

吴晓波

441篇文章 1次访问 3分钟前更新

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