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马斯克,中美关系的“晴雨表”。

文 / 巴九灵

马斯克飞走了,但他的身影还停留在热搜里。

中国人民小心翼翼地计算着他来到中国的时间,用的不是天数,而是小时数。

从5月30号下午3点半马斯克在北京首都机场下飞机开始,到6月1日11:23盯着“飞常准”App确定他离开,人们核算出了这一次他的来华时间:44小时。

媒体更是不想放过马斯克的每一分钟。

除了与政府部门领导和商界企业家会面,马斯克第一天在北京晚宴地点的具体地址、晚宴上的菜单、菜单上的菜名都被放大po到了微博上。

晚宴菜单

图源:微博@内幕live_9zov

人们说马斯克这次访华是“特种兵之行”,那国人对他的围观就是“显微镜凝视”。

与此同时,同样是跨国企业话事人,本周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3月新上任的星巴克全球首席执行官纳思瀚、SK集团副会长徐镇宇、澳大利亚矿业亿万富翁安德鲁·福利斯特、新加坡仓储运营商普洛斯(GLP)的创始人梅志明等工商巨子也都在中国,都在为中国经济的发展筹谋划策,但和宇宙网红马斯克相比,风头实在是差得太多。

截至6月1日晚上6点,微博上与马斯克访华相关的话题总阅读量高达近4亿,刚才提到的关于#马斯克晚上吃了什么#的话题,都有近6000万的阅读。

外媒起了个怪土的标题来形容这种热度——“中国刮起马旋风”。

1

马斯克的“信号”意义

马旋风的作用不容小觑。

2018年7月,马斯克来华,为特斯拉与上海临港共同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这对双方来说都是第一次:特斯拉的第一个海外超级工厂,中国的第一个外商独资汽车工厂。

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

这两个“第一次”在当时还有另一层深意。

2018年7月6日,美国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额外关税,同日,中国商务部作出反制措施,对价值340亿美元的美国输华商品征收25%的额外关税,其中包括美国向中国出口最多的货品大豆——正是这一举措,将时任总统特朗普的对华战略从“嘴上叫叫”变成了“正面交锋”,中美贸易摩擦由此真正开始。

在这个节骨眼上,马斯克的上海之行,就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中,注入了一丝不一样的气味。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2018年10月,特斯拉以9.73亿元拍得上海临港86.5万平方米工业用地。

2018年12月,工地接通临时用电,拿到第一张施工许可证。

2019年1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期)正式奠基,马斯克与上海市长应勇共同出席仪式,并贡献了一段“举世瞩目”的舞蹈。

而当下的局面,逆全球化已在五年后,叠加疫情的影响,有愈演愈烈之势,但马斯克的中国行依然在传递一个不一样的信号:

全球化这件事,也该听听马斯克怎么说。

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马斯克落地后,第一条官方新闻通报的是当晚国务委员兼外长秦刚会见马斯克,马斯克在会面时表示:

中国人民勤奋、智慧,中国发展成就理所当然。美中利益交融,如同连体婴儿彼此密不可分。特斯拉公司反对“脱钩断链”,愿继续拓展在华业务,共享中国发展机遇。

图源:微博@外交部

互联网怪盗团裴培日前撰文提出,马斯克访华是“政冷经热”的一次最好体现——他写道:“如果布林肯或耶伦暂时不能来华,那么至少库克和马斯克可以来华。”

你很难说这个“信号弹”的意义不重大,毕竟一经射出,就有美国议员犯了常见的“被害妄想症”。

比如,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2024年美国总统共和党初选候选人维韦克·拉马斯瓦米就觉得“深感担忧”,并宣称“当中方利用知名商业领袖作为傀儡时”,这对美国构成“风险”。

这一说法无疑是把包括马斯克在内的企业家做了“降智”处理。一个很现实的情况是,马斯克来华后,特斯拉股价大涨,使得马斯克总财富水涨船高,重新登上世界首富的宝座。

当年马斯克在2021年1月首次成为世界首富,也得益于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优异表现,正所谓成也中国,再成还是中国。

此次访华的最后一天,马斯克同上海市委书记陈吉宁会见,被欢迎“加大在沪投资和业务布局,在新能源汽车、储能等领域深化合作,把更多新产品、新技术、新服务落在上海”。

这也不是客套话。

4月9日,特斯拉储能超级工厂项目正式落地上海,该项目计划于2023年第三季度开工,2024年第二季度正式投产,这是全球第二家储能系统Megapack超级工厂。

我们曾在四年前撰文说:一个天真的马斯克,来到一个渐染感伤的天真中国,便有了中国工厂的故事。

这个故事依然未完待续。

但也要提防,它异变成另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刚才提到过的“库克”。

2

库克的“信号”意义

3月24日,库克也来过。

从3月24日到3月29日,他的行程基本可以归纳为探店、逛街、开会。

第一天,库克现身北京三里屯的Apple Store零售店,随后晚上又去参加了一场名为“Today at Apple创想营”的公益项目结营活动。

库克访华时的悠哉程度,当时有网友表示“全北京都在偶遇库克”。

3月28日他抵达上海,随后两天内,库克与游泳和铁人三项残疾运动员王家超见面,与开发者社群交流,顺便去王珮瑜的京剧工作室听京剧,甚至还去米哈游参观了一下。

库克的访华之旅,像极了退休老干部在午后阳光下的京城老胡同里,哼着小曲走亲访友,而且库克不是主动来的,他是受邀来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在论坛举办地——北京历史悠久的钓鱼台国宾馆,库克表示:“我很高兴再次来到中国。这对我来说意义极其重大,我感到非常荣幸。”

这是他第五次参加这个论坛。

3月25日,库克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图源:网络

库克的出现时间点也意味深长,彼时TikTok CEO周受资刚经历了一次“载入史册”的听证会,库克当时入华也被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

然而,在这个论坛上,他谈到了苹果入华30年来,公司如何与中国共同成长,谈到了苹果如何依赖中国,他把两者的关系形容为:“这是我们双方都乐见其成的一种共生关系。”

与此同时,也巧妙地避开了中美之间的关系问题。

不过,有时候人不能看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离开中国后,他就去了印度图片。

与马斯克相比,库克的访华次数要多得多,前者加上这次是第十次,后者公开有记录的就有二十多次。

但库克口中,苹果与中国的共生关系,并没有因为次数的优势,而变得更加紧密。

据腾讯新闻《潜望》报道,2019年开始,苹果逐渐规划在中国及海外搭建两套供应链体系,中国本土交由以立讯为代表的中国供应商,海外市场的订单则由富士康主做。

苹果通过将一定比例的订单转移向海外,促使国内原有的苹果供应链企业,要么在越南、印度等地新建工厂,要么直接将苹果生产线迁往国外。

据彭博社报道,苹果分散供应链至印度、越南、马来西亚和爱尔兰4个国家,其中印度作为iPhone和配件的生产地,越南作为AirPods和Mac组装地,马来西亚生产部分Mac,爱尔兰则供应相对较容易生产的产品包括iMac等。

去年,摩根大通预估,苹果将在2025年前,将25%的iPhone生产转移到印度。

在最新一季的苹果财报电话会上,库克连续提到印度20多次,而口中30多年的好伙伴似乎已经被“新欢”所取代。

那么也不难理解,相比于马斯克的“特种兵式访华”,库克为何表现得如此悠哉了。

3

黄仁勋是哪一种“信号”?

马斯克飞走后,代表AI时代的英伟达黄仁勋马上就要来了。

那么,他是更“马”一点,还是更“库”一点呢?

一方面,在同中国做生意方面,黄仁勋面临着比苹果昔日更难的处境。

作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军火商,英伟达的GPU被广泛用于训练大模型。

其中,根据OpenAI关于ChatGPT的公开数据显示,它的整个训练算力消耗,在考虑互联损失的情况下,需要一万张英伟达的A100作为算力基础。

2022年3月,英伟达推出最顶级的GPU芯片H100,该芯片可以提升训练大模型的速度超过30倍。

然而,由于美国政府的禁令,英伟达的A100、H100两款AI芯片将无法售往中国,为此,英伟达只好推出平替版的H800和A800芯片单独出口到中国。
这被业内称为“曲线拥抱”。

另一方面,与马斯克一样,黄仁勋对“放弃中国市场”嗤之以鼻,态度比库克更坚决。

他曾公开发声表示:中国占据美国科技产业三分之一的市场,是半导体零部件来源地和产品终端市场,中国市场是不可能被取代的,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市场。

对于美国发起的“芯片大战”,他认为:加强半导体出口限制,反而会让其企图用于扶持美国芯片业的《芯片与科学法案》“彻底失败”。

他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还等后续发展,按媒体报道,他将到访腾讯、字节跳动、理想汽车、比亚迪汽车和小米等公司,看起来,都是些挺有建设性的目的地吧。

 

参考资料:

1.《对马斯克突然访华的一点看法》,互联网怪盗团

2.《中国企业“带着镣铐”混战大模型》,吴晓波频道

3.《马斯克的中国工厂vs曹德旺的美国工厂》,吴晓波频道

 

话题:



0

推荐

吴晓波

吴晓波

498篇文章 45秒前更新

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