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吴晓波:十年后的中国可能会是这样

吴晓波:十年后的中国可能会是这样

 
2008年到2018年,中国制造业经历了激荡起伏的十年。未来十年,“中国制造”在哪些领域能够更进一步?2030年的中国会是什么样的?
 
2014年,吴晓波曾认为:制造业现在是非常恐怖的淘汰时期,中国传统制造业将会有80%离开,剩下的20%会焕然一新。4年后,他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前几天,吴晓波受到瞭望智库的访谈邀请,一起聊了很多有趣的话题。
 
01 技术突破点在哪?
 
瞭望智库:在未来十年,“中国制造”在哪些领域能够打破欧美的技术垄断?
 
吴晓波:未来,就技术革命角度而言,我们在很多领域可以做出好成绩,举几个比较突出的例子:
 
▷ 芯片:中国可能会慢慢形成独立开发的能力。上海的中芯国际、华为等等已经具备了自主开发芯片能力。2017年,小米也推出了自己的芯片。
 
▷ 液晶:最近这几年在京东方、TCL这些中国公司的努力下,我们慢慢掌握了大屏液晶面板的一个生产和研发能力。过去,液晶技术长期来掌握在韩国和日本人手上。
 
▷ 重型机械:中国的徐工、柳工和三一重工,他们在重型机械、在泵的制造领域全球排在第一位。
 
▷ 机器人:中国现在有6000多家机器人公司,全球最多。而且,我们还收购了欧洲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公司——库卡。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如果我们把制造业想象成一幅图景,它的颗粒度可以非常非常小,小到手机镜头的一层膜、电热炉里面的一根丝,你能不能生产出来?
 
在这个“小”的层面,中国制造业的很多能力还是有所欠缺的,有一部分技术还是掌握在外国企业手里。
 
02 “百分之百国产化”有没有必要?
 
吴晓波:我们已经能够独立完成一个产品的97%到98%,最后那一关要不要打,能不能打?我们要不要独自攻克所有技术堡垒?中国制造业正在讨论这件事情。
 
结论是,从现阶段来看,有些东西我们不会把它打下来,因为代价太大。
 
它不可替代,但并没有那么高的盈利能力。
 
那么,你总要“留口饭给大家吃”,就像中国人专有的一些技术,美国人日本人也没必要把我们“干掉”一样。
 
这就是全球化产业配套和分工的过程,我们有的时候会说“百分之百的国产化”,其实,这并不是特别理性的一件事情。全部国产化以后,跟全球化的关系是什么?
 
技术毕竟是非均衡布点的,一个国家某项技术的发展,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比如,以色列人的滴灌技术特别强,因为它整个国家都处于沙漠地带,土地面积很小,必须花大力气研究滴灌。
 
我们新疆也需要滴灌,我们是不是就要从头到尾自己全部做完?
 
没有必要。
 
对于有些技术,我们是选择性地不攻克。
 
03 野蛮战斗力的保障
 
瞭望智库:2014年,您曾说,制造业现在是非常恐怖的淘汰时期,中国传统制造业将会有80%离开,剩下的20%会焕然一新。现在来看,这80%被淘汰的企业有哪些?它们为什么会被淘汰?
 
吴晓波:在各个行业,中小规模、高能耗、低利润的企业都会遭到淘汰。
 
它们当中,有些已经不见了;有些从中国迁移到其他的国家,如印尼、马来西亚、缅甸等;有些从东南沿海迁到了中国的中部、东部地区去。
 
现在,淘汰还在发生过程中。如果还是依靠成本和规模优势,这样的企业消失是迟早的。
 
瞭望智库:前阵子,中兴有位员工因裁员就含愤坠楼,这背后反映了什么行业问题?
 
吴晓波:中国每天都有很多公司在裁员,很多人被减薪或者失业。
 
之所以受到如此高度关注,无非因为发生在中兴。
 
中兴这次事件体现了这些通讯公司职场竞争的残酷性。
 
举个例子,华为招工有两项特别要求:第一个,必须要工作5年以上;第二个,40岁就可以退休。
 
这说明它对人才的挤压性使用是别的行业所罕见的。
 
现在,中国的BAT员工平均年龄是27岁。40岁左右,除非你是高管,如果只是普通员工,你很可能要被淘汰。而且,很多公司有10%的强制性末位淘汰。
 
实际上,这是中国制造业之所以能够保证野蛮战斗力的原因之一。中兴这件事情并不能代表什么东西,只能提醒中兴公司:你们需要有一支心理老师队伍,或者一个专门的部门来帮助大家缓和心理上的问题。
 
04 悲剧会不会重演?
 
瞭望智库:我的一些互联网行业的朋友看到这个消息感到非常不安——现在处于互联网行业飞速发展的阶段,我们可以拿着高薪,每天都会有猎头hr找我们跳槽。
 
但是,等我们步入中年将何去何从呢?悲剧会不会重演?
 
吴晓波:15年前,我在一个报社当副总编,工资是两万块人民币。现在全中国最好的报社的副总编工资也就是两万人民币。这15年来,中国的M2已经从12万亿左右增加到160万亿。那么,你怎么没看到报社副总编跳楼呢?
 
而且,这15年,这些互联网人抢了我们报社的很多生意,对不对?所以,为什么报社的人不跳楼,而互联网的人要跳楼?这毫无道理。
 
每个人职业生涯中都可能出现波动期,需要我们做一个认真的选择。十年后,这个问题可能会越来越严峻。
 
现在有人工智能,它可能会替代很多东西,可能很多“码农”甚至陆家嘴的很多证券分析师、精算师、会计师都会失业。那么,陆家嘴每天都有人跳楼?不会。
 
人总会在绝境中给自己找一条路走下去的,大家要做好心理建设才是最关键的。
 
05 为什么是“水大鱼大”?
 
瞭望智库:您的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用“水大鱼大”四个字概括中国企业过去十年的发展,含义是什么呢?
 
吴晓波:我写这本书的时候一直找不到一个好的书名,后来,跟北大的周其仁周老师交流的时候,他提的这四个字,挺有道理。
 
刚才咱们谈了很多制造业,其实还有很多,比如服务行业、互联网行业等,这十年,中国各行各业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这十年,中国经济规模扩大了2.5倍,世界500强的中国公司由33家增加到115家。
 
十年前,我们都到硅谷去取经,现在,他们跑到北京和深圳、杭州来取经。
 
十年前,中国还没有一台智能手机,现在,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工厂……
 
第一,“水大鱼大”代表的是规模不断的扩大。
 
中国经济规模扩大,可能对别的国家造成很大的压力。
 
十年前,你到日本去,日本人会问你:
 
我有哪些技术你是需要的?
 
今天你再到日本去,日本人说:
 
你能买我多少东西?
 
完全不一样。
 
所以中国的规模经济和别的国家之间的经济竞争,现在变得越来越微妙。
 
同时,经济规模的扩大给我们国内带来了很多新的利益调整的可能性。
 
第二,“鱼大”就是企业规模在扩大,这会造成很多新的问题、带来新的垄断和竞争格局。
 
十年前国有企业存在的方式和改革模型到今天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有些行业所有制的面貌也发生了变化。
 
跟人长大一样,从8岁长到18岁,就会出现18岁的烦恼——长出了胡子了、要开始谈恋爱了、衣服不够穿、开始叛逆了……
 
06 十年后的中国会是什么样?
 
瞭望智库:2030年前后,您觉得中国经济或者产业会发生哪些变化?
 
吴晓波:我不是算命的,但2030年有些事情肯定会发生。
 
中国的经济总量应该逼近或者超过美国。这个是因为在过去的十年,我们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在2011年的时候,超过了日本成为第二大经济。
 
那么到2030年这是一个应该大概率发生的事情,就是我们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
 
▷ 中国会进入老龄化人口的社会。
 
现在,全中国老龄化率超过30%的只有上海。2030年,全中国人口的30%都会进入60岁的老龄化。
 
▷ 中国的城市化走到尽头。
 
现在每年增长率大概1到1.2个点左右,到2030年,我们城市化率会达到70%,大概有9.4亿人口居住在城市里。
 
那时,房地产老板们的好日子就彻底过到头了。
 
▷ 可能会出现新兴的服务业、养老产业,等等。
 
以上三点是很清晰的,同时,另外一些东西,我们现在还看不清楚。
 
比如:癌症会不会被克服?会不会出现新的医疗革命和医疗健康服务行业?太阳能、页岩油、海底发电这些清洁能源有没有可能替代石油?中东会不会重新变成一个沙漠乡村?
 
还有人工智能,库兹韦尔(提出奇点理论的美国未来学家)去年有篇文章说,大概在2029年,芯片的计算能力会赶上人脑的能力。
 
那相当于在意识的层面上克隆一个人将变成现实,人的意识便有了永生的可能性。
 
那么,人的生殖、家庭、社会、组织结构、工作,这些我们听上去很熟悉的名词,都会被重新定义。
 
未来十年,很可能是人类工业革命以来200年来最戏剧性的时期,有很多领域可能发生天翻地覆式的变化。
 
十年后,手机很可能就消失了。
 
瞭望智库:您的意思是出现手机的替代品吗?
 
吴晓波:会的,手机就是一个通讯工具。
 
十年后,我们用什么方式进行通讯?可能是个穿戴式设备,可能是个植入式的芯片。
 
现在,液晶面板材料已经可折叠了,手机未来会不会也可以折叠?当然,书可能还会存在。
 
已经被革命到焦头烂额的东西,反倒会顽固地存在——它已经被革命了很多遍了,已经没有什么必要继续革命了。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