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预售iPhone14卷款跑路,在小程序上实施网购诈骗有多“容易”?

预售iPhone14卷款跑路,在小程序上实施网购诈骗有多“容易”?

菜刀的用途究竟是切菜还是砍人,取决于握刀的人。
 

文 / 巴九灵

 

“客人只要下单,钱就可以到账了啊。”当小巴以为自己理解有误,再一次询问某小程序商城钱款到账时间时,商城卖家胡迪显得有些不耐烦。仿佛我刚刚提的问题是“人需要呼吸吗”,而且问了两遍。

 

令人意外的是,小程序似乎无需遵循电商交易中“先货后款”交易流程的惯性。而使用小程序,便捷的也不只是用户。

 

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小莉帮忙》曾报道,9月14日小康求助称自己从事手机销售工作,前几天在一个名为“易联购”的微信小程序上花15万抢购iPhone 14。但催促发货客服一直不回,14日登录平台显示该线上商城因违规已暂停服务。关停理由为,小程序易联购线上商城由于涉嫌欺诈已暂停服务。

 

小巴搜索黑猫投诉平台同样发现,自9月14日以来,关于易联购的投诉已达到243条,其投诉内容与小康一致。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易联购卷款跑路事件里,消费者付了钱却没收到货的订单中,约有400个苹果手机订单,包括iPhone 13、iPhone 14 Pro、iPhone 14 Pro Max、iPhone 14购买优惠券等,涉及金额约500万元。

 

这样的事件并非个例,今年2月,另一个网红民生频道1818黄金眼也曾报道,一名消费者在“无限乐购”微信小程序上购买苹果手机却一直未收到货。与易联购如出一辙,消费者催促无回应,企业关小程序携款潜逃。

 

“微信需要负责吗?”“是什么让你相信小程序上买的是真的?”在易联购事件的评论区,不少网友的留言透露出对小程序可靠性的质疑。

 

事实上,小程序在微信生态中的定位,和网店之于购物平台并不相同,由此带来了监管上的巨大差异。这也令小程序生态中的诸多漏洞暴露在大众面前。

 

1、轻松的小程序
 

在疫情刚暴发的2019年底,胡迪找准人们无法时常出国的机遇,做起了免税店代购生意。最初在微信朋友圈,逐渐转战微店,而后又开了淘宝店,最终在微信小程序安了家。按他的话说,试了这么多平台,小程序最轻松。

 

自2017年1月7日微信小程序上线以来,因其无需下载、用完即走、随时回来的轻便操作方式,逐渐承接人们生活服务类需求。同时,由于其开通门槛低、开发工作量小、转化路径短、流失低、支付便捷等优势,也在大力欢迎着企业入驻。

 

据阿拉丁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H1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2021年微信小程序DAU超5亿,商家自营实物商品交易总额增长率超100%。

“主要年前听做电商的朋友说淘宝要办对应的营业执照,之后还一定要开发票,然后京东的店以后都带个税,我才着急在年前花钱做了个小程序。”关于开小程序商城的原因,胡迪颇有些“走投无路”的意味。

 

他在朋友介绍下,找了一家性价比较高的服务商,花费近7000元,搭建了一个基础版小程序商城。有简单陈列商品的首页、产品分类列表、购物车、客服、优惠券等功能。

 

他告诉小巴,从小程序注册、审核到搭建,甚至后续产品上架,服务商给他提供的是“懒人一站式服务”。他只需提供营业执照等基础资料即可,没有过多的约束条件,与其他电商平台相比,小程序上开个店,不可谓不轻松。

 

“而且我这个是买断20年,现在市面上几个主流公司都是按年付费,就比较贵。”胡迪停顿了几秒又补充道,“后来认识一个教编程的朋友,如果找他做就更便宜了。”

 

小巴在某购物软件上搜索“小程序开发”,发现价格从几百到上千元不等,咨询几家后,均被告知在系统支持的情况下,一次性付款,可长期使用。同时客服还表示,制作一个最基础的小程序,只需2周不到的时间。相较而言,一个App的开发周期一般需要3个月左右。

 

开店轻松、开发轻松,在小程序上收款,就更轻松了。

 

为验证胡迪无需等待买家确认收货便能收到货款的情况是否是个例,小巴联系到目前市面上较为主流的小程序服务商进行咨询。

 

工作人员小李给出了相同的答复:“不用等客户确认收货,客户付款的那一刻钱就打到了你的微信商户号。如果设置手动提现的话,就需要你手动去后台商户号里面提,这笔钱第二天会到你银行卡,如果设置的是自动提现,就是T+1到账。”

 

也就是说,一旦买家付款,货款次日便可到达卖家账户。如此就能解释,为什么易联购这类小程序在未发货的情况下,也可如此轻松卷款潜逃。

 

2、商店与菜刀

 

那么,小程序需要为“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的轻松负责吗?答案或许并不是网友们所期待的那样。

 

这一切还得从小程序的起源讲起。

 

2017年,极光数据的报告显示,国内手机上平均安装的App数量已经达到50个以上,2020年,这一数据进一步增加到70个以上。

 

但伴随App快速发展而来的,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抱怨:“我手机内存不足,卡死了。”

 

奇偶派做的一项调查显示,自2017年4月开始,国内App的体积大多有数十倍的膨胀,但无论是iPhone还是华为,存储空间相较于5年前,仅增长了1—2倍。

App俨然已从为人们生活提供便利的小仙女,变成吞噬手机内存的饕餮巨兽。

 

怎么办呢?已上线的App承载诸多功能,让它自己瘦身,不如开个小号。

 

2013年8月22日,百度正式在百度世界大会上首先提出“轻应用”(Light App)的概念。百度将其定义为一种无需下载、即搜即用的全功能App。

 

而最终,百度的梦想,被微信实现了。

 

2016年1月11日,张小龙透露将在订阅号和服务号外新设微信“应用号”。
 

第二年,张小龙在2017年微信公开课Pro上宣布小程序正式上线。

 

2017年10月一2018年1月,小程序进入爆发期,"双十一"之前,电商小程序爆发,综合、衣装、拼团、母婴、生鲜类等大批电商程序诞生。
 

2017年12月28日,微信更新的6.6.1版本开放了小游戏类小程序。
 

……
 

对于小程序的定义,张小龙是这样描述的:“小程序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它实现了触手可及的梦想,用户扫一扫或者搜一下就能打开应用,也实现了用完即走的理念,用户不用安装太多应用,应用随处可用,但又无须安装、卸载。”

 

让我们来划重点:① 小程序是应用;② 通过扫一扫或搜索打开。在这里,微信似乎成了应用商店,而小程序则成了App。

 

此时我们再来讨论“微信需不需要为小程序交易安全负责”的问题会容易得多。


自2019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规范了“T+7收款”“7天无理由退货”等保障措施,从而培养起用户对线上交易的惯性。这种信任和习惯,显然也延续到了小程序交易。

 

但微信小程序虽然承载了一部分电商的功能,却与线上购物平台有着本质的区别。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姚志伟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从现有司法与行政执法案例来看,并未发现将小程序这种业态的提供者与类似微盟这种业态的提供者定性为电商平台。

 

悟空健康创始人王栋同样说道:“淘宝和微信的状态就是不一样的,淘宝还没到‘社会基础设施’的程度,但不管大家认可与否,微信确实已经是了。小程序的定位是微信生态内的App,商城功能只是小程序的一种功能方式。”

 

也就是说,小程序之于微信,或许更像是淘宝之于应用商店,而非网店之于淘宝。

 

商店确保进来的菜刀是合规合法生产的正经刀,但菜刀的用途究竟是切菜还是砍人,则取决于握刀的人。

 

3、“想不想管”和“管不管得了”

 

这么说起来,小程序就是一个完全放养的商业生态系统吗?其实也不然。在小李的指导下,小巴发现创建一个可用于商业活动的微信小程序,至少需要经过3轮审核。

 

首先是注册小程序,企业需要提供营业执照、法人账户、身份证、手机号等等相关基础资料,官方会对提交的基础资料进行认证,收取300元认证费用,这是第一关。

 

小程序注册下来后,作为商家,还需申请开通微信商户号,以便后续进行店铺收款、提现、经营数据、营销布局等操作。同样地,申请微信商户号,也需要提供企业相关基础资料,并由官方进行验证,此为第二关。

 

这里需要多解释一句,据小李介绍,只有开通微信商户号,消费者才能在小程序中用微信支付付款,商家才能享受“T+1”到账的服务。

 

买了土地,通了路,接下来就该盖楼了。

 

此时,轮到工程队——服务商上场,由技术团队对小程序功能进行设计、开发。小李表示,服务商所做的是基础功能搭建工作,后续店铺装修、货品上下架,仍需企业自己完成。

 

当然,在交付给企业之前,据小李及小巴咨询的其他小程序服务商回答,会至少帮助企业上架一款产品,因为在这里,有第三道关卡。

 

小程序注册完成后,并不会直接发布,而需要在完善内容(若为商城则需上传商品)后才能点击发布,官方会将小程序实际内容与营业执照经营资质进行对照审核,通过后即可对外展示。

 

至此,微信这个商店,又多上架了一件新品。而对于后续监管,王栋说:“微信的监管力度还是挺强的,他们自己也在玩儿命地封杀各种违规行为。但实话讲,‘想不想管’和‘管不管得了’还是有差距的。

 

2018年2月,微信官方发布公告称:已对涉及假货高仿、色情低俗和违规“现金贷”等超过2000个微信小程序,进行永久封禁处理。
 

2018年7月30日,“北京男士养生SPA”等微信小程序涉嫌恶意绕过平台审核,滥用小程序进行广告营销,引导至外部违规发布色情、低俗等信息,违反了微信小程序平台运营规范,公司对相关微信小程序已进行封禁处理。

 

审核企业入驻资质、下架违规的小程序,是微信“管得了”的,还有一些,是微信想管却管不了的,比如企业选择的服务商和收款方式。

 

前文提到,由于微信小程序开发难度低,服务商鱼龙混杂,与动辄每年上万元服务费的微盟、有赞相比,企业大可如胡迪般,选择性价比更高的小众服务商。

 

除价格优势外,收款周期这件事,也因服务商的不同变得五花八门。常规的“T+1”提现,适用于包括电商、会员服务等所有形式的微信商户,而微盟、有赞等主流服务商,对电商企业的收款规则都有自己的规定。

 

如微盟在通常情况下,消费者付款后,资金会转入财付通监管账户,待消费者确认收货后,才会转入商家账户。有赞工作人员则表示,货款到账时间遵循《电商法》规定,即“T+7”。除此之外,还会与保险公司合作,对货款进行担保,当出现纠纷时,提前赔付给买家。

 

但这些,都只是服务商内部的规则,并未形成行业规范。与此同时小巴发现,这些安全保障也存在着漏洞。

 

此次涉嫌诈骗的小程序易联购就是由微盟提供技术支持,一位支付行业人士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商家可以提前申请提款,“只要申请了就能提到,因为监管方并不知道有没有发货,有没有到货”。

 

无独有偶,有赞内部工作人员也告诉小巴,若企业需要,有赞也有与保险公司合作,提供快速回款的服务。

 

微信管不了,服务商管不严,小程序成立5年,资金监管之路,似乎仍不明朗。对此,王栋表示:“小程序是微信的‘基础设施’,而微信已经是这个社会的‘基础设施’。我个人认为,微信应该提供基础数据开放,由国家相关监管机构逐渐深度参与监管的过程。

 

 

*文中胡迪、小李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1.《手机App的十年成长史》,奇偶派

2.《小程序的发展史》,熬夜不秃猿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