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浙大博士送外卖争议背后,还有过度教育的问题

浙大博士送外卖争议背后,还有过度教育的问题

有美玉于斯,韫匵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

——《论语·子罕》

 

文 / 巴九灵

 

博士道歉

这一周,一个浙大的博士因为道歉,被推到了大众视野里。

孟伟是浙江大学在读的直博生,他的儿子出生10天后得了心肌炎,在ICU住院的两个月时间,一天医药费要2万元。孟伟在保障学业的前提下,只得选择送外卖来支付医药费。

面对部分人“送外卖是辜负国家培养”的指责时,孟伟道歉:“给浙江大学丢人了,对不起。”

“不能做点别的吗?怎么说也是浙大的本科生。”是孟伟的抖音评论区里最多的疑问。孟伟在抖音上解释,他接过一些外包项目,但这种项目不是每天都有,而且收入微薄。

但生活的冲击已经来了,送外卖相对稳定、高薪。他读博已有8年,还没能毕业,从兼职难找就能推测,即便没有这场意外,如果他不走到金字塔顶端,能选择的工作似乎也不多。

上一个被广泛关注的高学历道歉者,叫陆步轩。换个关键词,你一定听说过:“北大”“卖猪肉”。

2013年,他通过卖猪肉身价已超千万。他站在北大的讲台上演讲,依然羞愧难耐,他说:“我给北大抹了黑,给母校丢了脸”。

那张他站在猪肉铺前提刀切肉的照片广为流传,就附在2003年的新闻报道《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上面。那是在他大学毕业后的第14年,其间,他进过工厂、创过业,几经沉浮,才找到了生计。

不仅是旁观者,甚至这些高学历人群自己也无法接受自己寒窗苦读后高开低走,他们选择道歉,即便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过度教育

除了“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观念,导致了学历崇拜,让人们对这些高学历人才颇感失望以外,还有教育和就业本身的矛盾存在。

“上学造核弹,入职拧螺丝”的事并不少见。这种高学历人才供过于求的现象,其实叫“过度教育”。

50年前,美国的学者弗里曼在《过度教育的美国人》中定义过度教育,指教育回报率下降,教育年限超出工作要求,劳动者从事低于自身技能的工作岗位的现象。

简单点说,就是社会“太卷”,把人挤入一个低于所受教育的位置

即便是孟伟在在全中国最好院校之一读A+学科,也不得不频频承接低于自己能力的横向项目,在还没熬到能独立生存的时候,依靠送外卖来解燃眉之急。

实际上,很多国家都有过类似的趋势。

过度教育率的统计,一般指劳动者的受教育年限超出工作所需教育年限的情况,在整体就业中的比例。

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1991年,美国劳动力市场的过度教育率是43.1%;1996年,英国过度教育率30%,2005年,澳大利亚过度教育率27.1%。2019年《世界华人周刊》也关注了这个现象,刊登一篇《韩国废除精英高中:4个年轻人1个要考公务员,博士争当环卫工人》的文章。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和最近几年清北硕博争相进街道和中小学,似乎有着相同的轨迹,这不是幻觉。根据学者方超和黄斌的测算,中国的过度教育发生率,从1999年的28.1%上升到2013年的36.12%。学者们预测,中国的过度教育率还在继续增高。

在传统观念里,人们认为的高学历必须匹配相应的职位,不然就是辜负培养,浪费资源,其实这种想法会催生更多问题。过度受教育的人会越来越卷,认为只有继续提升学历,才有更多竞争力,这反而让他们和岗位更不匹配。

这一幕已然上演。2000-2018年,韩国大学生每年增加4.3%,但对应岗位仅增2.8%。大家都想进的政府和大集团岗位有限,因此诞生了一大批无业青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研究过度教育导致的生产力下降,过度教育每增加一年,企业的产出减少8.35%,GDP也随之下降。

扭转过度教育的局面,与其寄希望于短时间内产业结构变化,不如像孟伟和陆步轩一样,放下包袱,寻找出路。

 

寻找出路

1989年,“北大屠夫”陆步轩从北大毕业,被分配回家里的机械厂。他在机械厂里做过工人,也赶过1992年下海经商,他先后办过染色厂、化肥厂、化工厂,后续都因为没有得到工业局承诺的资金,成了空壳子。

2000年,陆步轩最终选择了门槛低、回款快的猪肉铺。但高学历但找不到好工作成了他心里的疙瘩,毕业于北大是他想隐藏的秘密。

从毕业到2003年的14年里,陆步轩其实从没停止过寻求一个符合自己学历的位置。2003年的那篇报道火了,记者纷至沓来,他站在满是油污的案板后,依然愤慨:“我要争取一个社会分工的合理。”

通过陆步轩,遥看当时用人机制、浪费人才的报道层出不穷。在一片对用人制度的批判声中,陆步轩随即被当地政府招聘上岸,拥有了事业编,负责编写当地的地方志,手里的刀换成了笔杆子。

北大经济学院84届的陈生,是陆步轩的师兄,他们有着类似的轨迹,从厂子里走出来,下海频频失败,最后卖起了猪肉。他们都不算幸运,但他和陆步轩2008年相遇,一拍即合,陆步轩担任猪肉品牌顾问,还和陈生一起创建了屠夫学校,培养人才。

在50岁那一年,陆步轩辞去公职,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猪肉屠夫”。他不再避讳北大,也不再避讳这么多年的怀才不遇,最终卖猪肉的境遇。

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他没有了2013年演讲时的局促和羞愧,他哈哈一笑,说:“将卖猪肉卖到极致,也不觉得丢人了。”

如果他能见到孟伟,他一定会忍不住说,你不必为送外卖道歉,不辜负人生就好。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