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一个古法治新病的失败故事。  

文 / 巴九灵

 

特拉斯辞职了,在她被任命为首相的第45天。

宋朝的帝王驾崩之后,葬地称之为山陵,负责葬礼事宜的称之为山陵使,往往是由前朝的宰相充当,而当宰相以山陵使的身份主持完葬礼之后,往往都会丢掉相位。宋真宗朝的丁谓,宋神宗朝的蔡确,宋哲宗朝的章淳都是如此。

 

看似宿命的背后,其实隐藏着新帝登基之后激烈的人事变动和斗争。而特拉斯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去世前两天任命的,现在女王葬礼刚刚结束不久,特拉斯就宣布辞职,仿佛她这个首相,就是为了“充山陵使”而任命的。

 

然而山陵使前前后后也要忙活几个月才能交差,特拉斯的任期连两个月都不到。英国之前有一项直播挑战,把特拉斯的照片和生菜放在镜头前,看是特拉斯的任期长还是生菜先腐烂,现在结果已经很显然了,生菜赢了。

 

 

 

1、雄心万丈

 

因为在任时间实在太短,特拉斯唯一的大动作——也是导致她辞职的直接原因,就是激进的减税计划。

 

自从俄乌冲突以来,英国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居高不下,英国不同的工会都因此而组织上街罢工了好几次。可以说新首相如何应对通胀,是重中之重。特拉斯和她任命的财政大臣克沃滕给出的药方是:增长。

 

在特拉斯看来,只有让经济增长,才能让英国走出困境,有足够的社会财富来支撑英镑的币值。什么才能够刺激增长呢?特拉斯和她的财相克沃滕认为:高税率破坏了英国的竞争力,降低了企业投资和人们工作的积极性。所以,促增长最终落实到了减税上。

 

上任伊始,特拉斯就宣布了英国近年来最激进的减税计划,因为政府的主要收入就是税收,所以这套方案也被称为“迷你预算”。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包括:

 

 提前将基本个人所得税从20%下调到19%;

 年收入高于15万英镑的人群的最高收入所得税从45%下调至40%。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给富人更多优惠”的政策。这一套组合拳打出来之后,无论是经济学家还是普通民众都震惊了。而市场也给出了强烈的回应:英镑剧烈贬值,英国国债收益率一路飙升。
 


 

对此,诺奖得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不无辛辣地说:

 

英国因为被傻瓜统治产生的风险溢价,市场已经把它兑现进去了。接下来应该不会出现英镑危机。

 

2、灾难后果

 

英镑确实没有出现危机,危机的是英国的养老金。

 

倒也不是养老金采用了多么激进的金融投资策略,相反,英国养老金在投资上对冲得非常好,都考虑到了通货膨胀和利率增减所带来的影响,并且也基本都做了对冲。

 

也就是说,即便是如此巨大的英国国债的利率变化之下,养老金在利率互换协议上亏了,但是养老金的负债也下降了,整体依然保持均衡。

 

但是问题出在,对冲的两端使用了杠杆,而杠杆是需要保证金的。突如其来的收益率飙升,让养老金用来对冲利率风险的保证金出现了短缺。

 

怎么办呢?养老金的基金经理就只能选择抛售流动性最高的债券来补充保证金——而抛售债券这一行为本身又让收益率继续升高,那么基金经理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抛售债券来弥补保证金的亏空……

 

在债券卖完之后,基金经理开始卖流动性较差的股票,这又导致了英国股市的大跌。

 

在股票卖完之后,危机终于来了——因为养老金配置的资产并不是只有股票和债券,还有房地产等长期资产,这些资产短期内是无法脱手的。毕竟卖股票和债券是点点鼠标、打个电话的事情,但是卖房地产谈何容易呢?

 

2008年就破产的雷曼,居然就因为特拉斯的这么一个政策,借尸还魂到了英国的养老金体系上。如果再没有有效干预的话,养老金爆仓所带来的后果和公众影响,将是保守党政府不可承受之重。

 

所幸英国的央行——英格兰银行还是专业的,在关键时刻果断开启了量化宽松,大量释放了流动性,死死地压住了英国国债利率飙升的势头,把养老金体系从雷曼时刻中拯救了出来。

 

但是这样做带来一个后果,那就是让英格兰银行的行为看起来无比笨拙和奇怪:一方面在不断地加息来抑制通货膨胀,另一方面又在量化宽松。

 

其实这内情无比凶险——英格兰银行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本来政策空间就很小了,每次加息都举步维艰,新上任的首相和财相还整出这么一个大篓子,让央行之前的加息看起来像一个笑话。

 

3、谁是推手

 

那么,这项减税计划到底是谁提出来的呢?

 

特拉斯和克沃滕都和一个英国的经济智库往来密切,这个智库的名字叫做“经济事务学会”(Institute of Economic Affairs),从撒切尔时代开始就持续地影响着英国的经济和金融政策,尤其是保守党当政的时候。而特拉斯和克沃滕,包括其他众多的保守党成员,都曾经在这个智库的午餐会上发言,并且和其高层往来密切。

特拉斯和克沃滕

 

这个智库的主旨思想更接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传统自由主义经济学——崇尚小政府、私有化、低税收。这也是撒切尔夫人在1980年代大量进行国企私有化、大刀阔斧砍福利的理论依据。

 

但是几十年过去了,无论是经济学的发展,还是英国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约翰逊政府在疫情期间对企业的支持、对失业的保护、和对低收入人群的财政支持都还是比较到位的,也因此而赢得了不少民心。

 

现在的英国通胀高企,能源价格居高不下。新首相上台之后,大多数人都翘首以待政府推出严厉的限制通胀的措施,和保障民生的手段,等来的却是一个让富人能够存更多钱的减税政策,怎么可能不引起巨大的反弹呢?

 

英国当前最主要的问题是经济,而特拉斯的从政履历里面,没有多少处理经济问题的机会。首相一旦碰到自己不甚了了的方面,就不得不听从于自己顾问的指点。

 
 

特拉斯处处以撒切尔夫人为自己的模仿对象,对当年撒切尔夫人所依赖的智库自然青眼有加,“减税刺激增长”这么带有浓厚原教旨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政策被提出来,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结果经济增长还看不到,特拉斯自己的仕途增长先到了尽头。后来紧急宣布政策大转弯,解雇财相克沃滕,已经无法挽救她的政治领导力了。 

 

4、尾声
 

有人说:我的儿子已经经历了四位财政大臣、三位内政大臣、两位首相和两位君主,他四个月大。

 

如今,即将变成三位首相了。

 

特拉斯辞职之后,保守党又要开会重新选举党魁。根据消息人士的分析,这次英国可能拿到的是明朝南宫之变的剧本——他,可能又要回来了……

 

话题:



0

推荐

吴晓波

吴晓波

441篇文章 1次访问 3分钟前更新

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