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技术带来的所有挑战,是对人的惰性的挑战。

——吴晓波

所有的产品都值得用AI重做一遍。

——钉钉总裁叶军

整理 / 巴九灵

对谈 / 吴晓波、叶军

1

从小模型到大模型

吴晓波:欢迎叶军博士,今天请他来聊聊ChatGPT、大语言模型(LLM)和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

我第一次知道AIGC是在去年年终秀前,那时候ChatGPT 3.5刚发布,一家股票软件公司的CTO跟我讲,有一个ChatGPT,你输入一段需求,它会帮你编程,你输入一段话,它会帮你写个小作文。我当时就很吃惊。

很多同学没有用过或听过“大模型”。就像阿尔文·托夫勒在data前面加了一个big,发明了“大数据”这个概念。现在的“大模型”,和模型有什么区别?

叶军:我们最熟悉的是进小区时识别车牌的系统,车开过来,杆抬起来,那个可以理解为一个小模型。大模型对更大量的数据做识别,训练的算法跟之前的算法不一样。

因为车牌毕竟只有几个字母,训练模型会容易一些。你可以把一个模型想象成一台洗衣机、一个面包机等等。像车牌识别的模型,只能干一件事情。

而大模型能力更强,输入大量的数据,参数级别上千亿。可以把公开的数据、信息输给它,它不断进行神经网络的建模。算完以后,把分析结果存下来,下次再有输入的时候,它拿这个模型来处理一下,给你一个输出。如果结果不对,你还可以纠正它,不断优化。

吴晓波:我有一点比较困惑,汉语内容只占互联网信息的1%到2%,其余90%多的内容是英文、法文以及其他语言。

那我们中国的公司,在做大模型数据输入的时候,会因为一些意识形态、某种原因,没有办法拿到吗?还是说我们可以利用人类全部的知识存量?

叶军: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对大模型来讲输入很重要。输入什么样的资料,决定了训练出来的结果好不好。

很难有人拿到人类全部的知识,各家都在想尽办法找到更好的语料。有些专门训练图形生成的,像国外做得比较好的Midjourney(MJ)、开源的Stable Diffusion,是基于几亿张图片来训练,训练的语料就很重要。

吴晓波:国内外现在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在做模型,你觉得这时候企业原来的能力,比如算力、服务器能力、技术能力的支持性有多大?

我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呢?因为MJ只有11个人,一年营收1亿美元。是小公司有颠覆世界的可能性,还是大公司在未来机会更大?

叶军:我觉得在未来世界,可能会有千万个模型,可能每个企业会根据自己的业务需要,生成自己的模型,所以模型是非常多的。

每个企业都有机会。大模型只是一个底模型,结合每家企业,比如吴老师你的公司,可以基于一些扩展能力,做出自己的专属模型。所以未来像MJ这样的公司会非常多。

2

从iPhone时刻到下一个iPhone时刻

吴晓波:前一阵钉钉也开了一场发布会,现场演示你们的AI产品。当时你心情怎么样?

叶军:当时还是有点忐忑的,我们也担心出问题。因为之前彩排的时候出现过问题。其实产品还需要打磨,我们希望做得更稳定,当然现在还好一些,我们已经给一百多个客户在共创。

我们基于的大模型是通义千问。钉钉的AI产品是“/”(斜杠),我们叫它魔法棒,聊天时、写钉钉文档时、在会议中,只要一打“/”,就可以用自然语言的方式跟机器交互。

吴晓波:除了画画,现在的魔法棒还有什么功能?

AI绘画功能现场演示

叶军:写方案、写邮件、写策划,比如说你可以让它写一个策划,我今天要去做一场市场活动,主题是关于什么,或者代你写一封邮件,需要采购什么。

吴晓波:你说未来会有无数的模型,比如我们公司是钉钉的用户,采购了你的大模型服务,把我的资料喂进去以后?

叶军:给你部署一个专属模型,只有你能用。所以,以后每家企业都会有模型,就跟现在每家企业都有打印机一样,可能以后这是一个标配。所以,数据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吴晓波:有了AI以后的钉钉,是一个怎样的钉钉?

叶军:我们也在努力,钉钉每个产品都会用AI重新做一遍。钉钉有个特点,功能特别多,我们经过八年的发展,研发了大量功能。有了AI以后,第一个改变,是钉钉会变得更简单。

我们回想一下,计算机的发展过程,以前是用键盘鼠标的,乔布斯发布苹果手机那一天,我们认为是个iPhone时刻,开始接受手指输入了。他当时手指一滑,把iPhone打开的那一幕所有人都记得。

今天有了AI以后,交互界面既不是鼠标键盘,也不是手指,你又多了一个新的渠道,就是自然语言。

手指交互转换成自然语言交互,其实是非常大的变革。以前设计一台单反相机,上面那么多按钮,未来也许只要一个按钮,摁住说就行了。产品设计理念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当然这背后对于数据的依赖会变得越来越重。这是第二个改变,钉钉也是一样的,我们会越来越重视数据的资产,每家企业都应该重视,数据资产真的会成为一家企业的经营要素。

所以现在可能就是另一个iPhone时刻,和那时候手指的事情是一样的。

吴晓波:英伟达黄仁勋说,现在是下一个iPhone时刻。

叶军:可以这么理解,AI确实可以让很多事情发生很大的变化。

吴晓波:那一年后钉钉会怎么样?

叶军:一年之后,我觉得所有钉钉核心产品都会智能化,我昨天刚刚复盘完我们产品的研发进度,搜索、客服、文档、视频,各个角角落落,都会有智能化的能力,会比以前使用起来方便很多。

3

AI会不会淘汰我和我的公司?

吴晓波:计算机是1945年发明的,到1950年,图灵就提出一个概念——机器思维。他认为计算机有可能具备人类这样的思维。从那时候大家就开始,通过各种各样的算法模型,把图灵所谓的机器思维不断向前推进。

2015年,尤瓦尔·赫拉利出版了《未来简史》,那本书已经谈到,当初所谓的人的无用论、机器对人的替代,开始体现在思维层面了。到今天,ChatGPT以后,好像某些令人畏惧的东西,开始变成现实。

机器人在智力上有可能战胜人类,还是人类永远战胜机器人?

叶军:我觉得要看场景。在很多地方,机器人肯定取代人的工作,但不是每个角落的工作都能被取代。

吴晓波:比如我是一家服装企业,200人,年销售额1亿元,大模型能够帮我做什么?

叶军:每个行业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服装行业已经有企业在做了,比如说给模特拍户外照,一天要换几十套衣服。现在有了AIGC,只需要一个假人模特,把衣服穿上拍照,然后告诉AI,帮我换成什么样的动作,在什么地方。它可以生成1000张照片,效果看不出是真人还是虚拟人。

吴晓波:直播间里的各位有没有一种恐惧感,很多职业会消失。假如我是一家服装企业,现在要降本增效,用千问大模型,哪些岗位先被干掉?

叶军:一说到岗位被干掉,大家就很恐慌。我觉得对整个行业有影响,不是针对某个个体。像这样的企业,首先设计师应该尽量让自己学会用AI工具。以后不会用AI,好像现在不会用手机、用微信一样,我估计出去找工作都挺辛苦的。

吴晓波:凯文·凯利说,人工智能时代,我们作为一个真实世界里的人,第一能力是什么?是提问能力,这一点特别重要。

叶军:所以现在有一个新的岗位,prompt工程师,prompt相当于提问,你能提好问题,水平也是挺高的。

我们以前大量时间在想如何让自己执行得更好,现在人人升维了。老板就擅长提问,员工擅长执行,当每个人都具备很好的提问能力的时候,某种程度上你就提升了。

吴晓波:钉钉上面有应用商店,有很多应用平台,比如酷学院。那么有了AIGC,有了千问以后,它们是有了更多的机会,还是会被消灭掉?它们的壁垒会被击穿吗?

叶军:我觉得应该有更多的机会,但是它们必须拥抱AI。我们只是一个底模型。它们有这些数据和知识的存储,要牢牢把握自己的资产,去生成自己的专业模型。未来很多模型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这样的。

吴晓波:就是它们要足够强大。但足够强大就意味着,可能原来在钉钉里有20家公司提供人力资源课程,但到了AIGC时代,这个机会只属于3家。

叶军:有这个可能性,肯定是有几家。至于谁跟得上,看谁的AI能力提前进入。

吴晓波:如果我是做装修的,要找一家专门的装修行业人力资源培训,找到的会是更专业细分的。而普惠性质的公共课程,可能会被干掉。

叶军:能力有100分的话,应该说80分大模型都会吃掉,当你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比如中医领域,通过AI的能力,可能迅速具备老中医80分的水平,但是80—100分之间还是要老中医的。

我感觉大部分行业都会发生这样的变化,特别是在那些本来就用模型构建知识体系的行业,医生、律师、设计师,以前你要进行大量的训练、临摹,其实就是在练这个模型,那未来可能会有问题。

吴晓波:大家发现没有,容易被取代的是几个东西:第一个是只通过计算就能获得的能力,第二个是比较常识性的能力,你在做我也在做的能力。

被淘汰的不仅是个人,可能还有一些公司。留下来的是几类:第一个是最早实践这些工具的人,他会领先半步,要行动起来;第二个是未来的人机交互,提问能力非常重要,你要能够提出对的问题来;第三个是具体行业的Know-How的能力,越专业、越聚焦,在未来可能越容易被问题、被用户抓取到。而不仅仅是大家有的我也有,大家差不多的我也好,中间重合的部分就会被消灭掉。

4

当乐观主义者面对社会性拐点

吴晓波:在这样一个AI新时代,你对我们每个个人和经营企业的朋友,分别有什么忠告、建议?先对个人来讲。

叶军:个人最核心的就是持续学习,然后去实践操作它。不能光听我们讲,你用完就会有感受。就好比人人都说那辆车,你上手去开一开,给你带来的印象是很深刻的,你能体会到设计者的思想。

吴晓波:我们在一个大的时代,出现社会性拐点——这个拐点不是行业拐点,而是社会性拐点,人的一生中,碰到社会性拐点的时候并不多。电力应用了,电脑发明了,手机发明了,这叫社会性拐点。现在呢,AIGC出来了,这叫社会性拐点。

社会性拐点出现的时候,很多人会有本能恐慌,我会不会被替代?怎么办?你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迎难而上,去面对它,使用它,让自己活下来。

那对企业的建议呢?

叶军:企业就是要用数字化工具,非常果断坚决地拥抱数字化。

吴晓波:如果你是50、60、70后,如果你在经营管理企业,如果你的企业想要进入数字化,千万记住,这件事不能拜托给办公室主任。你如果不进入,你们公司是永远不会进入的。

产业智能化改造、办公协同、数字化能力,第一个需要实践的人,就是企业一把手,你必须自己上,冲到第一线去用。

叶军:一定是企业家自己的第一战略。

吴晓波:你先使用这个工具、武器,就比同龄人领先了半步甚至一步。

凯文·凯利有句话我觉得特别好,他说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乐观几乎是我的信仰和信念。我觉得人类自从进入农耕文明到工业革命、信息化革命,每一次迭代、每一次社会性拐点,都在淘汰一批人,甚至都在淘汰一些行业。留下来的是谁?留下来的就是那些乐观主义者,能够面对困难,面对挑战,不断改变自己的人。

 

话题:



0

推荐

吴晓波

吴晓波

474篇文章 33分钟前更新

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