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企业家与中国社会

企业家与中国社会

4月22日,思想食堂2017年第五堂课在北京开展,吴晓波做了主题演讲,以下根据现场授课内容整理。
 
《人民的名义》里的企业家形象太单薄 对商业的认知还不如八十年前
 
《人民的名义》里的所有官员,无论是正面的陈岩石、达康书记,还是反面的那些贪官,形象都很饱满,有血有肉、正邪难辨。但你再看剧里面的企业家或是企业经营者们,要么跟官员躺到床上,要么不走正路,要么傻乎乎的,形象非常单薄。而工人跟资本家的矛盾则要靠省委书记来解决,不然连进工厂都只能走窗户。
 
1930年代,就已经有人描写过中国当时崛起的企业家阶层,他叫茅盾,在他笔下,你能看到当时上海滩的银行家们的勇敢与狡诈,看到他们人性中的纠结。
 
如今80年过去了,中国虚拟文学领域中对企业家、对企业经营者、对商业的认知,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大踏步地后退,这是一件特别不公平和特别具有讽刺意义的事情,即是说,到了今天,中国的有产阶层和无产阶层之间的隔膜仍然非常巨大。
 
民国的企业家们下海经商 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救亡
 
卢作孚早年是狂热的革命者,他说他只想把自己变成一个炸弹,炸醒全国人民。后来开始反思,决定要做一个微生物,通过微生物的方式来改变整个社会。这就是一个革命者向企业家转型的典型心路历程。抗战时期,他在宜昌指挥船队,顶着轰炸抢运了40多天,把大量的重要工业物资撤到了四川,这事被称为中国的敦刻尔克。
 
所以费正清在《剑桥中国史》里说,民国这一批企业家都是民族爱国主义者,他们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救亡。这个主题被一直流传下来。救亡需要什么?要有钱。翻译成稍微文明一点的话,叫做富强。今天的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第一个词叫什么?就是富强。
 
“暴发户”和“个体户” 都包含着对人身份的一种蔑视
 
1978年改革开放的时候,最早一批有钱人被称为什么?暴发户,还有个说法,叫个体户。个体户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大家都应该是集体里的人,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而有一些坏分子就从集体中游离出去,他们不跟我们在一起了,赚钱去了,那么他们就是个体。所以暴发户、个体户,其实都包含着对身份的一种蔑视。
 
所以到1978年的时候,我们是走了一个轮回,又回到100年前,又要重新去寻求富强。
 
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企业家基本是盲流 但我们的企业家传统源于他们
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经营企业的人,他是为什么会下海经商呢?因为他没饭吃。军队、高校、工厂都不要他,地也不会种——会种地就不用下海了,因为有联产承包责任制。
 
我写《激荡三十年》的时候,去采访傻子瓜子的老板年广九,他说他只会写五个字:“年广久同意”,“意”太难写了,就写“一”代替。这就是1978年以后第一批经营企业的人,几乎都是事业单位不收又不会种地的盲流。但你不要看不起年广久,我们如今的企业家传统其实都源自于他们这一代的开创,我们的身上都有极大的草根性传承。
 
中国的企业家阶层和民间社会之间 在某些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
 
08年汶川大地震,大家都捐款,王石同学就说万科捐多一点是合适的,但每个普通员工捐十块钱就够了,不能让捐款成为负担,然后他就被口水淹没了。那时有句话讲得好,你企业做得再大,迈不过汶川的一个坟堆。
 
捐款门事件非常重要,如果从历史上来看的话,这件事将企业家阶层和民间社会的撕裂呈现了出来,说明了在中国社会中,无产者和有产者之间,对某些共识问题是没有达成共识的。
 
怪谁?双方都有责任。王石你是以个人身份发言还是以万科董事长的身份发言?这是企业家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另一方面,社会对企业家所担负的社会责任,也缺乏合理认知。理性地看,王石没讲错,任何一个企业的慈善行为都应该是有边界的。何况,08年以后,去汶川最多的企业家就是王石同学,他大概去了20多次,万科在那儿建了房子,然而很多人则忘了这事,只记得他说捐十块。
 
各个阶层保持理性和建设性 这个国家未来发展必定有好的结局
 
第一,理性和建设性是企业家阶层进行自我道德约束的底线,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社会环境下,各位朋友,我们都不能反社会。第二,我们一定不能寄希望于一个英明领袖的出现,那是非理性的;我们也不能寄希望于一场暴力革命的出现,因为那会将我们的未来剥夺。
 
中国未来的社会改革和进步,一定是各个社会阶层达成和解,通过理性、建设性逐渐发展而达成的。而我们正在进行的这一场经济改革运动,它的时间跨度有可能超过我们这一代人的生命长度,但是只要我们在座的各位保持理性和建设性,我想中国未来的发展一定会有一个好的结局,所以最后跟大家分享一句话是,我们对中国的信心始终来自于对自己的信心。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