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文文上市

文文上市

我们被时代改变的部分,一定大于我们改变时代的那一部分,这很难说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今天(8月10日),创业黑马上市了,牛文文到深交所去敲钟,我去不了,就写一篇小文,在这里祝贺一下。
 
2
 
文文有一张照片,侧身举着一本卷起来的杂志,做呐喊的样子。
 
他好像看见了未来,那个东西,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总归会如期而至。我一直在想,任何一种姿态的背后,都有着多重解读,约翰·伯格曾评论说,“与其说人们利用照片成为事实的一部分,不如说,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试图借助照片来说服自己。”
 
 
从90年代中期开始,文文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中国企业家》主编,正是有了他和刘东华,这本杂志才成为商业界的一个标杆式的存在,而那也应该是商业开始征服这个国家的黄金时代,企业家从边缘地带向核心进发,一开始小心翼翼,继而肆无忌惮,他们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社会进步的话语权,如彼得·德鲁克所描述的,中国即将进入一个“企业家的时代”。
 
如今看来,那当然是一个错觉。
 
《中国企业家》杂志负责报道那个阶层的生意和生活。刘东华和牛文文那一代中国杂志人,并没有亨利·卢斯创办《时代》和《财富》时的那种精英主义立场,相反,他们对商业抱持了更为现实和同情的态度。中国经济变革的巨大不确定性,让企业家阶层在中国所扮演的角色,从一开始就不是以劳工阶层的对立面而存在的,相反,企业家对体制的突破及因此而衍变的命运,构成了主要的报道内容和冲突核心。
 
事实上,中国所有关注商业世界的知识分子,都在内心有若干道相互冲突的暗流,它们在政府公权力、公众利益、商业崛起、弱势群体诉求等方面折回冲撞,迄今未有平息和澄清的迹象。
 
 
在十多年前,我一直为《经济观察报》撰写专栏,那张橙色报纸有一个“观察家”周刊,专门刊登商业边缘的、偏人文方向的长文,也可以说是中国商业社会中与“有用”比较遥远的那一部分,而在我的创作和研究中,牛文文在《中国企业家》所组织的很多报道,则成为我的最重要的创作素材。我记得,为文文写的第一篇比较重要的文章,是在2008年,《中国企业家》出一个30年特刊,我受嘱写了一篇关于企业家使命的万字长文。
 
3
 
没过两年,牛文文就出走创业了。
 
他是这一代财经媒体人中,最早独立出来的主编。现在很多人羡慕他,而在当时看起来,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只能说明,他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传媒人全体无所作为,度过了一个令人沮丧而碌碌无为的、失去的十年。
 
我记得文文跟我说,他要做一本《创业家》时,是暗暗的吃了一惊。说实在的,在当时,我没有把从商者以创业、守业的维度来划分,对风险投资领域的知识也很少。文文长期所浸淫的商业精英人群,似乎离年轻的创业者群体也相当的遥远,事后再一次证明,文文抓到一副年轻的好牌,甚至对于他这样的出身的人而言,是一次“避险性创业”。
 
 
过去的八年,对文文来说,并不容易。
 
《创业家》的定位很年轻而清晰,但杂志的媒体业态却无疑是老化了,他又用了几年的时间“脱媒”,把原本的一个子产品“黑马营”转型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所有在媒体业界工作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媒体从业的经历,将在一个人的身上注入一剂依赖型基因,它在本质上,对所谓的互联网草根精神有着相当的排异性,所以,你会发现,近年来以新型媒体业态对传统媒体构成攻击的明星创业项目,如新闻客户端市场的今日头条,或创业传播领域的36氪,都非媒体从业者所创立,他们所具有的颠覆意义是根本性的,或者说是反传统意义上的媒体伦理的。
 
文文的黑马营,在过去的几年里,对此次“双创热”起到了助推的作用,数百家创业公司通过黑马营实现了融资,他的创业家教育课程是当今中国同业中最具体系性的。
 
不过他做得最成功的,其实还是媒体和启蒙的工作,创业家和黑马营几乎定义了中国式创业的集训、路演和传播模式,它们有时候更像一场热烈的、无所畏惧的群众运动。
 
 
如果说牛文文是一个创业蛊惑者,那么,有趣的是,他首先把自己给蛊惑了进去。这些年,我好多次被他拉去给创业者讲课,而与他的每一次见面都是行色匆匆。他在用全部力气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
 
4
 
今天,文文的创业黑马要在深交所上市。而他的很多朋友,有的还在坚守,有的已经退隐,有的在当公关VP,还有的创办了自己的自媒体,上周,《新京报》的戴自更也辞职了。
 
其实,一个时代结束了。去中心及去精英化的中国财经媒体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乏味,“看门狗”及报时人的集体失踪,将让这个以理性和独立性为标榜的舆论领域几乎失去存在的意义。
 
就如同我有时候会问自己的那样,我不知道文文是否喜欢现在的自己。我们被时代改变的部分,一定大于我们改变时代的那一部分,这很难说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我们注定无法成为的那个人,也许,真的是一个应该被抛弃的幻觉。
 
 
不过,无论如何,文文的八年是值得的,他以另外的身份和方式参与了商业变革,并获得了让朋友们为他骄傲的成功。对于今天的很多人来说,创业及扶持、投资创业者,也许是最具有道德和商业意义的存在方式了。
 
文文去敲钟了,那钟声一深一浅,有力而让人百感交集。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