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年轻人和那些不安分的人,才是城市不断焕发生机的最大动力。”

文 / 巴九灵

中国城市的“抢人大战”,大概是从十年前开始的。

2014年7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放松了对人口迁徙的限制,并允许各个城市自主制定落户政策。

同年12月,“改革先锋”深圳发布了《深圳市人才安居办法》,用租房补贴吸引大学生落户,打响了“抢人大战”的第一枪。

之后,上到一线城市,下到十八线小县城,几乎所有中国城市都参与其中。

纵观十年的“抢人大战”,经济较为活跃的城市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完成了城市能级的大提升。

其中,深圳、广州、成都、西安、杭州、郑州、武汉、苏州、长沙、东莞、合肥、昆明、宁波、重庆14座城市,十年间常住人口增量超过了200万,处于领先地位。

在任何年代,这都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要知道,全球范围内,人口总数少于200万的国家,都有60多个。200万人手拉着手,组成的人墙能横跨整个中国。

问题来了,这14座城市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人口吸引力?

核心要义不是政府出台的“抢人政策”,而是一座城市的经济硬实力和社会软实力。前面列举的14座城市,无一不是经济发达、产业齐全、基建完善、包容开放的优秀城市。

不过,它们的资源禀赋和抢人办法,是不太一样的。

从城市性质来看,我们可以把它们分为三类,富豪聚集市(深圳、广州、杭州),产业发达市(宁波、苏州、东莞)、省会城市(成都、西安、武汉、郑州、长沙、合肥、昆明)。相对应地,它们也呈现了三种模式,造梦模式,强产业模式,强省会模式。

接下来,小巴将对三种模式展开论述,跟大家一起来探讨城市“抢人大战”的内在逻辑。

1

造梦模式:

任何人都能在这里实现梦想

如果说一流的企业是标准制造者,那么一流的城市就是梦想创造者。

什么样的城市算是一流城市呢?对渴望财富自由的中国年轻人来说,最想去的肯定是上市公司最多、富豪数量最多、创业环境最好、薪资水平最高的城市。具体来说就是四大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新一线之首”(杭州)。

根据《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2024年共有3279位十亿美金企业家上榜。如果按居住地来算,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分别有91位、87位、84位、43位、39位顶级企业家,是中国大陆顶级富豪最多的五座城市。

根据新财富杂志发布的《万亿GDP城市金融竞争力排名》,竞争力得分前五名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

根据《2024全球独角兽榜》,中国只有五座城市拥有超过20家的独角兽企业,它们分别是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和杭州。

这五座特大城市,可以分为两类:北京和上海是“old money”,常住人口在2014年之前就突破了2000万,得了严重的“大城市病”,一心想把常住人口降下去;而深圳、广州和杭州是“new money”,迫切希望在人口、经济、产业规模上赶超京沪,也是本轮"抢人大战"的积极分子。

众所周知,深圳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没有之一。而过快的经济增速,也给深圳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说人口不足。令人惊讶的是,堂堂大深圳,2014年末的户籍人口只有346.6万人,还不及河南开封、山东淄博等普通地级市。

为了补足人口短板,财大气粗的深圳,就使出了“钞能力”,直接给落户大学生发放租房补贴。

刚开始的标准是本科每人6000元、硕士每人9000元、博士每人12000元,2016年以后提高到本科每人1.5万元、硕士每人2.5万元、博士每人3万元。如果落户在南山区、龙岗区、大鹏新区、龙华区、坪山区,区政府会再给发放一笔补贴,快乐翻倍。

于是,全国各地的大学生都把目光盯上了深圳。这个时候,深圳各行各业又不断爆出高薪传言,“深圳公办教师年薪25万元”“深圳公务员年薪30万元”“华为人均分红超50万元”“腾讯人均薪酬破100万元”。

如果不想当打工人,要自己当老板,深圳也非常有诱惑力。在其他城市办企业,要交25%的企业所得税,而在深圳前海新区只要15%。深圳的创业密度连续八年全国第一,每五个深圳人,就有一个“老板”(每千人拥有商事主体222.7户)。

怪不得有人说,深圳是“搞钱之都”。在真金白银的诱惑下,从2014年到2018年,深圳连续五年蝉联“全国人口增量冠军”。

到了2019年,深圳的这项桂冠被杭州抢走了。2019年末,杭州的常住人口为1036万人,首次突破1000万大关,同比增长了55.4万。

2020年,杭州新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43.6万人,比上年度增长逾一倍,人才净流入率继续保持全国第一。2023年,杭州城区常住人口突破1000万,成为长三角第二个“超大城市”。

杭州之所以能够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是因为杭州踩到了时代的节奏,吃到了电子商务、直播带货、智能制造等风口的巨大红利。

本世纪初,马云在杭州创办的1688、淘宝网和天猫等平台,就撑起了电商江湖的半壁江山,也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电商人才吸引到了杭州。“去杭州开淘宝店”,成了一种时髦。

直播电商兴起后,越来越多的主播和MCN机构,纷纷搬到杭州或是在杭州开新基地。截至2023年2月,杭州已有综合类和垂直类头部直播平台32个,主播近5万名,直播相关企业注册量超5000家,数量列全国第一。

光是钱塘江边上的丽晶国际大厦,就住着上万名网络主播,在一个个小隔间里喊着“感谢大哥送的火箭”或者“321上链接”。粉丝数突破某个量级后,主播团队就会买下滨江区的大平层,过上令上亿年轻人羡慕的“神仙生活”。

据统计,在电商之都杭州,2022年杭州网络零售额为10496.3亿元,承载带动了超100万人就业。

除了“电商之都”外,杭州还有两个重要身份——“民营经济之都”和“硅谷天堂”。在全国工商联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杭州有42家企业上榜,上榜数量超过了北京和上海。

杭州的这些民企,都经历过市场经济大浪的淘汰,经济效益较好,就业岗位多,平均薪资待遇也还不错,所以也能吸引全国各地的年轻人。

每一个到杭州来打拼的年轻人,都怀揣着一个梦想,“要成为下一个宗庆后”(企业家)“要成为下一个蔡崇信”(职业经理人)“要成为下一个辛巴”(网红)。

这或许就是北上广深杭的魅力。

抖音电商直播基地

2

强省会模式:

集全省之力,建一座大城市

如果说北上广深杭汲取了全国各地的人才、资金和资源,那么成都、西安、武汉、郑州、长沙、合肥、昆明等省会城市则主要看省内兄弟城市“帮衬”。

从结果来看,这七座省城的常住和户籍人口越来越多,但四川、陕西、湖北、河南、湖南、安徽、云南2023年的常住人口却出现了负增长。

因为这些省份都在实施强省会战略,把省内的优质资源都堆给了省会。

以四川为例,四川省面积为48.6万平方公里,成都市面积为14335平方公里,占比为2.9%。2023年全省GDP为60132.9亿元,成都市GDP为22074.7亿元,占比为36.7%。成都用全省2.9%的土地面积,创造了四川36.7%的GDP。

而四川其他城市,在成都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四川第二大城市是绵阳,2023年仅为4038.73亿元,只有成都GDP的18.3%。

不仅在经济上处于遥遥领先,成都在教育、文化、医疗等方面完胜兄弟城市。

截至2024年6月20日,四川省共有54所本科院校,成都境内有29所,占比超过一半;四川省内总共有8座“双一流”高校,全部位于成都境内。截至2024年5月18日,四川省有16座国家一级博物馆,成都就占了7座。

就算这样,成都依然不满足,还想从兄弟城市手中捞取更多资源。

2016年5月16日,四川省政府发文通告,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将资阳市代管的县级市简阳改由成都市代管。

这就意味着,成都的土地面积一夜之间增加了2000多平方公里,成都的人口一夜之间增加了100多万人,成都的GDP一夜之间增加了400多亿。

为了让简阳人更快融入成都,成都就把第二座民航机场(也就是“天府机场”)设在了简阳境内,还给部分产业转移到了简阳。

这个过程中,成都人和简阳人都很高兴,但资阳人却笑不出来。

除了成都,西安、武汉、郑州、长沙、合肥、昆明在省内也是横着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西安是千年古都,也是陕西省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圣地”,虹吸能力非同寻常。

2023年陕西省常住人口为3952万,西安市为1307.82万,占比为33%。

武汉是中部地区唯一的副省级城市,其知名度超过了湖北省。

很多湖北企业(比如十堰的东风汽车集团、宜昌的葛洲坝集团)做到一定规模后,就会把总部迁到武汉。

长沙人心中憋着一股劲,就是要在经济文化方面超越武汉。

当武汉用上了“吸星大法”,长沙自然不甘示弱。当长沙常住人口快速增长时,邵阳、衡阳、岳阳、常德、益阳、怀化等地却出现了很多“空心村”“空心乡”。

郑州背靠中国户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备用资源实在太多了,总能创造一些奇迹。

全国本科生数量最多的大学,是郑州大学,每年要招1万多名本科生。全国床位最多的医院,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合肥在产业经济上的成功,建立在安徽省的廉价劳动力资源上。

合肥的家电、汽车、半导体、电商等产业兴起后,不少在江浙沪打拼的安徽农民工,就回到了安徽。出生于六安的网红“疯狂小杨哥”,就在合肥开公司。

昆明近年来也在推进“强省会”行动,把兄弟城市的一些企业和学校都搬了过来,人口也就自然跟着膨胀。

由于这些省会抢人、抢项目、抢资源的力度越来越大,引起了一些网友的反感,就有人给它们取外号,“成惯吸”“安慕吸”“捂着吸”“郑在吸”“经长吸”“吸得肥”“明着吸”。

不过,中西部省份实施“强省会”战略,也是迫不得已的。

摆在中西部省份面前,就有两条路可选:要么搞平均主义,引导人才、资金、技术和项目分散到各地,让各市均衡发展;要么有优质资源集中,优先给省会使用,让省会快速做大做强,然后再带动“省内兄弟”发展。

实践证明,第一条道路估计行不通,因为中西部省份的经济资源不够充足,如果不把省会做起来,那省内其他城市也不能壮大,全省的年轻人都会被东部省份吸走。

人口四千多万的江西,就是因为把太多资源分散给了赣州和九江,导致南昌发展较慢,产业上落后于合肥、长沙等省会。

3

强产业模式:

产业经济发达,就业岗位较多

说到产业,就不得不提苏州、东莞和宁波。它们虽然不是省会城市,却凭借着几十年的奋斗努力,成长为经济大市,非但不怕本省省会的虹吸,反而能从外地招揽几百万青壮年劳力。

苏州号称“地表最强地级市”,聚集了16万多家工业企业,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超1.3万家。苏州工业不仅数量庞大,而且质量也非常高,通过认定科技型中小企业2.23万家,有效高新技术企业数达1.35万家,数量分别位列全国第二位和第四位。

而且,苏州还培育了171家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33家国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以及6家全球“灯塔工厂”。

苏州发达的制造业,不仅能够吸引年轻力壮的工人,还能招揽一大批高学历的设计师和工程师。就连微软、三星、松下、艾默生、麦格纳、赛诺菲等世界500强,都在苏州设立了研发中心。

这样优秀的城市,平均每年新增20多万人口,也在情理之中。

跟苏州同根同源的宁波,也是全国有名的工业大城,在赛迪顾问发布的《先进制造业百强市榜单》中排名第四,比省城杭州还高一个名次。

2022年,宁波万余家规上工业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2.43万亿元,同比增长7.6%,培育形成绿色石化、汽车制造、高端装备、电子信息、新材料、纺织服装、智能家电等8个千亿级产业。

除了工业,宁波的商业贸易也很发达,2023年累计进出口1.28万亿元。毕竟,全球货物吞吐量最大的港口,就设在宁波和舟山之间。

工业和外贸的发达,让宁波成为一座魅力之城,源源不断地吸引着安徽、河南、贵州、江西等省的年轻人。

跟苏州、宁波齐名的东莞,也是工业和外贸大市。

工业方面,截止2023年底,东莞市拥有制造业企业约21万家,规上工业企业约1.38万家,制造业体系涵盖34个工业大类、涉及6万多种产品,形成了万亿级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5千亿级的装备制造集群,以及四个千亿级产业集群。

外贸方面,2023年东莞出口额高达8460.87亿元,位居全国第四。

产业经济,自然能吸引大量人才,东莞过去十年增长了214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东莞改革开放以前只是个小县城,所以东莞的本地人并不多,70%的常住人口都来自外地。

苏州、宁波、东莞等产业强市的案例证明,就算做不了直辖市和省会,一样有可能成为“聚才城市”。

4

“抢人大战”的启示

对一座城市来说,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是互为因果的。

一方面,过去十年,这14座城市把行政、区位、交通、产业、资源、文化等优势发挥到了极致,所以赢得了“抢人大战”的胜利。

另一方面,这14座城市新增的几百万人口,将带来更庞大的消费市场、更完善的基建、更先进的产业、更繁荣的文化。

这意味着,未来几年,中国的先进生产力和前沿市场机会,大概率会诞生于这14座城市。

良禽择木而栖,智者择城而处。如果你是一位渴望变革的有志者,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这些“机遇之城”。

现在是志愿填报期,如果你家里有高考生,可以考虑去填报这些城市的大学。有些时候,选城市比选大学更重要。

正如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所说:城市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与最美好的希望,城市的未来将决定人类的未来。

本篇作者 | 饶祖分

 

话题:



0

推荐

吴晓波

吴晓波

507篇文章 1分钟前更新

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