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如今基金经理的“赌性”是越来越重了

如今基金经理的“赌性”是越来越重了

将人生投于赌博的赌徒,当他们胆敢妄为的时候,对自己的力量有充分的自信,并且认为大胆的冒险是唯一的形式。——史蒂芬·茨威格

 

如果要判断本届百米飞人比赛冠军会由谁获得,将上届冠军列为候选人大抵没错。
 

同理,想要判断今年哪只基金会有好收益,将去年的收益冠军作为候选,应该也错不到哪里去吧?
 

很多朋友都是这么想的,于是便喜提新年第一抹绿色。
 

去年的冠军基金经理崔宸龙,他主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基金,2021年的收益高达119.42%,但到昨天(1月18日),近1年收益就骤降到了91.02%,今年以来的成绩在同类725只基金中排名714位。
 

押宝卫冕冠军靠不住,押宝去年的亚军、季军也靠不住。实际上,2021年业绩前10的基金经理中,有半数都在今年出现了不小的回撤,且业绩排名都相当靠后。
 


 

两周前还名列前茅、风头无两,两周后就来了个两极反转,这种情况固然与最近的市场行情不稳有关,但这些新晋明星基金经理自身也有原因。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有分散投资,而是重仓了某一板块,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押注赛道。
 

实际上,如果稍加分析过去三年的基金年度榜单,就会发现如今公募基金经理的“赌性”是越来越重了。


1、近年的冠军基金经理越来越赌了

 

通常来说,基金经理会通过分散持仓来降低风险,防止因某只个股出现黑天鹅事件而拖累整体收益。
 

最典型的例子是富国基金的朱少醒和睿远基金的傅鹏博,两位业界泰斗的从业年限都超过了10年,他们的投资集中度(前十大持仓占基金的比例)常年在50%以下,而且持仓的行业也非常多元。
 

但最近几年涌现出的“新锐”们却与老师傅们背道而驰,他们大多从业年限不长,投资风格不免让人联想起一句话:
 

别问,问就梭哈。

2019年的冠军基金经理是广发基金的刘格菘。当年,他重仓押注的半导体、通信等科技股大涨,让其成为了国内公募历史上唯一一位包揽年度前三的基金经理。
 

但只隔了一年,刘格菘的这个“唯一”就变成了“唯二”。2020年,农银汇理基金的赵诣成为新王,他重仓押注的锂电池、光伏等板块猛涨,让其管理的四只基金包揽了年度前四。
 

2021年,类似的剧本再次上演,前海开源基金崔宸龙的两只基金包揽年度冠亚,他押注的是锂电池、光伏和电力运营。
 

而且,这三位冠军并不是孤例,整个公募基金行业在这三年里涌现出了不少“新锐”,其武功路数虽有区别,但大体上都有如出一辙的三板斧:高仓位、集中持股、押注同一个赛道,比如,去年火到出圈的蔡嵩松,就是以梭哈半导体而闻名。
 

刘格菘、赵诣、崔宸龙的股票投资集中度都在50%以上,蔡嵩松更是高达70%左右。更高的投资集中度,意味着更高的业绩波动率。如果押注的赛道刚好契合市场风向,往往能在短期内获得极为彪悍的涨幅;如果市场的风向发生突变,那么业绩便会大受影响。去年蔡嵩松的口碑在“菜狗”和“蔡神”之间反复横跳,今年崔宸龙的业绩出现大幅回撤,都是例证。
 

按照经典投资理论,控制风险是投资中最重要的事,但在如今的公募基金市场,大家却好似都在拥抱风险,就像巴菲特说的那样:

 

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富。


 

大家都念叨着同一句话:富贵险中求。

2、基金公司的算盘:环境所迫与人性贪婪

 

散户为了追求高收益拥抱风险可以理解,为什么本应稳重的公募基金,也越来越激进,甚至有点儿朝“散户式炒股”发展呢?

 

这背后有两方面因素。

 

环境所迫

在2015年和2018年两次大熊市之后,散户们学到了教训,开始更多地通过基金来投资股票市场,基金规模有了指数级的增长。2018年底,公募基金的规模为13万亿元;短短3年后,公募基金的规模已经增长到了25万亿元。
 

蛋糕变大了,可抢蛋糕的人也变多了,公募基金数量从2018年底的5147只增长到了9152只。

 


 

比竞争更要命的是互联网平台的强大话语权。
 

最近两年,互联网取代银行柜台,成为了基金销售的主流渠道。问题来了:支付宝等互联网平台是怎么给基金打广告的呢?答案是展示近一年的涨幅。
 

这几乎注定了,公募基金间的竞争将转变为比拼短期业绩的残酷内卷。你不追求短期业绩,你就很难分到蛋糕,长此以往,就会有清盘的风险。
 

人性贪婪

基民的收入取决于基金的收益,但大多数公募基金公司的收入却只看基金的规模,规模越大,收取的管理费就越多。
 

因此,基金公司最重要的事有三样:卖基金、卖基金、卖基金。
 

那么,怎么才能卖出更多的基金呢?基金公司已经摸索出了一整套成熟的操作流程:
 

① 成立一大批新基金,每个基金都押注不同的行业;

② 总有个别优秀的经理能够踏准行情,成为明星;

③ 宣传明星基金经理,扩大基金规模;

④ 利用明星基金经理的名气,火速发行新基金;


⑤ 用新基金的钱去买老基金的持仓,进一步推高业绩,规模继续扩大;

⑥ 股价被抬到高位,遇到风吹草动开始暴跌,导致基金业绩也暴跌,基民赎回。

这时候,再回到第一步,培育下一个押对行业的明星基金经理即可。
 

所以,不论是客观上为了在竞争中生存,还是主观上想攫取更多的利润,发行重仓押注某个行业的基金都是最优解。
 

3、基金行业内卷会引发的问题

 

我之蜜糖,彼之砒霜。对基金公司来说是最优解,对投资者来说可就未必了。
 

在上述模型中,最大的风险在第二步和第六步。
 

在新基金刚发行时,不是谁都有那个本事和运气可以买中冠军基金,没买对的人,就有可能要承受惨痛的亏损。

 

当基金的资金将股价抬到高位,此时购入的人便是买贵了,一旦未来的业绩不达预期,同样要承受惨痛的亏损——从历史经验来看,这几乎是必然的。
 

当基金公司的规模扩大后,还会发生风格漂移、打新收益降低、交易灵活性变差等一系列问题,原基金持有人的利益也可能会受损。

 

但对基金公司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亏的反正是投资者的钱,管理费早就已经进了基金公司口袋。
 

有人会问:招牌做砸了,以后没人再买基金了咋办?放心,韭菜的特点就是割了这一茬还有下一茬。

 

基金公司因为行业的内卷,将散户投资者的利益放到了危险的位置,这是目前公募基金行业相当可怕的一件事。
 

更可怕的是,大多数投资者对危险还浑然不知。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危险并不是指集中押注某个行业这种投资策略,而是指投资者在决策时并不明白这种策略意味着什么。
 

当然,还有更加可怕的事。有些人是知道这种投资策略意味着相当大的波动与风险,却仍然选择“偏向虎山行”,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有能够掌控这种风险的能力和运气。显然,这些人心里也念叨着那句话:富贵险中求。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