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吴晓波:“理想挺贵的,自由最重要”

吴晓波:“理想挺贵的,自由最重要”

按:最近,吴晓波作为宝珀文化大使受到邀请,参与了由宝珀和Lens联合出品的“宝珀·坚持”系列微纪录片,片中记录了其一年中最喧嚣的几天与他的坚持。下面是从纪录片中摘选出来的精彩部分。
 
1.
二三十岁的时候,我有强烈的财富不安全感,因为我是从贫穷中走过来的,我觉得钱这个东西太重要了。到了40岁以后就慢慢走出这样的阴影了。
 
2.
我如果集中写,每天大概5000到8000字吧。如果在家里,就是早上9点多坐在书房前,写到十三四点钟左右。晚上我就去看看电影,看看韩剧,打打麻将。打麻将是最放松的。
 
 
3.
我也没有什么大的应酬。我的朋友圈也很窄小。比如我去参加这些活动,我助理知道我基本上不陪宴的,我就到酒店里叫碗面条进来。
 
4.
北京上海深圳可能焦虑会多一点。因为大家都很忙,节奏很快。最麻烦的就是不断被骚扰,有人要找你谈事儿。但你到杭州来找我,我要不断地出差,又找不到我,那就很好。
 
5.
我的生活被外部打扰的并不太多,我的忙碌都是我自己折腾出来的。
 
 
6.
以前经历过打官司,打官司的时候觉得,太烦了。那是我最自负的时候。突然有人告诉你说,“你这个抄袭犯”,你就很难受。但我现在想想还是很感激的,因为只有她告了我以后,我才发觉说我需要警惕,有些眼睛在盯着你看。
 
7.
我对生命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好奇,我觉得活得久一点可能就挺好的,好死不如赖活。我也不在乎人家怎么评价我,年轻的时候还在乎,现在也跑出这个射程了。
 
8.
我唯一做过一个只跟理想有关的事情,就是在西湖边开书店。那个理想价值两百万,就把书店两年时间开没了,哈哈哈,还是觉得理想挺贵的。
 
9.
我从事的是财经的非虚构写作,我没办法跟这个社会隔绝的,我必须要跟它保持同步进行,但又不能被它淹没在里面,这对我来讲是挺挣扎和纠结的一件事情。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旁观者。
 
10.
我不是一夜之间成名的那些人,所以名利这些对我来讲,我并不拒绝,但也并不太享受。
 
11.
资本的影响还是很大。有一个资本的鞭子。估值越高,那个鞭子就越粗,打得屁股就很痛。 
 
12.
我是从体制里面出来,所以对体制保持很大的警惕性。我一直以来觉得保持独立性,对我来讲挺重要的。
 
13.
在商业实践中,我是一个特别激进的人,我愿意去尝试,然后为尝试付出资本的代价。现在,文化产业或者中国几乎所有产业正在发生的景象,就是你不知道什么是对的,必须去试。市场会来判断你。
 
14.
什么叫新媒体、旧媒体?如果从商业角度来讲,你的广告收入占比超过30%,就是旧媒体。
 
15.
媒体人创业,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来自于对技术的不了解。我是后知后觉的,是碰到了瓶颈才去解决,这就是媒体人。
 
16.
在公司里,我主要负责想象,就想产品出来让他们去执行,有可能是对的,有可能是错的。别的东西管得很少。
 
17.
创作现在变得很碎片化,对写作会有巨大的影响。我现在变得越来越会说了,然后它会跟毒素一样影响到你的文字,让你的文字变得很口语化,然后很漫长,缺乏节律感。过于口语化的东西一定是很低级的东西,高级的一定是能够更结构性地书面式表达。
 
18.
我认为迎合读者不好的,他们并不认为你会讲几个黑色幽默,会讲几个鸡汤,就认同你。这拨人喜欢你了,那一拨人就会反对,你就做好自己就好了。
 
19.
我就是一个写书的人,别的身份对我并不是很重要,也不会被人记住。
 
20.
有些企业家会把你当朋友,或者我们跟他本身有一些利益上的一些交集,我觉得会有一定的干扰,但总的并不会影响我太多,因为我知道我要什么东西。我觉得为了一些利益,放弃千秋万代的事儿不值得,哈哈!
 
21.
我女儿那一代,1996年出生的,她们是中国近100年来第一批在一个和平时代成长起来的中产阶级,已经没有饥饿感了,对吧?可能有的是个过剩感。
 
22.
自由是最重要的,理想是可实现、可不实现的一件事情。
 
人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以后,首先是自由。对我们这一代来讲,第一,是思想的自由;第二,是财务的自由;第三,是身体的自由。这三个实现了以后,就很难被绑架了。
 
我认为一个人不能有太多理想,而且理想越小越好。越小,然后时间越长越好,你可以原谅自己。
 
23.
2015年的时候,百度中国男星指数,鹿晗跑到第一名了,他是90年出生的。也是在2015年,有一个小孩叫做孙中伦,国外上学,那一年跑到东莞、佛山当了一年的工人,每天写日记。各个时代第一批跑出来的肯定是娱乐明星,然后大众偶像出现,慢慢地,知识分子出来,一代人一定会呈现出来。
 
24.
90后还没有到他们那个时间点,他们中的代表人物还没出现。他们肯定更多元化,无非他们现在还没有一个机会或者找到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25.
认为自己不是屌丝的人,他就不是屌丝。我们要反对的是那些自认为是屌丝的人。屌丝可能代表了一些财富的不足和失落,但我觉得这个不重要,重要的可能是一种身份设定。
 
26.
精致利己主义就是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而且没有什么值得被质疑和批判的。
 
我认为胡适讲得对:一个人只有爱自己,才能爱国家。只有利己才能利他。
 
但这个时代不是太精致了,是太粗糙了。
 
*部分图片摄影:谭源
*采访整理:Lens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