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苹果最新的MR眼镜,中国厂商提供了大约60%的部件和最终组装,却只拿到了成本的1/3。

文 / 巴九灵

昨天凌晨所有熬夜等待苹果开发者大会的人们,终于等来了库克跳票7年的苹果“眼罩”。这个名为Vision Pro的头显,被库克称为增强现实的“划时代设备”。

这是一款号称划时代的MR升级头显,具备多个摄像头,用户用手势、眼睛或者语音就可操作控制,可以用来工作、娱乐、沟通的新一代电子产品。

然后这款定价超过2万人民币的产品就迅速抢占了世界各大媒体的版面,并被冠以“划时代”“等同iPhone首次露面”等标签,开始成为今日科技和财经新闻的热点。

1

苹果的“眼罩”牛在哪儿

实际上从改名Meta的Facebook开始,越来越多的国际大厂进入到AR/VR的这个领域,希望从硬件端实现对于互联网虚拟现实内容的展现,最终带来完全超乎想象的商业模式。

然而即使扎克伯格在这件事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研究团队,当下几乎全部的AR产品依然存在着无法解决的硬伤,让很多设备被买回家之后,就成为极客玩家时不时刷存在感的工具。

而苹果这次耗时7年,据说经历了5000多个专利研发才打造的这款产品,通过多角度技术投入,完美地解决了当下用户针对该类产品遇到的各种问题。

第一,做到同行业最轻。苹果这一次创造性采用了3P Pancake镜面组——也就是三片式镜面的方案。这个方案可以在保证视觉亮度的同时,减少光学件体积,降低了总重量。目前苹果这个Vision Pro重量控制在300克,远低于Meta发布的眼镜500克和索尼眼镜的600克。而这套首次用到头显设备上的光机模组,不出意外应该来自宝岛台湾的阳明光学和玉晶光电。

第二,是硅基Micro OLED首次被用在头部设备上。由于可以提高清晰度和刷新率,这让Vision Pro相比同类产品大大降低眩晕感。当然,这个第一次苹果是给了索尼光学部门。

第三,真正实现人类视野。苹果的这个眼镜提供超同类产品的120度视野角,基本可以覆盖人眼的可视范围,让用户基本不会感受到画面边缘的存在,也降低了画面畸变。

第四,人机交互的终极进化。库克直接在设备里塞下了12个摄像头和5个传感器,这让新的交互方式成为可能。戴上这个眼镜,用户只要看到哪个图标,哪个图标就会放大,结合自己的手势,就能打开关闭,并进行复杂的操作。

而且很符合直觉的是,如果想要挪动一些应用的窗口,用户也可以直接上手挪。幸运的是,提供这样监测的技术,很多设备来自中国供应链企业高伟电子。

第五,整合生态和使用感受的升级。M2芯片+智能交互创新+iOS协同生态的植入,则让这个设备一诞生就可以快速融入苹果体系,拥有丰富的内容储备。而且苹果成功把画面显示之间的延时控制到12ms以下,约等于眨眼用时的1/8。

这在以往的AR设备中,简直是神一般的应用现场。恐怕这才是库克把这个2万多人民币“大玩具”,看作一个时代序幕的真正原因。

2

谁在帮库克实现这个“大玩具”

在苹果发布会完成8个小时之后,投行之间就在传阅一份苹果新产品的拆机报告。其中就对所有人都关心的这个头部显示设备有了一个精密的零件展示。

根据这个表格可以看出,除了核心芯片来自苹果自身设计、台积电代工以外,ROM和RAM存储芯片都来自三星,核心那一套1.3英寸硅基OLED来自索尼。这几个部分的市场价值就已经超过600美元,是投行预测苹果Vision Pro真实成本1500美元的40%。

某种程度上,苹果Vision Pro硬件入口的突破为底层技术的应用提供了可能,同时为内容的培育提供了土壤。能实现这一点,靠的不是屏幕和光机本身,而是由于它内置的那块苹果自研的M2芯片。

毕竟,要想还原虚拟世界的本色就需要强大的算力支撑,且设备端延时、设备端与服务器数据传输延时、服务器间的延迟不单会影响用户的沉浸式体验,甚至会造成眩晕等生理不适状况。

而苹果的M2芯片相较于国产和其他厂商使用的高通或者三方处理器芯片,相关数据的处理效率提升近110%,画面和声音的延迟可以缩短到其他厂商产品1/4的状态。

而为了在最小面积上实现这么强大的功能,M2芯片是苹果请台积电用5纳米的技术生产的,并叠加了苹果最强的芯片设计技术。

这也是M2芯片成本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

当然,中国供应链也占据了很大的份额,比如追踪摄像头来自兆威机电和高伟;再比如光机设备也就是Pancake 3P,来自中国台湾的阳明光学和玉晶光电;电池来自德赛,声学部分来自歌尔,甚至整机制造是由苹果钦定制造商立讯精密完成。

其实,从这张表也能看出苹果供应链的一些趋势,乃至倒推中国制造业的现状和问题。

首先,从大的板块上看,这次苹果头显数量最多的零件来自交互传感器,一共有9个零件。这也就是能保证苹果这个眼镜分辨出用户瞳孔在看哪个应用,以及手势应该怎么变化的部分。数量最少的是显示屏、电池和声学部分,都是两个零件。

但从价格上看,零件数量最少的显示屏价格最贵,内屏加外屏成本一共近400美元;其次是芯片等计算设备,差不多在350美金的成本,接下来主要是结构件和组装费用超过了100美元,其他零件成本大部分都在20美元以下的区间。

其中,立讯精密的组装费用,单从板块成本来看能排到第三名。

其次,从国家和地区来看,美国的企业有4家,苹果、博通、TI(德州仪器)和Skyworks;韩国有3家,三星、海力士和LG;日本有3家,索尼、铠侠和TDK;另有一家总部位于瑞士的ST(意法半导体)。

来自中国台湾的企业主要是做光机部分的玉晶光电和扬明光学,以及富士康、大立光电、美律,主要还是在传感器和光机上占得优势。其余的是中国大陆企业,包括最终组装厂立讯精密在内一共8家。

而从已经透露出的信息能看出,中国的苹果供应链企业有了进步,开始进入传感器、通信芯片、电池、声学等以前苹果完全交给日韩企业的领域。但是,我们在核心技术,尤其是芯片和屏幕领域,依然存在技术差距,甚至带来了收入上的鸿沟。

根据披露的数据,中国供应链在苹果Vision Pro上提供了大约60%的部件,并完成了最终的组装,但中间所获得的收入跟核心芯片与显示设备提供商几乎相当。

这意味着哪怕加上核心光机部分,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供应链提供了Vision Pro的64%零件和最终组装,却只拿到了成本的1/3,大头都让具备核心技术的日本索尼和三星,以及为苹果代工M2芯片的台积电挣走了。

幸运的是,中国相关企业已经开始了技术研发和努力。

从国产替代来说,主要是光机和屏幕替代的可能性比较大。对于微型光机,5月23日歌尔股份官网信息,旗下歌尔光学推出新一代超轻薄高性能AR显示模组,光机体积小于1立方厘米,重量仅1.6g,是目前业内首家实现体积、重量达到小型化、轻型化的全彩显示光机模组。

“目前能看到的信息显示,歌尔股份的产品已经跟之前Meta发布产品采用的光机属于同一个级别,不存在代差,但还属于一体式2片Pancake,跟苹果此次采用的3片Pancake还有差距。”香港投行分析师林曦表示,对于歌尔股份来说最大的变数来自市场,“其实如果类似产品快速进入市场,需求变大,那么国产化的3片Pancake肯定会被攻破,有需求才有研发。”

在显示屏领域,京东方已经取得突破。目前京东方云南创视界光8英寸硅基Micro OLED生产线,也就是此次苹果采用的SONY技术,目前正在产能爬坡中;新组建的12英寸Micro OLED生产线分3期进行,预计将于2024年1月全部完成,设计年产能为523万片。

另外,相关头显需要的其他光学部件,水晶光电、蓝特光学等国内厂商都已经有相关的技术和产品落地,完全可以实现国产替代。

某种意义上,苹果新头戴式显示器大约60%的部件来自中国,却只让包含总装的中国企业挣走1/3成本的事实恰恰说明,我们的制造业企业要不断向上游先进技术进军。毕竟只有掌握最核心和最根本的技术,才能掌握整个产业链的话语权,也才能分得新产品上市最大的蛋糕。

这条路很难走,但中国企业必须坚定走下去。

 

话题:



0

推荐

吴晓波

吴晓波

474篇文章 33分钟前更新

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