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晓波 > Mom is Never Wrong

Mom is Never Wrong

女儿闹着要在小蛮腰上刺个东西,妈咪当然不同意,狠狠地吵了一架。可是,小蛮腰长在女儿的身上,谁也拦不住,在今年暑假,她硬是任务达成。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大约是十来年前,有一次,去四川大学做演讲,现场QA环节,一位女生站起来问我,“吴老师,我应该怎样选择工作?”

她就坐第一排,穿着那时很流行的、领口绣蕾丝的小长裙,手上握着一个笔记簿。我问她,你读的是什么专业。

物理,物理系在读博士。

我非常吃惊,问她,你喜欢物理吗?

答,不知道。

那么,为什么会读物理系,而且读到了博士呢?

答:是我爸爸妈妈让我读的。

这个场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又有一次,在一个经济论坛上,与一位相熟的经济学家聊天,不知为什么,聊到了这个故事。他突然变得非常沉默,神情之间居然透出几分落寞。接着,他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这位经济学家有一个宝贝女儿,他的期待是,女儿长大也成为一个经济学家,“至少我书房里的那些书不会白白地扔掉,那可都是传家宝”。

80后的女儿是个乖宝宝,先是考上了北大的经济系,然后出国进耶鲁,硕博连读,一路快跑拿到了博士帽。毕业典礼那天,经济学家越洋专程飞波士顿,泪眼朦胧中,目睹女儿把一顶伟大的博士帽扔到缤纷的半空中。

晚上回到酒店,激荡的心情尚未平息,女儿来敲门。

她把博士帽丢在爸爸的床上,淡淡地说,我已经替你拿到了经济学博士的帽子,现在我要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了。

女儿的手上拽着一张飞机票,明天她就要飞新加坡,去那里的一家服装设计公司报到了。

2

上周,为了录一期关于90后职场观的节目,巴九灵同学在吴晓波频道里做了一个问卷调查,有2.3万个90后投了票。其中一道多项选择题是——“找工作最关心什么?”

结果:排名第一的是“工作前景”,27%的同学选了这一条;第二是“兴趣爱好”,23%;第三是“薪酬待遇”,22%;第四是“工作时间和地点”,15%。七个选项中,有一个是“父母期待”,得票1%。

也就是说,只有1%的90后,在职业选择时,会考虑父母的期待——而且是在多项选择的前提下。

这算不算晴天霹雳?

没有一个人生下来,是为了实现别人的期待或梦想——这一句话,写下来,说出来,貌似轻描淡写,天然的正确,可是,要去实现它,却隔着一百双草鞋和千山万水。四川大学的那个70后物理女博士,可能想都不敢想,经济学家的那个80后宝贝女儿,反叛在博士帽被抛到半空之后。

然而,在今天的90后的职场观里,自我选择与父母的期待终于不再纠缠在了一起。

 

3

人的独立,在本质上是自我意志的苏醒及能力培育。如果没有这两者的同时达成,独立,是一个苍白的空想。

而所谓的独立,又可以被分为三个层面,即思想的独立、身体的独立和经济的独立。

近百年来,女性对男权社会的挣脱,便是建立在这三个独立的前提下,它不仅仅是意识形态的觉悟,更是技术与社会制度创新的结果。而今天,90后们的我行我素,并非完全是个性上的独特——事实上,就个性而言,几代人之间的差异远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大,而是中国社会环境变化的自然演进。

作为中国进入财富时代的第一批中产阶级子弟,他们是天生的全球化和互联网一代,这使得90后在知识获取的过程中,摆脱了父母师长们的拘束,甚至在知识呈现、知识结构及获取模式上也拥有极大的自主权。从而造成的现象是,90后更敢于独立思考及做出判断——也许思考的结果及判断是幼稚的和有缺陷的,但用他们的话说,who cares?

 

其次,他们对自己的身体的理解,也与前辈们有很大的不同,不久前的吴亦凡事件,若放置于十年、二十年前,恐怕会让吴同学千夫所指,再难翻身,而在今天,他无非完成了一次从少年偶像到成熟男子的形象转型。这不仅仅是宽容,更是一次价值观上的决裂,无所谓对错。

在经济上,绝大多数的90后并没有实现金钱能力的独立,可是,中产及高净值的家庭背景,使得他们对贫穷、饥饿和职业风险的理解与父辈完全不同,对于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来说,职业并非生存和物质获得手段的全部,而更与自我成长和价值实现有关。

上述所言及的变化,自然发生,同时也不可逆转。它让我们非常不适应,但又无可奈何。代沟从来不是用来填平的,它让每一代人隔沟相望,各安其位。

4

在上周的问卷调查发出后,频道的后台还涌进了好多的留言,其中,就有一位70后妈咪讲的亲身故事,它“逗逼”得让我笑了好久。

她的女儿是98年的,前几天闹着要去纹身,在小蛮腰上刺个东西。妈咪当然不同意,狠狠地吵了一架。可是,小蛮腰长在女儿的身上,谁也拦不住,在今年暑假,她硬是任务达成。

回到家里,女儿骄傲地给妈咪展示“战果”,刺上去的那行字是——

“Mom is never wrong。”

妈咪总是对的。



推荐 20